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摇摇头,说:“不行,本来我离开了,就已经影响到了北江市的工作,你再跟着跑了,那新城建设还搞不搞。”

    “季書記,这道理你说的不错,但你一个人去,我也担心啊。”

    “这有什么担心的,一会我和军区魏政委联系一下,让他给我支援几个战士,给我弄辆军车,这样方便灾区的通行。”

    “季書記,我还是。。。。。”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事情了。”季子强一面说着话,一面就到了办公室,小刘和王稼祥都跟了進来,季子强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用手指轻击着桌面,思考着明天一早的计划。

    小刘和王稼祥都没有说话,都在静静的看着季子强,这时候,小刘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小刘慌得就想挂断电话,怕打扰了季子强,但季子强抬起头,说:“看看谁的。”

    小刘低头卡看了看:“是新屏市萧易雪萧老板的。”

    “恩,给我吧。”

    季子强接通了电话,里面就传来萧易雪的声音:“季書記,你现在在哪里,你怎么样了?我今天刚听王稼祥说起这事。”

    季子强就看了王稼祥一眼,说:“易雪,我在办公室,我一切还好,你不要担心。”

    “季書記,遭遇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给我说啊,小雨还好吧,小孩子心思细腻,怕是承受不住,你一定要振作啊。”

    “谢谢你的关心了,我一定会注意的。”

    “我们一会见面了谈吧,我快到北江市了。”

    “你要到北江市了?你来做什么?”

    “我就是照顾你和你的家人。”

    “这,易雪,我真的很好,再说了,我明天就要离开北江市到汶川去。”

    “你到汶川去?你要找她?”

    季子强点下头,说:“是的,我一定要找到她。”

    那面沉默了一会,说:“恩,这样也好,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去。”

    萧易雪很坚定的说:“这由不得你怎么想了,我肯定会去,你无法制止我。”

    季子强抬起头,想了想,他知道,恐怕自己确实很难制止萧易雪,不过想想这样也好,至少萧易雪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这对找寻到江可蕊来说,更多了一点保证。

    “行,我们一会见面谈。”

    “好勒。”

    季子强深吸一口气,放下了电话,对王稼祥说:”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有萧易雪一起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王稼祥也知道萧易雪的背景,知道萧易雪陪着季子强过去,肯定比自己用处大,自己说真的,也是什么都不懂,特别是在面对救援,应急这些方面,基本就是白痴一个。

    季子强看看手腕上的表,离萧易雪到来的时间还有一会,就决定回家一趟,和老爹,老妈,小雨说说,等人季子强是不会说到汶川去了,他会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他们都放心的。

    王稼祥和小刘也都表示了,在这个期间,他们会好好照看季子强的家人,王稼祥甚至说,他今天回去就和老婆商量一下,让老婆暂时不要上班了,请一段时间的假,每天都到季子强家里去,照看好老人和孩子。

    季子强听着王稼祥和小刘的话,心里也是暖暖的,有这些人支持自己,还有什么困难能压倒自己呢,没有了,自己真的应该感谢上苍对自己的眷顾。

    在回家给老爹,老妈,还有小雨解释了一下之后,热衷于就赶忙收拾起行李了,现在已经是五月了,天气也不冷,所以穿戴方面倒也简单,没有多久就收拾好了,一会萧易雪也到了北江市,季子强把她安排在了市委招待所住,季子强又和萧易雪见了一个面,萧易雪还是那样的美丽和年青,一身得体的套装,裹着灵致的嬌躯,长发披肩,用一束别致的小花束成一缕,看过来的容颜,也是嬌美水灵,带着一种睿智的光彩,不论在什么时候,也不论何时看到她,她绝对都是内蕴诱~惑的女人。

    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今天的萧易雪眼中也挂满了伤感,她怜惜而心痛的看着季子强,她可以理解季子强此刻的痛苦和焦虑,她心疼季子强。

    季子强勉强的微笑着,和萧易雪招呼着,两人没有什么太多的客套话,只是稍微的彼此伤感叹息一番,就谈到了明天到汶川去的事宜。

    对这样的救援和搜寻,萧易雪还是很有经验的,她在路上已经通知了北江市安全局的同事,请他们给准备了一些必要的装备,什么睡袋啊,强力可充电的电筒,还有一些特种绳索,钢构,压缩干粮等等。

    在她和季子强谈话的时候,那面就把东西送了过来。

    季子强现在才知道,叫上萧易雪才是对的,就自己当时不过是一种意志和冲动,根本都没有考虑到很多下一步的实践细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季子强也根本都没有这个方面的经验,就是让他准备,他也毫无头绪的。

    ”易雪,你看需不需要我从军区借辆车,在带些人过去。“

    ”子强,我看不用了,就我们两人还方便一点,人多了我们还要照顾他们,挺麻烦的。“

    季子强想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到时候肯定会吃很多苦的,这一点季子强已经有心理准备了,饭是不要指望吃好,睡觉也不要想到舒服,但如果带上别人,自己也不忍心,季子强点头说:”那行吧,就不叫他们了。对了,最近有没有你表哥的消息。“

    季子强好久都没有听到关于萧博瀚的信息了,心里也是有点牵挂的。

    ”他啊,上次我听蒙玲提过一下,好像说在南方医院治疗的差不多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出来了吧,哎,上次他可真的是遭罪了。“

    萧易雪一说起上次的事情,就让季子强回忆到那一幕幕的惊险来,现在想起来都是有点后怕的。

    不过萧易雪却一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她反倒觉得那段时间是自己和季子强最为亲近的一段时间,就是现在,也会经常的会议到那些过往的事情,每想一次,心中就更多了一份对季子强的眷恋,哪次要不是季子强的及时相救,谁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自己现在能不能再呼吸到这清新的空气,这怕都成问题。

    但此刻两人很快都打住了各自心中的回忆,一起商讨起来,把下一步到汶川去的路线,还有要带上其他一些什么装备,还有到了之后的一些行动方式,等等所有的细节都商量了好长的时间,不过你还别说,心里有了一个事情,多了一份希望,季子强的精神面貌和整个情绪都好了许多,再也没有前两天期期艾艾的伤痛了,整个人又恢复到了常态的睿智和笃定,本来他对这个行动是茫然无知的,但现在,他越来越清晰起来。

    或者,一个人开始有事做的时候,人会更加的充实。

    季子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悄悄的到老妈他们的卧室,站在儿子小雨的床边,看了好长,好长的时间。。。。。

    这个时候的苏良世也没有睡,他坐在自己家里那宽大的沙发上,正在和远在北京的黄副部长通着电话,他知道现在该说点什么:”是啊,我们北江市这次还算幸运的,没有什么灾害,不过想起来,汶川真的很惨啊。“

    ”恩,不过你们也要做好预防的准备,最近云中在北京,你一个人很辛苦了。“黄副部长在那面不紧不慢的说。

    ”辛苦是辛苦了一点,不过还能挺住,下一步可能要忙一点了。北江市的季子强書記好像明天就要到汶川去,北江市一摊子事情我也要操心啊。“苏良世感慨的说。

    ”奥,季子强要去,你们也去救灾?怎么会安排到他头上?“黄副部长很是不解,因为他知道季子强的谈话下一步就要展开,相信季子强自己也是知道,这个时候出差很是不妥。

    苏良世伸展了一下不很长的粗腿,笑笑说:”没有安排啊,是他自己去的,他爱人好像刚好在汶川出了点事,我劝过他,让他不要走,昨天不是中央还下文说主要领导不要离岗的吗,但这人啊,固执的很。“

    ”奥,这样啊,那是不太应该,对了,你们地铁工程進展怎么样?“

    ”有的地方隐居开始动了,争取看今年能不能通车,不过估计有点悬了。“

    两人都不在谈论季子强的事情了,好像那不过是一个很微小的问题,谁也不会太注意一般,但不管是黄副部长,还是苏良世,他们都是在嘴上刻意的回避这个话题,心里呢、?谁知道呢?

    春天的早上空气格外的清新,萧易雪那辆红色的越野车一大早就带着季子强从北江市悄然离开,没有送行的人,因为天色还没有完全大亮,季子强是有点困乏的,这几天的煎熬已经消耗掉了他很大一部分的精力和锐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