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真的能看透这点吗?

    季子强有些不能确定了。

    正在想着这些事情,电话响了起来,是省委李云中書記的电话,说让季子强过去一趟。

    季子强立即放下心头的思虑,下楼坐上车直往省委委赶去。

    到了省委大院,刚走到李云中書記的门口,李云中的秘书就热情地招呼他,说云中書記在里屋等他。

    季子强和这个秘书進了里屋,就见李云中正端坐在办公桌后,认真看着文件,秘书轻轻走到离李云中一米远的地方,低声说道:“書記,季子强同志来了。”

    李云中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季子强,点下头,淡淡说道:“来了,你先坐一会,我马上就完。”说完,又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

    季子强微微一笑,也不说话,静静地站在一边,秘书替季子强倒了一杯茶,轻轻地放在茶几上,然后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并顺手把门关上。

    过了大约五分种,李云中才把文件看完,抬起头来,看到季子强还站在那里,就笑着说道:“子强同志啊,你怎么还站在那里?我不是让你坐下了吗?”

    “云中書記,没关系,我在办公室坐了很长时间了,正想站一下呢。”季子强笑着说道。

    李云中站了起来,离开了座位,拉着季子强,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说道:“子强同志,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想了解一下情况。”

    季子强保持着笑容,说道:“云中書記,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

    “子强同志,金新机械厂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上次听说准备和乌克兰合作,一直没见消息了,我最近要到北京去开会和汇报工作,所以想多了解一下,一个是可以在给首长们汇报的时候全面,直观一点,另一个就是如果需要我协助,我在北京也能想想办法。”

    “奥,这个事情啊,可能还要耽误一下,本来说好的最近他们过来,但是乌克兰方面在中原地区的一个项目上谈判進入了僵局,这就影响到了我们这个合作项目。。。。。。”

    季子强详细的给李云中把上次在北京,自己老岳父乐世祥介绍的情况汇报了一遍,另外又汇报了自己接下来的几个对金新机械厂合并的设想,并且希望将来的金新机械厂最好能搬出市区,到靠近特种钢厂的地方重新修建一个新厂,以现在金新机械厂的厂区,换取一块同等规模的南郊土地,最后厂里连修建,带搬迁是绰绰有余的,市区的土地和南郊的土地价值相差十万八千里。

    李云中也赞同这个想法,这样一来,对北江市的空气环境,噪音环境,以及城区交通等都有好处。

    只是季子强说:“这个想法我还没有上会,要等和乌克兰方面商议之后才能决定。”

    “恩,反正你尽量的往这个方面发展吧,那照你这样说,我还真的帮不上什么大忙了,哈哈哈。”

    季子强忙说:“帮得上啊,書記到北京去,能给我们北江市再弄点钱回来最好,我最近新城和特种钢厂都在用钱,手里很是紧张。”

    李云中摇头说:“没见过你这样的,走到哪里就是想要钱,我家啸岭的钱让你骗了不少,你现在又盯上我了,你是想对我一家人通吃啊。”

    季子强讪讪的一笑,说:“哪有的事情,我是为啸岭好,以后这个特种钢厂建设好了,他就稳稳的做他的股东,每年等着分钱,这多好。”

    李云中摇摇头,懒得和季子强瞎扯,又详细的问了季子强特种钢厂的一些问题,最后说:“子强同志,你这一年多来,在北江市的成绩还是很大的,对你的人品和能力,我个人比较欣赏,我这次到了北京去,从通知开会的精神上看,可能会让我们各省举荐一名年轻有为,理想坚定的干部作为省级主要领导的后备梯队,所以你要好好努力。”

    季子强突然的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也是一阵的激动,虽然李云中没有说就会推荐自己,但毋庸置疑的说,这才是李云中今天叫自己来谈话的重点,他就是在暗示自己,也是在警告自己,在这个阶段中,自己一定不能出什么问题。

    这主要领导第二梯队的程序也都由来已久,往往是过上几年,都有一些人脱颖而出成为共和国主要部门的培养对象,这些人一但经受住了这样的考验,前途就会更为灿烂光明,特别是这个省级的主要后备干部,稍微一动,都会成为中央要害部门的正职,而没有到中央的,也能成为封疆大吏,掌控一片天空,这对每一个仕途中人来说,都是充满了诱~惑和渴望。

    几乎,没在進入后备名单的人,很少会走上来的,因为只有这些后备人员,才有更多的机会引起中央主要首长的关注,当年的乐世祥,李云中都曾经是后备干部名单上的人。

    当然,李云中也是认真的盘算了北江市的局面,所以才决定给季子强这样的一个机会,第一,他通过这些事情之后,觉得季子强真的是一个可造之才,自己应该对国家举荐,这是一个共~产~党~人,特别是自己这个级别的高级干部应尽的义务。

    第二,从北江市目前的局面来看,有了季子强的离开,比他在这里更好,往往这样的后备梯队在提升的时候,都会交换到别的地方,这样的话,稍微的削弱一下叶眉派系的势力,对自己更为安全,叶眉等人由于实力减弱,也会更加紧密的团结在自己的周围。

    第三,自己也算是给季子强了一份人情,不管事情最后能不能成,季子强都会感谢自己的。

    基于这三点考虑,李云中今天才叫来了季子强,给他隐隐约约的暗示了一下。

    “谢谢云中書記。”季子强很真诚的说。

    “何必这样客气,细数北江市,你也当之无愧。”

    季子强没有流露太多的感激之情,也没有更多的感谢之话,有时候,到了季子强和李云中这个层次的人,很多事情往往也就不需要语言来表白了。

    从李云中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季子强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头晕晕的,他真难以置信,假如一切都是如此顺利的话,自己说不上很快的就会再上一层楼,那是一个什么感觉,一个部,一个省,或者一个直辖市?不管是哪一个吧,都已经可以让自己载入史册了。

    他懵懵懂懂的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叶眉的办公室附近,他突然觉得自己想要马上见到叶眉,想要给她说说自己的心情,想要和她来分享一下自己的快乐,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工作上,政治上的事情,季子强更愿意和叶眉来述说。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自己走过的每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叶眉的辅助和支持吧。

    季子强敲响了叶眉的办公室的门,很快的,里面传来叶眉清晰而有熟悉的声音:“進来吧。”

    季子强推开了门,痴痴的看了一眼,到现在为止,季子强的脑袋还是晕的,脑袋一晕,自然也就影响眼光的灵活,这样子对别人或者没有什么关系,但早就熟悉并理解季子强微小变化的叶眉就心里一沉,怎么了?季子强今天的眼光不对。

    叶眉坐在办公桌的后面,而对面站着她的秘书,叶眉就合上了手里的笔记本,说:“好了,你帮季書記倒杯茶,其他的事情下一步再说。”

    叶眉的秘书忙答应着,给季子强泡上了水,季子强还是有点晕晕乎乎的,他坐在了沙发上,一句话没说,连招呼叶眉都没有招呼,这让叶眉眉心皱了几下,等秘书离开后,叶眉坐了过来,看着季子强,说:“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季子强摇摇头,傻笑了一下。

    叶眉靠拢了一点,用手摸着季子强的手背,摇了一摇,说:“你想急死我啊,到底怎么了?”

    季子强的鼻端就嗅到了叶眉身上自然所带的那种淡淡的幽香,这味道真的很熟悉,但现在恍惚中又觉得很遥远,像是一片飘渺在天际的云雾,时隐时现,难以琢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季子强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想见你。”

    叶眉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季子强,从他的眼中读取隐藏的内涵,好一会,叶眉才嘘了一口气,不错,这小子,这是他心中遇到高兴的事情时候的表情,不过最近也似乎和季子强有点陌生了,用了这样长的时间才判断出来。

    叶眉就一下拿开了自己的手,恨恨的瞪了季子强一眼,说:“傻样?捡到元宝了?”

    “额,是啊,还很大?”

    叶眉一笑,说:“那估计就是假的。”

    “领导啊,你就不说点好听的。”

    “好吧,好吧,我祝贺你发财了,现在说说,是怎么捡到的。”

    季子强咧嘴笑笑,看了看早就关闭的办公室木门,才很小心的,但喜形于色的说出了刚才在李云中哪里听到的消息,他急切的给叶眉说着,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激动,兴奋,一口气的把李云中的话,还有自己的感受都说给了叶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