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心里也都开始紧张的盘算起来,假如季子强今天的到来真的是要砍掉黄公子的公司,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季子强却不管他们在想什么,自己的话既然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自己倒要看看,北江市的哪一个干部敢于无视自己的存在,只要他今天敢冒头,自己一定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霹雳手段。更要让他明白,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

    季子强扫视了一眼在座的各位,脸上挂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大刀金马的坐在了这些人的身后,这个地方给会议室的人威胁更大,因为他们都是坐在前面长条桌的旁边,季子强在他们身后,每个人都感到后备有点凉飕飕的,又不敢转头往后看,这坐惯了办公椅的干部,今天都有点不会坐椅子了,很多人的姿态都有点别别扭扭的,坐的太直,太正了,好像也不好,会不会让季書記感觉你小子很张扬了,一点都不谦和。

    但弯腰驼背的坐吧,季書記会不会觉得自己仪态不端?对他不够尊重?

    这可真是愁煞人了。

    1056

    好在这个时间并不太长,九点正,翟清尘对站在门口等候的一个办公室干部说:“行了,请投标的几家同志过来吧。”

    那个门口的干部,就点点头,到旁边一个休息室去招呼这些公司老总了,这些人实际上比季子强他们来的更早,至少是提前了半个多小时都到了,一个个坐在休息室里,都低着头,闷闷的抽着香烟,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老板亲自带队,手下也有特意带来的有经验的投标好手,不要小看一个投标,要准备的工作很多,有解读标书的公关人员,还有专门回到招标办提问的技术人员,要做到不管对方提出什么问题,都能简洁,清楚的给于回答。

    但因为是好多家竞争的对手都坐在一个房间里,所以气氛就很沉闷了,谁都不想说话,偶然遇到了对方的眼神,也都是摆出一副志在必得和不屑同流合污的表情来。

    现在一听让过去开标,这些老板呼啦啦啦的站了起来,一下便涌進了招标办公室,他们各自公司的名字在长条桌上都早就摆好,每个公司的三五个人都按标识的位置坐在了招标办这些干部的对面,整整齐齐的,脸上全部展现出自己认为是最得体的微笑,但越是这样,他们的笑容看起来就越是虚伪。

    很有趣的场景,对面十多个招标的干部都是一丝不苟的端着脸,这些和他们厮混了好多个月的老板,平常没有少和他们勾兑,不要说一起吃饭,洗澡,泡小姐,就是他们的家里,这些人都没少去,但现在,大家都像是陌生人一样,连个招呼都不打,越是自己想要帮忙中标的单位,越是现在不能招呼,甚至连看都不去看上一眼。

    季子强真的很少参加这样的招标会议,他坐在后面感觉很是有趣,不过季子强的心中却突然的悸动了起来,因为他很快就发现,当所有的投标公司人员都坐定之后,唯独中间黄公子和薛老板公司的座位上没有来人,一个人都没有,牌子后面空空如也。

    这个发现让所有再坐的招标人员都是一阵的惊讶,这怎么回事,黄公子他们可是破费的更多啊,这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们怎么就能迟到?

    翟清尘也是一愣,因为看看守在门口的几个干部就准备关上招标办公室的大门了,翟清尘忙喊了一句:“小王,那个薛老板他们人呢”

    这个小王是招标办一般的干部,她是没有资格坐在里面评标的,今天就是在外面打杂,帮忙的,他说:“他们一直没来,会不会迟到了。”

    翟清尘眉头一皱,对招标办的主任说:“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搞的嘛,再不来就算弃标了。”

    这个主任忙拿出电话来,今天现场的干部都是关机的,所以他打开电话,等了几秒,完全开机有信号之后,还装着不知道黄公子他们的电话号码,问旁边的一个人:“你知道薛老板的号码吗?”

    这开玩笑的,谁都不能说自己知道啊,他扫视了一眼,每个人都装着很无辜的样子,摇摇头,季子强实在看不下去了,说:“我有黄老板的号码。”

    说完,调出了号码,递了过去,这主任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接上,假里吧唧的认真看看,然后拨出了号码,实际上,这小子早就背熟了黄公子的电话号码,还等着下次到北京去送礼呢?

    但过了好一会,他脸色变幻的看了一眼季子强,说:“电话不通,没有开机?”

    “没开机”这个意外让季子强也愣住了,不过很快的季子强的嘴边就勾起了笑容,嘿嘿,苏良世啊苏良世,我就说嘛,你能不怕,不过你老小子也真够厉害的,一直坚持到今天,吓死了我几万细胞啊,你厉害,你厉害,我怕你了。

    季子强想到这里,淡淡的一笑,说:“开标。”

    所有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招标按程序展开,一个个公司送上了自己正式标书,招标办的干部,也当着每一家公司的面,开始唱标了。

    不过季子强在招标的过程中还是很好奇的,不知道苏良世最后是如何劝走的黄公子,肯定那个工作让苏良世异常的尴尬吧,嘿嘿,让他难受一下也好,以后他就能对自己有所顾忌了。

    这样想着,季子强很是舒服。

    而黄公子呢?他是被苏良世劝走的吗?根本都不是,他现在正坐在公安局临时关押室的一个紧闭的房间里,他哭丧着脸,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刚才那个叫黑虎的小伙,刚才给他上了一堂入门课程,教学内容很简单,就是让他懂得尊老爱幼,懂得这里的规矩。

    这好像和学校里的方式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黑虎没有用教鞭,用的是拳头,也不用黑板,基本都是在黄公子的脸上比划的,所以黄公子现在脸上留下了很多差不掉的痕迹,有红的,有紫的,有的地方还在流血。

    怎么办呢?没有办法,他搓气的想着,一点都不敢表示出自己的不满和反对,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但早有耳闻了,这里是不管你有什么家世背景,这些关在一起的流氓,地痞们,是绝对不听你解释。

    昨天晚上,这也真是倒霉,黄公子在酒店宴请了几个招标办的干部,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酒是多喝了一点点,但还没有喝醉,只是喝的有些个兴奋,他在房间里正焦躁不安的时候,电话想起来了,一个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帅哥,一个人寂寞吗?我这有很多新鲜的妹妹,想不想尝一口啊。”

    经常住惯了酒店的黄公子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自从前几天在家带来的那个北京妞离开之后,黄公子好几天都没有干坏事了,现在喝了酒,心里就有点澎湃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很怀疑的问:“真有新鲜的,有没开包的吗?”

    这一下就把对方给问住了,现在这个社会,要没开包的,真是太难了,那几乎要到幼儿园才找得到,不过对方听他口气,还是有点生意的,就展开了婉转的攻势,说的是天花乱坠,好像这些小姐比起你哪没开的还要珍贵一样,这黄公子能有什么定力,一会就心动了,问:“那多钱啊,要好的,不好退货。”

    “一定让你满意,快餐200,全套500,你选哪种。”

    “那,我要两个吧。”

    “耶!大哥你真厉害,好的,马上就到。”

    黄公子放下了电话,就美美的等待起来。

    很快的,响起了敲门声,黄公子打开门,从外面就進来两个20岁左右的女孩,两个女孩都很漂亮,这也是大宾馆的优势,安全,价格不错,所以来这的女孩各方面条件要比起外面的野店高的多。

    一个女孩胸前的皮肤雪白,修长的脖颈下,美丽的锁骨清晰可见。她下身穿的是半长的裙子,屁股微微后翘着,雪白的脚上跻着一双拖鞋。

    另一个女孩处处透露出干练和妩媚,两条略粗的美腿被玻璃丝的黑丝袜包裹起来,显得无比性感。黑丝袜是女人性感的杀手锏,无论长得漂亮与否,身材好或不好,一双暴露出来穿着黑丝袜的腿,总会给男人带来无尽遐想。

    黄公子坐在哪里,看着她们,审视了好一会,才说:“行吧,就你们两个了”。

    。。。。。。。。。。。。。。。

    可惜啊可惜,半个小时之后,正在他们关键的时刻,响起了沉闷的敲门声,恩,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人用手在擂着门,这就完全的打扰了黄公子的雅兴,他本来不想理睬的,但却听到了外面说:“警察查房,快开门。”

    黄公子一个激灵,把自己的手指头从洞穴中抽了出来,但想了想,却并不害怕,只是现在房间的场面有点混乱,所以他赶忙对两个女孩说:“你们上床,我去看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