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公子没有什么好怕的,北江市的市长都要听自己的,何况你什么破警察,所以他打开了们,但不准备全开,只是开了一个小缝,说:“你们干什么啊,我。。。。。。”

    他的这个‘我’字还没有说完,门就一下被推开了,一个长相刁蛮的警察,带着另外几个警察就冲了進来,黄公子已经拦不住对方了,这几人進来一看,呵呵,床上有人,而且还不是一个,这个老点的警官就嘿嘿的笑了起来,问这两个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女孩:“你们和他什么关系。”

    “朋友,朋友。”这两个女孩过去经受过这样的考验,但还是害怕,关键半个月的收入又要交罚款了。

    “朋友?那他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做什么工作的?”这老警官连声的发问。

    两个女孩就傻了,她们两人刚才还来不及问呢?何况,就是问了也是白搭,这哪有给你说真名实姓的主。

    一个年轻一点的警官就对老警官说:“候局长,看来是票仓。”

    “恩,我看也像,把人都带走,回去审问。”说着,这个前几天差点和季子强发生冲突的候警官就转身离开了。

    他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简单的就完成了,前两天公安厅李副厅长找自己过去,说有点事情要帮着处理一下,刚刚受了处分的侯局长肯定是不敢推辞,不仅不推辞,还做出一副坚决执行任务的样子出来,这可是个机会,他认识李副厅长多年了,但两人的关系一直都没有什么更大的進展,现在可好了,能给李副厅长帮上忙,以后自己就算是靠实在这条线了。

    本来作为侯局长,他今天是准备好了几套方案的,要是今天進了黄公子的房间,没有见他有什么问题,那就只有用提前准备好的小姐来栽赃了,就像刚才在隔壁对付那个薛老板一样,随便找个理由,先弄進去关一天再说,最后大不了赔礼道歉,不过这样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这样的事情根本就说不清楚,扯不明白,何况啊,一般的人遇到这样不太好听的事情,躲都躲不及的,谁还纠纏。

    可是着黄公子还真的很配合呦,不仅让自己抓了一个现行,还抓了两个小姐,真够这小子喝一壶的了,当然,这有个前提,那就是李副厅长没有给侯局长说这人是谁,他的背景怎么样,不然啊,估计这侯局长怎么的也是不敢下手的。

    1057

    就这样,黄公子稀里糊涂的被关進了看守所,这一蹲就是一个晚上,也没人管他,也没人提审,他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只能等待。

    到了下午两点半的样子,才有一个教官过来隔着囚禁室的门喊了一句:“那个姓黄的出来。”

    黄公子耷拉着脑袋,等着人家从外面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过了两个走廊,就到了一个审讯室,哪里正好坐着昨天抓他的那个老一点的警官,他们好像都叫他侯局长。

    带他过来的那个警官進门说:“侯局长,你亲自审问?”

    “额,你们问,我就在旁边听听。”他很有点好奇的,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就和李副厅长结下了仇恨,看着这小子很一般啊,胆子够肥的,还惹了李副厅长,也活该他倒霉。

    坐在旁边的一个做笔录的年轻警官问了一句:“这是昨晚上在酒店抓的?”

    “恩,是啊,昨天省厅不是安排交叉检查吗,我一去就逮住这小子了,他房间旁边还有个他一伙的,也有小姐报案,说他事情完了不仅不给钱,还打了人家。”

    “真够嚣张的。”那年轻的警官摇着头,叹息着。

    这面审问也就开始了,黄公子没有什么好说的,他确实是让人家逮住了,所以他只求现在给外面打个电话,但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哪能让你上班打电话,后来他说他是到北江市来招标的。

    候局长在旁边嘿嘿一笑,说:“我管你是做什么的,总之,你这行为已触犯了治安管理条例,罚款5000元,另外拘留7天。”

    黄公子牙一咬,说:“我认罚1万元怎么样,不要关我了。”

    在黄公子的想法里,只要自己出去了,那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不管是苏良世,还是翟清尘,他们只要一句话,都够这个局长心惊胆战,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没办法和外面联系。

    妈的,黄公子想,那个薛老板不是还带了两个技术人员吗?怎么也不去找找。

    侯局长冷冷一笑,说:“你就是交十万元来,也是白搭,拘留7天这是国家规定的,所以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待着,不要找罪受。”

    “大哥,我认识翟市长。能不能通融一下。”

    “滚你的蛋,谁是你大哥,你怎么不说你认识省委書記呢?再敢败坏领导的名头,那就是不是拘留7天了。”侯局长说的生气,举起了巴掌,真想扇他两下。

    吓得黄公子一缩头,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黄公子还算是有点小聪明,在开具罚款的时候,他说他身上没有钱,但酒店还有一个房间里有自己的两个朋友在,让警察打电话给他朋友,他们可以把钱送来。

    这公安局在处理这样的事情上,也经常都是采用这样的方式的,就一个电话打到了薛老板的两个技术人员哪里。

    两个技术人员正在房间里发呆呢?这说好的今天招标,他们都把标书准备的好好的,早早的休息,等着天亮招标,谁知道到了早上,不仅薛老板人不见了,连黄公子人都找不到了,电话也是打不通,急的两人团团转,没有了主意。

    现在一下接到公安局的电话,两人赶忙过来,问明了情况,连薛老板的一块的交上了1万元罚款,但老总有了消息,知道了地方,他们也算是放心了,只要不是让《来之星星的你》里面那个都教授抓跑了,事情就好办,两人交完了罚款,赶忙搬救兵去了。

    他们走了,黄公子就被送到了拘留所,这里面比起关押室更是正规了许多,每个房间都有牢头,進去规矩是雷打不动的,新人先修理一顿,然后头上顶个东西,也许是一只鞋,也许是一个碗,面壁几小时,只要身体晃动,头上的东西掉下来,那就再加一顿暴打,黄公子从小吃香的,喝辣的,锦衣棉被,小车飞机的,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啊,黄公子都想死了算球了,但自己又下不了手自杀,舍不得命,他只能硬挺着。

    到了晚上78点钟的时候,在北江市省政府的省长办公室里,苏良世正在看着文件,最近的事情很多,每天都要忙到晚上才能回家,苏良世也真的有点辛苦。

    他批示了几个文件之后,实在有点疲惫,站起来,到房间走了几圈,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感到身体舒适了许多,正准备坐下来继续批阅文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苏良世一面用手揉着有点发酸的眼睛,一面接上了电话:“喂,我苏良世啊,请问。。。。哎呦,是黄副部长啊,你好,你好,还没休息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深冷的声音:“我能休息的了吗?你能让我休息吗?”

    “这。。。。。。黄副部长这话是什么意思?”苏良世很惊讶的问。

    电话那头黄副部长说:“我家胜明在你们北江市吧?”

    “在啊,对了,今天他们项目招标了,我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你找他有事?”

    “良世啊,算了,别的我也不想说什么,胜明在你们明山区的看守所里,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有两个要求,第一,让他马上出来,返回北京,第二,这个事情,包括他和我的关系,绝不能透露出来,能行吗?”

    “你。。。。。黄副部长,你说什么,胜明在看守所?你这信息会不会有误?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苏良世的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理解和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啊?

    “良世同志啊,我不知道你们北江市发生了什么问题,但谁要是拿我的儿子做文章,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请黄副部长放心,我立即处理这个事情,一刻都不会耽误的。”苏良世很是惶恐的连连说着。

    苏良世亲自出面处理这个事情了,那当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公安厅的李副厅长亲自到了北江市明山区公安局,把黄公子和薛老板从里面提了出来,李副厅长在送他们离开的时候,在黄公子和薛老板的追问下,才含含混混的,很不情愿的暗示了一下,这次北江市有人不想让他们参与招标,所以在那个关键的时候就安排人动了手脚,为了防止更为严峻的情况出现,苏良世省长也只能先安排他们离开北江市了。

    这显而易见的就是季子强不想让他们参与招标了,黄公子和薛老板几乎想都没想的就认定了这个事实,在北江市,他们从来都没有仇人,唯一的也就是季子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