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抿嘴一笑,道:“会打一点,不过不大玩。”

    “嘿!熟能生巧,我经常找不到搭子,那以后缺人我就叫你。”看起来啊,这个魏夫人是个很热情的人。

    江可蕊其实不大爱打麻将,她哪有时间搞这些,就是年轻的时候,偶然的玩过几次。

    不过今天大家都是初次见面,倒不好意思一口回绝,江可蕊笑道:“我打得不好,姐要是缺人的时候,我可以来凑个数。”

    这边魏将军和季子强握了握手,坐下后听着两个女人一见面就聊皮肤、麻将,无趣地摇摇头。

    魏将军说道:“季書記,我们聊我们的,别管她们。”

    “呵呵,政委是掌握方向的,遵命。”季子强笑呵呵地拱了拱手。

    他们两人便谈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1055

    一会,魏将军的夫人又见季子强他们不理她,有点不悦地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谈公事?公事应该在单位里谈嘛!”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嫂夫人批评得对,魏将军啊。我们还是遵从夫人们的意见,谈谈风花雪月为好,否则又要挨批了。”

    这魏夫人出生官宦世家,也不是省油的灯,说道:“季書記。风花雪月是你们年轻人谈的事,我和老魏都没这方面资本了。今天就拉拉家常。还有一点要事先和你打个招呼,我和弟妹说好了,以后打麻将三缺一就让她顶上,你可不能想出什么理由不放她出来。”

    江可蕊的性格脾气季子强一清二楚,让江可蕊打麻将,打一二个小时还行,但是如果一打五六个小时到半夜,甚至打个通宵,她万万不会同意。季子强笑道:“只要她自己愿意,我是不会管的。”

    魏夫人便喜滋滋地说道:“弟妹,听到了吗?季書記没有意见。他们男人每天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家里时间少,外面时间多。我们做女人的只有自己寻找乐趣,不能苦了自己。”

    季子强笑道:“她其实没有太多时间的,她呀,每天到处跑,忙的很,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她的行踪。”

    这话当然有些夸张,季子强是在为江可蕊打埋伏,因为季子强明白,江可蕊不会迷恋麻将,到时候被魏夫人她们拉住了,如果硬要走未免闹得不愉快。

    魏将军也一皱眉头,对老婆说道:“你啊,就知道打麻将,这样下去,对身体很不利。多出去走走,锻炼锻炼身体才是正道,等上了年纪想走也走不动,旅游的乐趣就没有了。”

    魏夫人刚要说什么,点好的菜上来,她没不大好再说什么了,四个人开了一瓶红酒,浅酌慢饮,两家人边吃边聊,话题也就比较散漫,气氛也很是融洽,说了一会,这话题自然就说到了特种钢厂的事情上,魏将军说:“再有一个月搬迁差不多了吧?”

    季子强大概的盘算了一下,说:“应该可以了,这次搬迁群众还是很配合的。”

    “这得益于季書記你的统筹做得好啊。对了,有个事情我到想起来了,近期军委的领导或许要过来看看,所以我的意思,你最近不要出长差啊。”

    “奥,那大概什么时候过来。”季子强很重视的问。

    “现在还不好说,就听说上面有这个想法,具体哪天,还没定吧?”

    “这样啊,知道了。”这样的机会季子强当然也是不希望错过的,军委能来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至少也会来个军委副主席之类的,这一点都不敢慢待。

    今天的酒喝的并不多,两家人肯定不会拼酒的,喝完之后,季子强一点事情都没有,魏将军当然也没有事情,分手之后,季子强想想魏将军的话,他又思考起来,军委的首长来了之后,北江市应该怎么接待呢?这都要提前准备好,最好是能了解到对方到底是谁过来,他有什么爱好,什么习惯和忌讳,这些要弄不清楚,接待起来心里不踏实。。。。。。

    时间过起来很快,今天北江市新城基础建设招标就要开始了,而形势对季子强来说,一点都没有好转,就在昨天,翟清尘还打来了电话,这黄公子和薛老板又到了他的办公室,言之凿凿的说出他们明天会带着标书来做最后的角逐。

    翟清尘说,自己心中很担心。

    是啊,季子强何尝不是担心呢?他多么希望自己对苏良世的威胁可以起到作用啊,那样的话,自己也不必亲自斩断黄公子的希望,这对自己在目前的这个非常时期,具有绝对的好处,然而,事与愿违,看来苏良世一点都不在乎,他是铁了心的要和自己对垒一次了。

    季子强在办公室端着水杯,好一会都一句话不说,小刘進来了两次,他是来给季子强汇报今天的日程安排的,但看到季子强这个样子,他有点心虚,不敢轻易的打扰季子强。

    季子强当看到小刘再一次的走進房间的时候,才抬腕看看时间,再过来分钟,招标就要开始了,他不得不站了起来,对小刘说:“我们到政府招标办公室去看看。”

    “现在吗?”小刘很奇怪的,这并不在今天的日程里,何况作为一个市委書記,按常规来说,是不会出现在那样具体的工作中去,毕竟那是一个很敏感的工作,就算季子强有什么想法,也一定要在幕后来操作。

    “是啊,现在就去,看来我不得不走上前台了。”说这话的时候,季子强自嘲的笑笑,有点无奈,也有点黯然,季子强想,也许,自己的前途和未来都会因为这件事情的出现而受到影响。

    但季子强还是坚定的走出了办公室,明知道会有那样的结果,季子强却无路可退,这或许就是季子强命运中的一种悲哀。

    当季子强踏進了招标办公室的时候,这里已经坐下的多个招标干部都一下惊诧的站了起来,这太不寻常了,一个市委書記亲自到了招标现场,这应该是闻所未闻的一个先例,每一个人都在夸张的笑容和招呼声中,来推断季子强前来的目的和企图,他们很快都认为,在季子强没有表态的前提先,自己最好静观其变,因为这太不寻常。

    翟清尘是一下感到轻松了,随着招标时间的临近,季子强却一直都没有出现,这让他异常担忧,对季子强,他还是有很多的捉摸不定,固然,季子强说过会帮自己,但事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会不会是季子强的一个阴谋,他就是要稳住自己,让自己今天不得不坐在火堆上燃烧,而后,季子强肯定会有早就考虑成熟的一种应对的方案,也许,他的目标就是自己,他要拿下自己,给予苏良世一个迎头痛击。

    翟清尘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想给季子强去个电话了,问问他能不能来,告诉他招标时间已经快到,善意的提醒一下季子强是不是忘记了这个事情?

    但他还是忍住了,假如季子强是那样想的,自己打不打电话,又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翟清尘这段时间的心情可想而知,紧张,焦虑,恐慌。

    但季子强進来了,他兑现了他的承诺,这一下就解除了翟清尘整个担忧,他看着季子强,就像是看着旧社会進村的红军一样,虽然不至于热泪盈眶,但心中对季子强的感激和佩服是肯定不少,季子强在他眼中的形象,也一下子就高大起来,这才是男人,这才是英雄。

    “哈哈,大家都早啊,准备的怎么样了,同志们啊,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当我是空气好了,我不过是有一点点的好奇而已。”

    但谁能把他当作空气呢?一个市委書記,不管他身在何处,都是具有巨大的气场和光环,所有的人都要以他为中心。

    “季書記能亲临招标现场,我们很受鼓舞啊,同志们呱唧呱唧。”

    翟清尘的话一说完,整个会议室响起了一片的掌声,不要小看这只有十多个人,但他们都是经常鼓掌的老手,那节奏,那声响,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单调和微弱。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也自己很无聊的给自己鼓了几下掌,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热情,还是刚才那句话,你们忙你们的,不要管我,我也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能为新城的招标筛选出一家质量可靠,价格优惠的公司,我相信大家。”

    但善于听话的干部们一下就明白了季子强今天到来的用意了,因为每个人对这些公司的报价早都有底,按正常的情况,一般是要选取价格适中的公司,既不能太低,也不能太高,而他们答应过的黄公子的价格,显然就是最高的一个了,季子强在最后那句‘价格优惠’,应该就是冲着黄公子而来。

    这些人心中开始泛起了嘀咕,这季子强怎么了,他难道就不怕得罪黄公子,那可是中组部黄副部长的儿子,谁知道这个项目是不是黄副部长亲自安排苏良世过来推荐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