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翟清尘很快的摆摆手,说:”暂时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了,先等一等。“因为翟清尘是知道季子强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刻的每一点点小事都是很重要的,一旦过来了救护车,谁知道有的人会联想到什么,现在可是不敢有一点的风吹草动。

    季子强此刻感觉到身上的血液被抽干了,一时间,他坐在椅子上,竟然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了,季子强虽然没有去过九寨沟,可是他现在一听说,汶川离九寨沟很近,到九寨沟还要经过汶川的,你们如此强烈的地震,甚至北江市远在上千公里之外的地方都感觉到了巨大的震动,那边的情况不知道如何了。

    “季書記,您怎么了,脸色不好啊,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看。”岳副市长关切的问。

    季子强想让自己勉强镇定下来,但还是做不到,他看看王稼祥,有点急切,又有点哆嗦的说:”给你嫂子打电话,一定要联系上。“

    王稼祥一愣,突然也心头一震,江可蕊到四川去旅游,他也是知道的,但今天大家实在是太忙了,根本都没有时间想起这些事情,现在他听季子强一说,一下就站起来了,掏出手机,冲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开始给江可蕊拨打起电话了。

    会议室的人在这个时候,也才预感到了一些什么不对,他们看着季子强的表情,看着王稼祥惊慌失措的样子,很多人已经猜出了几分,大家都闭上了嘴,一霎那间,整个会议变得异常的安静下来,所有人,包括季子强都盯着王稼祥,听着他手机发出的忙音。

    每一个人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份沉重,会议室的空气完全的凝固,没有了一点点的生机。王稼祥不断的拨着江可蕊的号码,但江可蕊的手机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季子强的脸,更是变得惨白,惨白,他开始头晕,头胀,头痛。一阵阵的恐惧,担忧向他袭来,他第一次有了这样一种切肤难忍,将要奔溃,就要倒下的感觉。

    翟清尘也似乎预计到了什么问题,他马上对大家说:“这样吧,来几个同志,和我一道把書記先送回家去。”

    季子强强忍着,摆摆手,说:“不用了,小刘啊,你扶我一下,还是回办公室去吧,告诉大家不要惊慌,注意维持好秩序,预防各种不测的发生。”

    王稼祥这个时候还在继续的拨打着江可蕊的号码,他脸色变得煞白,九寨沟他是知道的,一定要经过汶川的,78级的大地震,根本无法想象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是损失惨重的,看着季子强有点摇晃的在小刘的搀扶下蹒跚的走出了会议室,王稼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犹豫了一下,停止了拨号,也赶过来不停安慰季子强,说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至于手机打不通,很正常,那边的信号一定是没有了,通讯设施遭遇破坏了。

    季子强勉强的笑一笑,他此刻已经没有心情处理任何事情了,他感到心里在滴血,江可蕊的音容笑貌占据了整个脑海,江可蕊已经融進了季子强的血液里面,季子强不能失去江可蕊,哪怕他失去了整个世界,他也不能失去江可蕊。

    季子强强迫自己冷静,开始给省电视台打电话,询问情况。省电视台的一个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当得知是季子强询问情况,这名工作人员马上请台长接电话,省电视台的台长安慰季子强,说省台正在想办法核实情况,目前情况不明确,因为那面的信号完全中断。

    季子强恍恍惚惚的在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躺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恢复了一点力气,期间也不断的有人来到办公室想安慰一下季子强,但季子强谁都不见,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心乱如麻的胡思乱想着。

    他不愿意和人说话,更不想接受安慰,他希望一切都不过是一场虚惊,江可蕊一定会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1061

    到了晚上,他勉强着回到了家里,当看到儿子小雨的时候,季子强再一次的忍不住泪流满面了,家里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他为什么流泪。

    因为不管是老爹,还是小雨和她奶奶,他们都是搞不清楚汶川在哪里,江可蕊在哪里,对他们来说,这个家是幸福的,不会有恶运的到来。

    “老爸,你怎么哭了?”儿子很奇怪的问。

    季子强擦一把眼泪,他觉得自己应该在儿子的勉强坚强一点:“老爸在担心你们。”

    “没事的,今天还是很好玩的,小朋友都跑到了操场上,可热闹了。”小雨很天真的说着。

    季子强勉强笑笑,用手紧紧的搂住了儿子。

    晚上,季子强早早的打发小雨睡觉了,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希望获得一些好的消息,电视里面的消息已经出来了,大批的军人在赶赴汶川灾区,电视画面反映出来的场景惨不忍睹,都江堰的新闻是最先出来的,几所学校损失惨重,季子强看着这些新闻,感觉脊背发凉。

    翌日,江可蕊还是联系不上,省电视台也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但灾区的新闻铺天盖地,惨状震惊了全国和全世界,大批的军人往汶川灾区集结,季子强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知觉,满脑子都是江可蕊,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江可蕊坐在汽车上,车子向山下滑去,江可蕊大声向季子强呼喊救命。

    被噩梦惊醒的季子强已经是泪流满面,季子强多想赶赴汶川灾区,查探江可蕊的下落啊,可是这是不现实的,此刻,汶川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需要的是救援。

    一天后,消息终于传来了,和季子强的梦竟然是那么相似,江可蕊他们乘坐的大巴车因为遭遇地震,不幸被滑落的石块推入了河中,目前车上大部分人已经被救起来了,但还是有包括江可蕊在内的六七个人是下落不明。这个消息是从省电视台传来的,季子强是颤抖着听完了电话,他的精神瞬间就垮了,放下了电话,季子强的神情剧变,当即失声痛哭,凄惨的哭声令屋里不少人都跟着落泪了。王稼祥帮助季子强拿下电话筒,扶着已经瘫倒在椅子上的季子强到里间去休息,消息迅速传遍了市委大院,传开了。

    季子强躺在屋里,翟清尘、屈副書記、岳副市长等等众人坐在外面的房间,神情肃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季子强,连得到消息的叶眉都亲自到了北江市市委,前来探视季子强,看到叶眉来了,房间里所有人都只能回避出去,叶眉是流着泪,帮助季子强洗的脸。

    她说:“子强,你应该坚强一点,可蕊只是失踪,并不代表最后的结果。”

    季子强抱着叶眉的腰,坐在床边喃喃的说:“是啊,她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叶眉爱~撫的摸着季子强的头发:“所以你要振作起来,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到时候江可蕊回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难受的。”

    季子强把头埋在叶眉的胸膛,说:“对,对,我是应该振作起来。”

    看着季子强这神魂颠倒的样子,叶眉只能把季子强紧紧的抱在怀里,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来安慰季子强了,本来叶眉是来劝季子强宽心的,到到后来,叶眉自己也是泪流满面。

    再后来,他们两人坐在床沿上,相对无语,唯有泪千行。

    他们这样默默的坐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算逐渐的制止了忧伤,叶眉说:“要不要给乐部长去个电话。”

    季子强慢慢的摇摇头,说:“他们岁数大了,暂时不要告诉他们,等一等吧。”

    叶眉也点点头:“他们不知道可蕊出去的事情吧。”

    “应该是不知道的,不过昨天乐部长已经来过了一个电话,问可蕊为什么联系不上,我说他到灾区去了,去做新闻,那面的信号不好,可能不好联系。”

    叶眉深深的叹口气,她心中都不敢想,万一乐世祥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又有很多人来看望季子强,季子强只是点头跟众人打招呼,王稼祥和岳副市长他们帮助挡住了过多的人,季子强现在需要安静,不能再次受到刺激。

    季子强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他已经能够开始认真的思考问题了,此时,已是万家灯火,城市缤纷的霓虹灯光更让季子强心烦意乱,愁绪满怀。因为江可蕊,季子强从未感到人生像现在这样的绝望、无奈,眼角止不住湿润了。

    他不想回家,怕自己的情绪会感染到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他满腹心事地走下了办公室,在市委空旷的大院里不断的徘徊,远处王稼祥和小刘等人不即不离的跟在他的后面,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