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不是季子强亲耳所闻,他就算发挥再大的想象力,也不会相信这些话能出自这些外表美丽优雅的女孩之口。季子强心里想,难道是她们是失败的婚姻,导致她们如此放肆?抑或是她们生理得不到满足而使她们荤嗑不断,以便获得快~感?也许还有其他难以启齿的耻辱,使得她门如此地对待人生?

    这一系列的问号,总在季子强脑子里转悠,转悠得季子强有些迷糊。

    这些人可是不管你書記不書記,刚开始季子强还能谈笑自若的对付着她们,但到后来,季子强也是没有办法应付了,有的美女说的那些话让季子强听着实在是无言以对。

    季子强也算是领教了一下这些年轻,超前女孩的威力,后来他就只能笑,轻易根本不敢在乱接话,江可蕊在旁边嘻嘻的笑着。

    由于江可蕊要带队,事情很多,加上当着这么多年轻人的面,所以在江可蕊和季子强分开的时候,两人也都只是看着对方彼此的笑笑,一点都不敢露出儿女之情来,就这还被几个电视台的女孩说成是情意绵绵无绝期呢。

    不过就在江可蕊的身影消失在了季子强眼幕之后,季子强却突然的还是感到了一种怅然和落寞,平常他和江可蕊整天也都见不到面,但一点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今天就完全的不一样了,季子强心头升起了孤单和落寞,他痴痴的发了好一会呆,才跟着返回的轿车回到了市里。

    这时候已经上班有一会的时间了,电视台轿车司机也知道季子强的身份,车就直接开到了市委的门口,季子强到了一声谢,这才有些索然无味的回到了办公室,他真有点奇怪的,自己随着年龄的增加,现在越来越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季子强使劲的甩了一下头,努力的忘记江可蕊,开始了正常的工作。

    下午招商局来了电话,说加瓦里先生已经确定了到北江市的投资,过几天资金就能到位,季子强很欣慰,对招商局的领导又叮嘱了一番。

    接着军区的魏将军也来了电话,说军委的领导又可能下周的时候到北江市来视察,除了视察军区的事务,点名要来看看特种钢厂的,所以魏将军的意思是请季子强也做好这个方面的准备,不要出现什么差错。

    季子强在放下了电话后,立即通知了翟清尘,岳副市长等人,请他们过来,一起商议下一步的接待问题。

    时间不长,翟清尘和岳副市长一块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现在这一个阶段,翟清尘对季子强是很尊重的,大小事务都会和季子强提前打个招呼,季子强也给予了相应的回报,在一些本来不需要和翟清尘沟通的问题上,也很客气,友好的做了协商。

    总的来说,两人的配合很不错。

    翟清尘和岳副市长招呼了一声,都坐在了沙发上,翟清尘说:“季書記,你有没有预设的什么接待方案?”

    季子强一面从自己的靠椅上起来,走到这面沙发旁坐下,一面说:“我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点的想法,所以请你们几位领导过来,一起商议一下,稍等一会,屈書記也正从外面往回来赶呢,到时候大家一起议议。”

    秘书小刘帮着大家到上水,他们几个一面等着屈副書記,一面谈论其他一些问题,翟清尘看着季子强笑笑说:“对了,季書記,我可是听到一点小道消息了。季書記是不是应该请个客啊。”

    季子强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什么小道消息?”

    翟清尘嘿嘿一笑,说:“据说中组部要来北江市摸底了,季書記下一步肯定是前尘远大。”

    季子强心里一愣,这小道消息真的太快了,今天早上李云中刚给自己说了这个事情,没想到下午翟清尘就知道了,这样其实不是季子强所希望的,他怕一些投资客商会感觉北江市高层格局有变动,影响他们的投资决心。

    岳副市长不太明白,看看季子强,看看翟清尘,说:“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给我说说什么小道消息啊。”

    季子强掩饰着自己的内心,也很茫然的摇摇头,说:“我也没闹明白,清尘同志就是爱打哑谜。”

    翟清尘见季子强并不认这个事情,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呵呵呵的笑了几声,就把话题转到了其他的地方,不过翟清尘的心中对季子强即将升迁,离去的消息还是很高兴的,第一,季子强要是真的通过了中组部们的考察,上报中央确定为后备高层干部后,季子强肯定是要到中央党校去学习一年,这个时候北江市就必须委派自己全权管理,这对任何一个市长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在这一年中,自己只要搞出了成绩,展现了自己的能力,在季子强学习完毕,高升之后,自己绝对是有接季書記职务的机会,退一步说吧,就算不能接替書記的位置,但通过一年的全局管理,自己在北江市也就扎下了牢固的根基,新書記来了,也会对自己礼让三分的。

    所以翟清尘在下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决定了,这一阶段,自己是绝不能和季子强发生任何的冲突,就算是苏良世想要自己做什么,自己也一定要想办法拖延下去,熬过这段时间,送季子强离开之后,自己的前途也就豁然开朗。

    三人正说着话,屈副書記就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一進来就连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在区里开会,今天路上车还真多,老堵车。”

    季子强说:“这没什么,我们也刚坐下没多久,省城这几年发展太快,特别是交通问题啊,确实值得大家深思了,现在是越来越难走了,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买车了一样。”

    翟清尘也很有感触的说:“过去我在省城从东倒西,最多半个小时就能穿城而过,现在啊,一个半小时都走不不过,车太多了。不过要说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的方式,现在全国都是这样了。"

    季子强也点头认可,这个交通问题真的很复杂,并不完全是拓宽一下道路那么简单,还有停车问题等等。

    ”好了,先不扯那个事情了,我们来商议一下军委领导到北江市来视察的接待问题吧。“

    屈副書記过去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一听也是一惊:”军委要来人啊?那是不能马虎的。“

    四个北江市最具权威的老大就一起商议了下一步的一些接待措施,什么环境卫生,交通管制,安全护卫,吃饭住宿等等。

    本来是四个人的会议,后来开开的就没有办法停止了,一会涉及到公安局,老邬叫了过来,一会又涉及到交通问题,交通局长过来,最后来了167个领导,把季子强这个本来还算是宽大的会客室弄的挤挤恰恰,乌烟瘴气的,这一下就一直开到了晚上78点的样子,会议才算是初步的有了一个接待的毛胚,后面的很多细节还要认真研究才行,但大纲既然定下来了,季子强也算放了心,后面就是翟清尘等人督促下面部,委,局认真落实。

    季子强站起来,伸个懒腰,说:”那几天就先研究到这里,回去各自在好好的想想,反正是不能给我出乱子,将来谁出问题自己负责。“

    这些人都点头应诺着,纷纷站了起来,有人就说要让市委请客吃一顿,季子强也答应了,不过他是不想去了,家里虽然老爹,老妈在照看小雨,但江可蕊出差了,季子强怕小雨一时不能适应,所以就想早点回去陪陪儿子。

    费了不少的口劲,季子强才算摆脱了这些人,回到了家里,小雨看起来并没有季子强想象的那样脆弱,他很高兴的扑到了季子强的怀里,唧唧喳喳的说个没完,季子强也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的季子强,才感觉的家庭,儿子,妻子才真的是自己心灵的依靠,也许,每天在外面忙忙碌碌一天,为的也就是回到家里感受这片刻的温存。

    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季子强还是有了一种孤寂的感觉,他很长时间都看着身边空落落的那一大片床,回忆着过去每次睡觉时候,江可蕊不断挤压过来的模样,想到这,在漆黑的夜色中,季子强苦笑了两声,叹口气,慢慢睡去。

    这样好几天过去了,加瓦里先生也离开了北江市,而新城的建设也正式的拉开了序幕,而再过三两天,军委的首长就要到北江市来视察了,整个接待的准备工作也進入到最后的收官阶段,连一向以来都不太理睬季子强的苏良世,也连续的打来了几个电话,询问准备的情况,季子强更是对此事加强关注

    从北京也不断的传来各种消息,说中组部对上次初选的12名高层后备干部也开始考察了,季子强也暗自做好了介绍考察和谈话的准备,当然,还有一些特殊的人物,季子强也要采取一定的方式来拉拢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