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次的事情却说不出口,因为毕竟黄公子的房间里抓到了两个小姐,黄公子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无法说了。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苏良世省长便又亲自的给黄副部长去了一个电话,语气诚恳的做了深刻的检查,说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疏忽了,没有照看好黄公子,给黄副部长带来了很大的烦扰,自己现在表示真切的道歉等等。

    黄副部长在电话的那头,只是很遗憾的叹口气说:“良世同志,我已经听我家胜明介绍了情况,这个事情不怪你,你也不用过于的自责了,上次我说话口气不好,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啊。”

    “不会,不会的,搁在谁的身上都会急躁的,谢谢黄副部长的理解。”

    “恩,好吧,好吧,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了,也是好事,让胜明接受一点教训,对他不是坏事。”

    两人都很谦和的谈论了一会,从电话的语气中,黄副部长并没有把这事情看的太重,但苏良世却不这样想,没有谁会在遭受了这样的境况后无动于衷的,纵然是黄副部长,他也绝对无法做到,因为舔犊之情人皆有之,就算自己的儿子是个草包,残废,做父母的依然会当成掌上明珠。

    对这发生的一切没有什么人去关注的,包括北江市的公安系统,也不会有谁太过注意,不就是抓了一两个嫖~客吗,这样的事情对公安局来说见惯不怪了,哪天不弄上一二十个这个的人,所以很快的,黄公子的事情再也没有人关注了。

    就连季子强也是一样,他因为有提前预设的对付苏良世的哪步棋在,所以黄公子在最后关头的没有出现,季子强也把他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他觉得,苏良世必须妥协,不管最后他使用了什么样的方式,黄公子都必须离开了北江市,退出了新城项目的招标,这是铁定是事实。

    季子强每天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也没有时间整天的纠纏在这个的一个小问题上,所以可以说,再精明的人也会失算,正如一句老话,猴子也有打盹的时候。

    季子强开始继续的忙了,今天一早,李云中也离开了北江市,到北京参见会议去了,季子强和其他的几个常委到机场送的行,在李云中上飞机的那一刻,李云中意味深长的看着季子强说:“好好干,等候我的消息。”

    季子强也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谢谢云中書記。”

    看着飞机划破长空,消失在了天际,季子强和其他两个常委也各自上车,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季子强今天上午的安排还是比较多的,先是到下面的几个厂检查了一下工作,不过这都是走马观花的看了几圈,也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接着季子强又到新城工地去看了看,现在这里出让过的一些土地上已经有许多家开始动工了,他们拉通了临时水电,打基础的打基础,平场地的平场地,有的在修围墙,很是热闹。

    王稼祥也在现场,陪着季子强,一路给介绍着,季子强对王稼祥的工作也比较满意,这么大一个新区,王稼祥搞的井井有序,很不容易啊。

    正在转悠着,季子强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一听,却是特种钢基地建设指挥部的孙总指挥打来的,这孙总指挥也就是那个孙将军,这次被总后派下来,专门负责这特种钢基地的建设,现在钢厂的基地已经拆迁的差不多了,正在進行厂房等设计上的准备工作。

    季子强立即笑着说道:“孙总指挥,你好”

    “季書記啊,你中午有空没有,我们聚聚。”孙将军在电话那头随意地说道。

    “呵呵,孙总指挥,中午我做东,就定在山南大酒店,你看如何?”季子强哪敢让这孙将军请自己,忙说道。

    “我们指挥部请不起一顿酒?要请,你下次再请我吧。”孙将军在电话里笑了两声,说道。

    “呵呵,请的起,请的起,那行,一会见。”

    季子强看看时间,还有一会,也就不再新城转悠了,又顺路到开发区看了一圈,慌得开发区的主任赶忙要安排午饭,被季子强拦住了,说自己一会还有个应酬。

    这样等开发区检查完之后,时间也差不多了,季子强就去了北江大酒店的一个雅间,季子强刚走到门口,一个穿着毕挺军装的年轻军人就迎了上来,尊敬地说道:“季書記,你好,请跟我来。”

    季子强向他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他走進了房间。

    孙将军正在里面和一个坐得十分端正一脸威严的中年军人低声说话,看见季子强跟着勤务兵進来了,就热情地说道:“季書記来了,快请这边坐。”

    “谢谢孙总指挥。”季子强笑着点了一下头,走了过去,眼睛却望着那个中年军人。

    孙将军急忙介绍道:“成部长,这就是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季子强同志,季書記,这是我们总后技术装备部的成部长。”

    季子强一听这人就是成部长,急忙躬身说道:“成部长,你好欢迎你到北江市来检查工作。”

    “季書記,你好,我听我们总后张副部长介绍过你,果然是青年才俊。”成部长看了季子强一眼,赞赏地说道。

    “成部长过奖了,我深感汗颜啊。”季子强也搞不清楚总后的部门到底是怎么一个结构,不过看看这人只是一个大校军衔,感觉是总后下面的一个二级部,如果在地方上来说,那就是正厅级领导,应该要比自己级别低一点吧。

    几人说了几句后,那个勤务兵就让服务员端了酒菜上来,三人开始边喝边聊。

    喝了几杯后,成部长望着季子强,说道:“季書記,关于特种钢机器设备的事,还得你出面,我们的人和那个印度尼西亚老板加瓦里联系过了,但他坚持要你出面,你看什么时候,到香港去一趟,争取早点把这事落实下来,不然,就可能耽误生产的期限啊。”

    季子强沉思了一下,说道:“成部长,我尽快把手里的工作安排一下,争取早点过去,不过,你们筹建指挥部还得派个人同我一起去,这生意上的事,我不是很精通。”

    “这个没有问题,具体的细节,我们随同你去的人,会做好的。”孙将军笑着说道。

    于是,三人又谈了一些到香港的细节,因为从中方直接去购买设备,欧盟和美国对很多关键的机器都设立了禁运限购的封锁,很难弄到手,只有通过一个圈套中介环节,几经周折,才能买到。

    大家商量了一会,谈好一切后,季子强掏出电话,给印度尼西亚老板加瓦里拨了过去。

    1058

    这印度尼西亚老板加瓦里正在南洋的一幢别墅里,搂着一个金发女郎温存,突然听到桌上的电话响起,拿起一看,发现是季子强打来的,他急忙让那个金发女郎离开,然后才接起电话。

    “华先生啊,你好,有什么事吗?”印度尼西亚老板加瓦里亲切地问道。

    “加瓦里老板啊,没有事就不可以打电话给你吗?我们是朋友,问候一下,总行的吧。”季子强开玩笑地说道。

    “呵呵,华先生说笑了,你能想起我,是我的荣幸。”加瓦里想起季子强那充满阳光的样子,就笑着说道。

    然后季子强就邀请易先生到大陆来玩,加瓦里一听,就知道季子强想和他谈那机器设备的事,上次季子强就答应这批设备由他负责从国外买進,然后转手卖给北江市,他也一直牵挂着一笔生意,但他对军方却是不放心,怕他们挤压自己。

    既然季子强已主动和自己联系了,他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两人约好季子强到香港去接他。到时再到北江市来耍几天。

    听到季子强邀请他到北江市来转转,加瓦里自然一口就答应了。

    孙将军和成部长也都很满意,三人也不在闲扯了,喝起酒来。

    但中午季子强也是不敢喝的太多,好在这个孙将军的酒量很是一般,没喝几杯他自己都先受不了,这样季子强也算轻松一下,因为下午还有两个会议要参加,自己不能喝的上脸了,给下面干部看到很是不妥。

    下午的会议室比较沉闷的,都是党建工作方面的专题会议,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屈書記在主持会议,季子强懒得多讲话,在哪里端坐着,想着一些其他的问题,这可是季子强的拿手好戏,不要看他样子上听得很是认真,实际啊,他的思绪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但别人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这样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如此混了过去,季子强觉得乏味的很,但看看屈副書記一派热情洋溢的表现,季子强现在才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当書記的料,自己更适合做一些具体工作,这些理论问题,自己兴趣不大啊。

    最近这屈副書記也收敛了许多,一个是他知道了季子强真的是把留守儿童的问题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案,另一个教师待遇问题也有了眉目,屈副書記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显然的是季子强送给她的一份人情,这也表示季子强对自己还是很尊重的,另外啊,抛去了这些方面不谈,现在的环境也容不得自己有什么动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