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沙弥见眼前两位女施主明媚不可方物,如仙女下凡一般,已知绝非普通人,此时听到江可蕊说出这样的话,更是大惊,连诵了几句“阿弥陀佛”,心感念佛祖果然有通天彻地之能,说了声:“施主请稍等片刻,我去禀告方丈。  ”一路飞奔而出。

    季子强不禁摇头,道:“佛祖若是真有这样的能力,何以。。。。。?”

    “季子强,你不说话能成哑巴吗?”江可蕊忙截住了季子强的话:“你再说这样的话,我要赶你出去了。”

    季子强摊摊手,然后遥指飞奔而出的小沙弥说:“看这情形,方丈一会要过来了。”

    齐玉玲笑道:“这是千年古刹,方丈如果请我们去奉茶,也可沾染一些佛气的。”

    江可蕊点点头,又关照季子强一句:“如果方丈请我们去奉茶,你可不要信口开河。”

    呃?我是这样的人吗?季子强有些小小的郁闷。

    果然,不一会有两个年和尚过来,请他们到禅房奉茶,季子强跟在他们身后,来到厢房,一進门,看到一位须发全白的老僧,他一见季子强等人,合掌念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所为何来?”

    这方丈是一个老僧,大凡和尚都爱打机锋,季子强是不会和他计较这种玄之又玄的畿语有几分价值,笑道:“大师,若是按照佛家理论,我们到来,也算是一种机缘吧?”

    “阿弥陀佛,佛说尘间万事莫非前定,修得今生事,方得来世缘。大千世界亿万万人,能够相逢皆因缘分,方才听慧因来报,檀越一行给小寺行大功德,他日重塑我佛金身,当感念诸位檀越结下的善缘。身行慈、口行慈、意行慈、以时施、门不制止。檀越已占三慈,正是与佛有缘之人。”

    方丈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站立而起,右手单掌举起,行了一礼。

    旁边的夏局长忙说:“大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姓华……”

    方丈抬手制止住夏局长,说:“阿弥陀佛,这任檀越宽额方脸,目隐隐霸气外泄,该是久居官场高位,老衲有礼了。”

    季子强是早见识过和尚的看相本事的,其实说穿了也毫无出之处,和尚心性寡淡,感觉较敏锐,像自己这种久居高位,说一不二的人,身自然而然有股位者的气势,凭此猜出身份毫无出之处。

    季子强也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老和尚看了江可蕊和齐玉玲一眼,老和尚倒是能够做到美色过目不惊,道:“阿弥陀佛,两位女檀越都非常人,请在禅房稍坐,和尚给四位檀越奉茶。”

    方丈不用知客师傅,亲手给四人取出壁橱内的一套茶具,看瓷色已经有些年月了,但茶具瓷面光洁晶莹,杯子非常细巧,应该是一套价值不菲的珍贵茶具,然后对知客师傅说道:“速去烧一壶清明头场雨的无根水。”

    百年以的寺院大多自己栽有茶树,而且都是名品,和尚从一个了锁的壁橱取出一罐茶叶,倒入茶杯,还没沏茶,彷佛有一股茶香。

    然后,老和尚如入定了一般,端坐不语,静等知客僧的热水,稍停,知客僧取来刚烧好的无根水,将茶壶放在桌,掀开壶盖,水汽袅袅,等水稍温,说道:“四位檀越,这无根水取自清明第一场雨水,最是清澈不过,水性柔弱温顺……”

    边说边沏茶,老和尚先前看起来动作迟缓,并无殊胜的地方,然后,泡茶的时候,却显得端庄无,只见他先向西方恭敬地施了一礼,然后轻舒手臂,姿势从容,更且手法玄妙,举手抬足尽显大家风范。

    采摘于清明前的茶叶弯曲成螺状,边沿有一层均匀的细白绒毛,热水一泡,片片茶叶舒展开来,在水展现原来的形状,茶水碧绿,香气四溢。

    季子强这些年也对茶道有所深悟,不由地赞道:“方丈大师,果然是好茶。”

    “好茶奉与好客。”

    季子强等四人,也算是喝过许多好茶的,这时候见苦心方丈行云流水般沏完茶,各自端过茶杯,先在鼻端一闻,有神清气爽之感。。。。。。季子强赞道:“方丈大师,这茶已非凡品,饮了此杯,只怕以后要常常想到圣水寺讨茶喝了。”

    老和尚道:“阿弥陀佛,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江可蕊笑吟吟地问:“大师,你看我运势如何?”

    “善哉,善哉,施主鼻尖红润,隐隐有光泽,这是旺夫的运势。”

    江可蕊一听,心欢喜异常、

    齐玉玲忙问:“大师,你看看我的财运如何?”

    方丈看了两眼,颇为圆滑,说道:“善哉,善哉,女檀越也是富贵之相,一生多遇贵人,记得多行善事,多结善缘,则必能诸事周全……”

    齐玉玲心里很是高兴的,指了指季子强,对老和尚说:“你看看这位任施主怎么样?”

    和尚端详了季子强一阵,说道:“任檀越,你的面相更是大富大贵之相,若是多做善事,结善缘,前途不可限量。不过,修身重在修心,若是心常怀善念,行善事,以天下苍生为念,远到寺庙烧香拜佛有益。”

    季子强双手合十,说声:“阿弥陀佛。”但心很是不以为然,这样的套话,拥在谁身都是没错的,和尚道士的所谓畿语,其实大多可以翻来覆去進行不同的解释。

    出了方丈的禅房,季子强等人又在寺院的后山去转了好大一圈,这里之所以叫圣水寺,是因为沿着山路有好几个地下冒出的清泉,水质清冽可口,很多人都带着水杯在喝,不过季子强他们却没有这样做。

    这一圈转下来之后,几个小时也过去了,大家今天奔波劳累了这么长的时间,早已经饥渴难耐,夏局长给季子强说:“季書記,那我们回城吧,我在市里早准备好了晚餐。”

    这夏局长今天请季子强出来,不过也是想要和季子强走的更近一点,这宗教局你一般人可不要小看了,也是一个肥的流油的单位,每年国家给的费用很多,再加各个寺院孝敬一些,局长过气来很是舒坦,但正因为如此,这个位置很多人也都盯得紧,夏局长过去是杨喻义的人,现在最希望的是和季子强能拉关系,投靠过来。

    1051

    季子强看看江可蕊和齐玉玲,他是知道的,江可蕊胃不好,饿不得,也涨不得,饿过了头,根本都没有胃口了,他估计齐玉玲也差不多,好像国没有胃病的女人不多吧?嗯,都是小时候挑嘴饿出的毛病。

    季子强对夏局长说:“算了,在明山区随便找个地方吃点。”

    夏局长忙说:“季書記,这明山区能有什么高档的饭店,我看。。。。。”

    刚说到这里,他看到季子强淡淡的瞅了他一眼,他一下打住了话头,不敢往下说了。

    季子强转头对小周说:“你知道明山区有什么好点的饭店吗,主要是干净,卫生。”

    小周点头说:“有几个饭店还成。”

    “那这样吧。”

    夏局长再也不敢乱说话了,赶忙吆喝着自己的司机,还有带来的一两个随从,一起车往区开去。

    到了一个饭店的门口,季子强他们停住了车,今天出来的时候,为了不引人注目,季子强没有让开自己的车,是一辆很普通的北京212,现在休假政府和市委的领导都很注意这事情的,万一遇到个热心的群众,一看是小牌号的汽车,给你弄一张公车私用的照片发到去,害不死你不算害。

    進酒楼后,小周和夏局长的司机说到下面这几吃点东西,但季子强看看今天人也不多,也没有什么公事,说:“小周你们几个都去,我们一起吃。”

    小周也没说什么,这样的情况也经常有,除非是谈事情,或者是正规的应酬,一般私事的时候,季子强还是很照顾司机们的。

    季子强三楼包间,三楼的结构有些特别,包间是开放式的靠窗一溜子,然后间有个小厅,可以放五六张桌子,这时候间有一桌年轻人正在拼酒,喝五吆六的,肆无忌惮。

    江可蕊和齐玉玲走在前面的,准备去南边靠窗的那个开放式包间,她们两个带着墨镜,但遮不住美丽容颜。有一个声音怪叫着:“啊哈,来了两个大美女。美女,把墨镜摘下来给哥瞧瞧长得漂不漂亮。”

    季子强暗暗皱眉,看了眼发出怪叫的小青年,见他至少七八分酒意,长得细皮白肉的,头发理得很夸张,只剩下间一簇,其余剃得雪白光亮,再看看他身边那几个人,估计是几个小纨绔。

    季子强虽然心窝火,有点不高兴,但不想将事情闹大,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偏偏那个惹了祸的纨绔不识相,见江可蕊她们脚步不停,似乎没听到他的叫声,小纨绔有些不乐意了,拍了拍桌子,叫道:“喂,美女,叫你摘下墨镜没听到吗?摆什么酷啊?小心踢到地板摔一跤啊。”

    本书来自  <ahrefhttpbookhtmltargetblank>httpbookhtml<a>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