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下子就把叶眉的退路全部封死了,叶眉有点气闷,想了想就说:“那么常务副县长华书记是如何考虑的。”

    这一问,到把华书记给问住了,他没考虑这个小问题,心想等两位主管敲定了,那后面该增补就增补,都无关紧要的,现在叶眉突然提出,他就愣了下,才说:“那个无关紧要吧,可以等一步。”

    叶眉却不依不饶的说:“既然要搭班子,就一次搭起来,免得以后又要重来。”

    叶眉说这话也是无奈之举,目前自己还不能和华书记相抗衡,那么要是可以达成一个妥协,让季子强当上常务副县长也是一个明智之举,既可以让季子强再上一层楼,为下一步时机到来做铺垫,又可以让华书记无法在短期向季子强发起攻势,这也可谓是无奈中的两全其美。

    华书记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叶眉咬着一个常务副县长的用意他明白了,看起来这叶眉和季子强的关系真不错,季子强可以为叶眉拒绝自己的橄榄枝,而现在叶眉却为了季子强的安慰,舍得出一个县长和县委书记的位置来换,真是情深意长。

    华书记需要一个短暂的考虑,不同意叶眉的想法也是可以的,自己就强行的让常委会通过,但感觉这样过于专横了,随着乐省长在江北省主政的传闻在不断的扩散,叶眉后期是肯定看涨的,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带来一些常委的反感,但就此同意了叶眉的建议,那季子强这小子就一时半会不好动了,刚刚提升了常务,马上又那过去的问题说事,这走到那都说不通的,而这个人又太过奸诈,错过了这次机会,在想让他上套着实困难。

    华书记就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叶眉也不急,本来这妥协都是很勉强的,华书记同意了,自己心里也不会太舒服,他不同意,自己也不会太难受,叶眉就在两可中等待着。

    华书记也是进退维谷,他几乎就想一口回绝叶眉的建议,但老诚圆滑的他,还是强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想了想,说:“那叶市长的意思是把常务副县长一次定了吧,嗯,这也可以的,你看这样怎么样,今天我们就先谈到这里,改天上会,把这个情况让其他同志也议议,需要的话,就一次把这三个都定了。”

    叶眉心里一股怒气就升了上来,你老华也太不像话了,你听不懂我的意思啊,你提的人都有姓名,我提的人你问都不问,那行,等上会在说,就算你能通过他们两个,但我也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艰难,什么是难受。

    两人就不欢而散,华书记也是费力的想了很长时间,刚才他一直没有确定下来自己该不该同意叶眉的想法,现在他想了很久,还是拿不定主意,对这个季子强,他有太深刻的仇视。

    季子强今天上班却是很忙,在常委会上他一举挫败了哈县长的计划,这一举动在小小的洋河县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头条新闻,欢乐的人和痛苦人并存着,希望的心和失望的心都在想着他,咒骂,赞誉,佩服和嫉恨相聚在整个洋河县,他一下子就成为了一个集荣辱为一身的焦点了。

    那些本来是满怀憧憬,看看就能飞黄腾达的人,他们的悲伤是无以言表,带着凄苦,他们都找到了哈县长,一起感伤着。

    而那些本来就要在洋河县的官场中销声匿迹的人,突然之间又获得了新生,他们是喜出望外和不可思议的,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力挽狂澜,狙杀了以一个县长,一个副书记,一个常务副县长为联盟的实力群体,这不得不说在洋河县的政坛上创造了一个奇迹。

    他们就必不可少的要对季子强表露出崇拜和敬仰,电话,好烟,好酒,礼品,都源源不绝的送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这一下就让季子强有点吃不消了,这是办公室啊,再这样川流不息的来人,自己那受的了。

    他就只能躲避了,躲那去季子强想了一会,就记起了高坝乡现在正在维修水利,前些天,那面的林副乡长和乡长还专门的过来邀请过自己,说请自己下去关心一下他们乡上的基础建设,季子强准备到那去躲一天了,免得自己在办公室难受。

    他给县委办公室的黄主任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车,黄主任不敢怠慢的,现在的季子强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他已经遥遥的成为了洋河县一大势力集团的老大,黄主任就说:“季县长要下去经常工作吗,车有呢,我马上给你安排。”

    季子强到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客气的道过谢,吃过了中午饭,他稍微的准备了一下,就下乡去了,今天秘书小张请了一天假,说陪他老妈到市里检查身体去,没有小张的伴随,季子强还真的有点不大习惯了,在车上也没人和他说话,就这样悶着。

    半道上季子强还打了一个电话,那面乡长说书记张茂军不在,进城办事了。

    季子强本来也不大待见那个张茂军,听说他不在更好,就说:“没关系的,有你夏乡长在就可以了,呵呵呵。”

    路况越来越差,颠簸的厉害,化了2个多小时到了乡上,夏乡长和这女副乡长林逸都在,对季子强很是热情,他们几个平常有书记张茂军在,很难说的上什么话,也很难出的了什么风头,那个张茂军太过强势了,今天就感觉好了很多,一起把季子强迎接进了乡政府,陪着华副县长说说工作,谈谈局势,聊聊家常,那个美啊。

    季子强在乡政府待了两个小时的样子,就说:“这次来我想看看你们水渠维修工程,所以我们就先去转转,一会回来在聊。”

    夏乡长看看天色昏暗,像是要下雨,就说:“要不我们给你详细的汇报一下吧,这里水渠工地还远,万一一会下雨了,路上稀泥烂滑的,怕不好走。”

    林逸也说:“季县长,你就坐这休息一下吧,平常你在县上也很辛苦,出来了就松散一下自己,我们也不揭发你,嘻嘻嘻。”

    季子强笑着说:“我是真想去看看的,不是做样子,上面拨点钱也不容易,我们不能马虎。”

    那林逸就说:“看来季县长是不放心我们啊,怕我们敷衍了事。”

    季子强看看她,开玩笑说:“是不是你在里面吃好处了,嗯,怕我去查看。”

    两个乡长就笑着大呼冤枉,一起陪着季子强去看工地了。

    也没开车,季子强喜欢这样随意的走走,这样的感觉也不错,几个人一路聊着,没有一点压力和拘束,看着野外的山景,没多长时间,也到了工地。

    一行人在夏乡长和林乡长带领下,对工程做了检查,季子强详细询问了修路款项的筹备情况,最后季子强再次强调了施工安全和民工生活问题,一直转了一两个小时,回到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到下午5点多了,季子强就说准备回城了,夏乡长和林县长再三挽留,这可是个零距离讨好上级的机会,要在平常,张书记在,他们那能像今天这样和季县长说怎么长时间的话呢。

    季子强也怕回去,知道这一两天不会安宁的,就答应了,在乡上吃个饭。

    夏乡长和林逸很是高兴,就张罗晚餐,乡上也就那条件,没有什么饕餮大餐,但菜的数量那是管够的,酒那是要喝够的,在这些地方的讲究就是“关系好,要喝倒,关系深,一口蒙,关系浅,喝一点,”不把客人喝翻,主人会痛不欲生的。

    季子强就有点麻烦了,他巧妙回绝,左冲右挡,终究是好汉架不住人多,猛虎敌不过群狼,在敬酒,碰酒,上级酒,关系酒,感谢酒,代表酒等等名目繁多的一阵阵猛烈的攻击下,季子强还是被他们放翻了。

    吃过饭,见时间不早了,季子强有点迷糊的的说:“今天酒喝多了,感谢你们的招待啊,我现在可以回城了吧。”

    林逸就建议道:“季县长,时间不早了,天都黑了,不如到乡镇府住宿一晚如何”

    季子强看看手表,都快七点过了,冬季天黑的早,又是一个阴天,到处黑黑一片。

    “我要回去的,每天事情多,等空闲一点了,什么时候在你们这好好的住几天”季子强晕晕乎乎的挥挥手,还是要走。

    大家又劝了几句,但见他坚持要走,只好一起把他送出来,这时候,林逸朝季子强笑着说道:“季县长,我明天也在政府半点事情,能不能今天搭你车回去”

    “行啊,这有什么不行的”季子强也没多想,就同意了,他们坐上了车,打开车灯,一路就往县城开去了。

    看着季子强的车缓缓离开,夏乡长微有一丝遗憾。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居然没能留下县长大人。

    林逸带来一丝寒冷,坐在了季子强的旁边,季子强见林逸的羽绒服下,仅仅穿了一件贴身的内衣,连毛线衣服都没有。光洁的脖子,修长而白晰,看上去很诱人。林逸的胸部好象很大,至少隔着厚厚的羽绒服还能感受到出来,这就更加证明她有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