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在季子强见惯了美女,对林逸倒没多少心思。 虽然林逸长得还不赖,姿色在整个洋河县也算得上出类拔萃的,却也勾不起季子强慾望的眼神。

    看到季子强微微闭上双眼,几乎都没有正眼瞧过自己,林逸就觉得自己有点失败。多少人都喜欢自己的胸,连一些小姐妹们也常常夸它长得美完,弹性很好,走路的时候都能象弹簧一样蹦达个不停。

    林逸自信在政府机关里,那些上了年纪的干部,没一个逃得过自己妩媚暗示,但是季子强偏偏例外,就拿上次来说,看看他就要激动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他还是刹住了车,林逸扯紧了一下羽绒服,悄悄地打量着季子强,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睡觉了。

    林逸上季子强的车,绝对不只是明天要回城办事这么简单,她有她的想法。虽然季子强只是一个副县长,在洋河县还没有多少绝对的权势,但从前一天那一场常委会上,林逸已经看出了季子强的威力了,做为一个精明的女人,林逸已经看到了他未来的希望。

    当然,她上季子强的车,并不是想陪季子强尚床,只是想借这机会,向季子强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努力向他靠近的味道。她也是一个具有野心的女人,这无可厚非,在宦海这条路上,不进则退,没有谁不想走的更好,走的更远。

    在季子强面前,她早想好了,尚床当然是最后不得已的办法。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向他表示了忠心,在以后的工作中,自己就多了一个支持的重要筹码和支柱。坐上领导的车,并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林逸就有一种挫败的感觉。

    晚上十点钟,车才进了县城,林逸就想请季子强到家里去坐坐,没想到季子强淡淡地拒绝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一句话,断了林逸所有的念想。

    这个夜晚季子强睡的挺踏实的,在梦中他还梦到了华悦莲,两人相拥着漂浮在蓝天白云的下面,看着脚下那起伏不定的群山绿水,自己好像很快乐,很幸福,添上的风一点都不大,柔柔的,那样的感觉真好。

    天亮了,季子强的生物闹钟把他唤醒,季子强就看看表,还不到七点,这个时候他就回想到了晚上的那个梦,他拿起手机,像往常一样的拨通了华悦莲的电话,这已经是他最近必做的一件功课了,那面就传来了华悦莲慵懒模糊的声音:“求你了,让我再睡一会吧,我不想起来啊。”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就说:“那明天我不给你打电话了,你自己起来。”

    那面华悦莲的声音就清晰起来:“你敢,你敢不打试下,那我就三天不接你的电话。”

    季子强很委屈的说:“给你打你说我烦,不给你打你又威胁我,难啊,做男人真难。”

    “嘻嘻嘻,那下辈子你做女人,我来做男人。”华悦莲说。

    季子强想了下说:“算了,还是我做男人,你没这方面的经验,做男人了很多功能你都不太熟练。”

    华悦莲就骂了一句说:“流氓,不和你说了,我要起床了。”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我也准备起来了,对了,昨晚上我梦到你了。”

    那面华悦莲就:“呸,呸了两声说,一大早不能说梦,等中午你在讲给我听。”

    季子强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洗漱一番,老一套的泡茶读报,看文件,一会上班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来了,楼道里也有了生机,热闹起来,脚步声,招呼声,玩笑声,钥匙开门声响了起来。

    季子强办公室的门这时候是敞开的,季子强是可以从那踢踢踏踏,或者咯噔,咯噔的脚步声中大概的听出都是谁在外面走路,他有时候,在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很兴趣盎然的听着这些声响,做出一些很可笑的幻想。

    那踢踢踏踏,脚步都抬不起来的一定是发改委的老赵,他每天都是要死不活的样子,好像一副苦大仇深的痛苦在压抑着他,久没见他展开眉头好好的笑上几次,不对哦,记得有次是见他笑了的,好像是一个人送礼送错了人,本来是给赵主任的,没想到送他手上了。

    那咯噔,咯噔声音最响的一定是经委的雪莉,她那高跟鞋跟子也太细了,只有指头那么粗一点,季子强每次看到她,总是做好了一副要抢救她的准备,老是是会担心的,生怕那鞋跟子会卡在楼梯的缝隙中,一个跟头玩完了。

    不过听说这个妹妹也不简单,和政府好几个局级干部都有点传闻的,有次季子强在喝酒的时候,还隐隐约约听谁说起,说这雪莉床上的功夫了得,据说还是难得一见,那就让季子强不得不沉思了,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呢

    季子强正在胡思乱想,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是外线的,他赶忙打住刚才的翼淫,抓起话筒,就听那面叶眉美妙的声音传了过来:“子建啊,在做什么呢”

    季子强忙恭敬的说:“在想问题呢,没做什么”

    “奥,你想什么”叶眉有点好奇的问。

    季子强这才有点反应过来,自己想的那事情是打死都不能说出来的,他就呵呵的笑笑说:“没什么,想你最近好不好。”

    叶眉有点好笑了,知道这季子强在瞎掰,就说:“算了吧,少给我来这套,告诉你一件事情,昨天华书记找我了,说起了你们洋河县的班子问题,你对这件事情是什么想法”

    叶眉也不是想要季子强给他拿个主意,只是感觉这次事情有点麻烦,可能达不到自己预想的效果,提前给季子强说下,免得他灰心。

    季子强听到是这个事情,心里就动了一下,他的眉毛也挑了两挑,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华书记一定是想让哈学军上来吧”

    叶眉说:“是啊,还想让你们那的冷副县长也上一个台阶。”

    “哈学军做书记,冷旭辉做县长嗯,果然是如此。”季子强说。

    叶眉有点郁闷的讲:“我恐怕也阻止不了,昨天我们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说了我的看法,但华书记很坚持,最后不欢而散,也没说好,我估计他会在常委会上强行的通过了。”

    季子强就沉默了一下。

    叶眉担心他会有什么想不通的,就劝慰着说:“你也不要气馁,你在洋河的表现和能力也不错,我还会尽力的,争取让你做个常务。”

    季子强摇摇头,虽然叶眉是看不见的,但季子强还是像往常说话那样做出了这个下意思的表情来说:“叶市长误解我了,我不是考虑这个问题,我在想要是你在常委会上坚持住,或者更好一点。”

    叶眉很理解季子强的这种想法,他把很大的希望都是寄托在自己身上的,自己要是不为他顶一顶,也实在是对不起他跟自己这些年的,叶眉就说:“我想好了,他给你个常务,那我也忍了,他要不给你安派一下,还想着等过一阶段在把上次那事情提出来收拾你,那我也会在会上和他好好说道说道的。”

    季子强心中很感激叶眉的,她在百忙中依然对自己是如此的关心,连华书记准备对自己以后的攻击她都想到了,这不得不让季子强心里暖洋洋的,但季子强没有认同叶眉的话,他说:“市长,我的意思是,不管他对我有没有安排,我还是希望你在会上对他这个提议进行猛烈的抨击。”

    叶眉沉吟起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何必明明知道顶不住还要顶呢,难道季子强也觊觎县长,或者是县委书记的位置,这到不是不可以想,只是在现在的形势下,他想这有点奢侈了吧,叶眉就说:“子建啊,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不太明智的表现,常委会上我是顶不住的。”

    季子强有点轻松的笑笑说:“这我知道,但还是请市长这样试一下吧,也许会有出人意料的收获。”

    叶眉有点明白了,季子强或者还有其他的方式为自己做后续,这小子鬼点子不少,那就听他的一次,顶一顶,说不上真能顶住。

    叶眉就说:“那我就试下,但有没有效果很难说了,你也不要给予的希望过大,我尽力就是了。”

    季子强赶忙谦恭的说:“谢谢叶市长,谢谢叶市长,要是有什么最新消息能让我早点知道,那更是感谢市长了。”

    叶眉就嘻嘻的一笑说:“你小子就一张甜嘴,什么时候来市里见见吧,好久没一起聊聊了。”

    季子强就听出来叶眉在说到后面的时候,有点柔情的味道,他也是心里一阵荡漾,想到了叶眉对自己的好,想到了叶眉那完美的身体,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他赶忙收住,说:“好的,最近闲一点了,哪天我去看望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