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的眼中也慢慢的燃起了一种灿烂和明媚,她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要是她没有和季子强这多年来的感情,要是季子强只是她一个普通的同事,或许连叶眉自己都会有点小小的嫉妒。

    但因为这是季子强,是一个自己多年来一直都珍爱的男人,所以叶眉的心里也漂浮出一股暖暖的温馨,她在季子强说完之后,深深的凝视着季子强说:“那你就要好好的珍惜这个机会,要知道,这样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能得到中央首长的关注,对每一个我们这样的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更重要的是,总理对你也很重视,这个机会一定要把握住,我祝贺你。”

    季子强伸出手来,捏了捏叶眉的手,说:“是的,我一定要把握住,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国家,为百姓,我都会努力的做好。”

    叶眉任由季子强捏住自己的手,说:“不过我要提醒你的一点就是,最近你要特别的小心,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很多事情的变化都在一瞬间完成,所以容不得你在这个关键时候走错一步路,小心,小心,再小心。”

    季子强使劲的点点头,刚想说说自己的保证,突然的,季子强心中一惊,慢慢的,季子强心里也开始有了丝丝的凉意,他松开了叶眉的手,这次進入了真正的痴迷中。

    叶眉有点莫名其妙的的,季子强心态的变化转变太快,犹如夏日炎炎,烈阳高照变成了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叶眉静静的看着季子强,她不愿意打扰季子强的,她想要给他时间来思考。

    季子强站了起来,低着头,在叶眉宽大的办公室溜达起来,叶眉也就那样看着他,一句话不说,这个情景要是让别人看到,肯定会感到很稀奇的,倒像是季子强比叶眉职位还高一样,其实换个地方,季子强肯定也不会如此,在这里,在这个一直以来都关爱自己的叶眉面前,季子强完全的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和防范,他下意思中,叶眉就像是自己的一个亲人一样,所以他才会这样无所顾忌,这样心无旁骛的思考。

    好一会,季子强神色黯然的坐了下来,坐在了沙发上,脸上的沮丧时清晰可见的。

    “秋書記,或许我高兴的太早了一点。”季子强不无遗憾的说。

    “怎么了,子强,有什么事情吗?”温柔,婉转,怜惜和关爱从叶眉的眼神中流溢了出来。

    季子强有点艰难的点点头,说:“是啊,有事,后天,新城基础建设的招标就要正式举行。”

    叶眉一下就邹起了眉头,招标?新城的招标和这有什么关系呢?这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件事情:“招标怎么了?”

    季子强叹口气:“这次招标,苏省长介绍来了一个人,中组部黄副部长的儿子,黄胜明。”

    叶眉只用了很少的一点点时间,一下也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的心也是一痛,她从季子强的话中听出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有季子强目前的处境,还有季子强心中的决心。

    “你准备干预?”

    “是,已经没有回环的余地,我必须出面?”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叶眉冷静的说。

    “想过,但想过又能怎么办?我还是要出面。”

    “但这会让你丧失一次绝佳的机会,会让你结下一个真正的劲敌,我建议,你慎重处理这件事情,假如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来处理。”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没有用的,一个你的手够不着,再一个,你做和我做有什么区别。”

    叶眉也下意思的点点头,她只能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季子强能忍住,但季子强忍得住吗?显然不可能,自己对季子强的了解,胜过了对自己的理解,他不会退缩,也不会罢手的。

    “你在考虑一下,或许会有第二种方式。”

    “我已经考虑很长时间了,算了,不说这事情了,该来的总会来,顺其自然吧。”季子强说的很洒脱,可是他依然骗不过叶眉,叶眉看到了季子强心中的悲哀,或许,这次季子强真的也只能和好运擦肩而过了,叶眉绝不会简单的认为,这就是苏良世一个讨好黄副部长的举动,苏良世的心机会更复杂。

    叶眉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劝季子强了,她不能完全的去劝季子强对招标睁只眼,闭只眼,新城的规划和建设,叶眉没有参与,但不等于她不知道,这其中包含了季子强多少心血和汗水,季子强又怎么可能放任别人来糟蹋这个项目,季子强做不到,自己也恐怕无法做到。

    季子强和叶眉两人相对静坐,好一会,好一会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了。

    这样也不知道坐了多长的时间,季子强才悠悠的抬起头来,说:“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的给你汇报。”

    叶眉凝视着季子强,嘴张了几张,但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她看着季子强从自己的视野慢慢的消失了,但心里,叶眉也为季子强感伤起来。

    季子强回去之后,人也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市委的干部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他还是看着每个人微笑,点头,对过道和电梯里紧靠墙壁,拘谨站立和让道的干部,季子强也还是谦逊的露出一个客气的表情,他不能让这件事情影响到他的工作,就当李云中的话只是一个梦境吧。

    但想要完全的把它当成一个梦谈何容易啊,因为这终究不是梦,可是这个美梦中为什么要出现一个黄公子呢?

    每一个官场中人都会明白,中组部对于一个干部的提升具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在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成事不足是很正常的,但败事有余,也是很简单的,在这个纷繁复杂的提升环节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有许多微妙的地方,稍微的,不动声色的就可以让一场美梦变成一场噩梦。

    这一点对季子强这样一个涉及过人事调整的领导来说,太明白,也太理解。

    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繁忙的工作又开始了,这样也好,可以让他暂时的忘记这些恼人,伤人的思绪,一个个电话打了進来,季子强平稳,果断的发布着自己的指示,让自己的决策很快的在这片土地上生效,执行。

    前来请示工作的人也不少,季子强一一的处理,认真的应答,这样好不容易才算是熬到了下班的时候。

    不过下班不代表就可以收起伪装,他还要继续掩饰,继续表演,因为今天下午季子强还有一个应酬,是军区魏政委相邀季子强夫妇的一个算是家宴的晚餐,对魏政委,季子强是绝不能马虎,来到北江市之后,自己没有少麻烦过人家,当魏政委在一次打来电话的时候,季子强说:“魏政委,我已经给我媳妇说了,他一会就过来接我,这顿饭算是我和媳妇请您和嫂夫人吧。我到北江市任职这么长的时间了,尚未请嫂夫人吃过饭,惭愧惭愧!”

    魏将军也是一个豁达之人,就哈哈大笑说:“也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在‘贵楼’?”

    “好好,那家饭店比较清淡,但味道很正,我马上就过去。”

    “贵楼”是一家南方省本地特色的连锁饭店,开张两年来,因为菜肴带着纯正的江南菜特点,清淡而保持着菜肴的本色味道而得到赞誉。

    季子强再给江可蕊去电话,江可蕊让他下楼,说自己已经快到市委门口了,季子强拿上包,下楼就见江可蕊车已经停在那里,两人上车,不敢耽误,就到了’贵楼‘饭店。

    在三楼包房,魏将军带着老婆已经到了,魏将军的老婆是军委一个很有实权的人物的亲戚,也有一定的派头,年已五十的她皮肤依然保养得很白嫩,看到江可蕊时,做作地说道:“啊呀,任夫人啊,早听说你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啧啧,闻名不如见面啊。”然后伸手拉住江可蕊的手,和她比白嫩程度。

    她知道其他没啥可比的,相貌、身材都差了老大一截,唯独皮肤,她一直很自信。

    作为官宦门第的江可蕊,在作为季子强的老婆,这些年来可以说过的也是很随心,所以这交际能力一般,因为江可蕊很多时候用不上靠交际去获得别人的好感,现在让魏将军的夫人一拉,她有点不大自然的说:“嫂子,你年纪比我大,但是皮肤比我更好,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你比我年纪更轻。”

    这话其实是客套,但听在这将军夫人的耳朵里,格外悦耳。美女称赞她皮肤好,可比奉承者口中的赞叹不同,魏夫人顿时觉的心暖暖的。

    魏夫人又说:“弟妹啊,他们男人忙着自己的事业,我们女人可犯不着那样劳累,有时间应该多玩玩,你会打麻将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