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这依然不过是一个心理战,只要苏良世收回了计划,一切都会风平浪静,没有人会为此受到影响,包括翟清尘,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相反,他还会感谢自己的出手援助。

    江可蕊看季子强好半天都没有说话,问:“你一个人傻想什么呢,当我是空气啊。”

    季子强反应过来,呵呵的笑着,说:“知道现在什么最珍贵吗?那是良好的空气啊,所以不要小看空气,你是我的空气,我的生命。”

    江可蕊一脸的痛苦,说:“老大,老大,你拉倒吧,这么肉麻的,记得那时候你追我的时候,说我是树,你是藤,还说我是水,你是鱼。现在我又变成空气了,这整的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季子强也让自己的肉麻给感动了,他一把抱住了江可蕊,连连亲了几口,急的江可蕊奋力的推着他,嘴里慌乱的说:“你作死啊,小雨和老妈他们都在卧室,你一点都不害羞。”

    季子强瘪瘪嘴,说:“亲自己的老婆有什么害羞的,真是的,我还要亲。”说完嘴又去了。

    江可蕊可是没有季子强那么脸厚的,生怕老妈他们从卧室出来,那多丢人,都几十岁的老夫老妻了,还搞这霉事情,她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跑去。

    但显然的,江可蕊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卧室大家都知道,那里面是没有出口的,当然,有窗户,不过在三楼的窗户,江可蕊是没有勇气随便跳下去的。

    所以当季子强在卧室里抓住江可蕊的时候,江可蕊也只能认命了,哎,这不到一百斤的肉,随便你啃吧。

    他们相拥在一起,没有打开卧室的灯光,这样,他们在相拥的时候可以看见对面人家亮灯的窗户斑驳的图案,那图案被感觉记忆的彩色墨汁重新唤起,现在浮现眼前,象纸牌一样,那充满生命力的天空赤~裸着,象她轻軟薄罩裙下的身体。

    江可蕊俯身躺下了,向季子强展示她微微抬起的肩胛骨,展示她沿着脊骨的弯曲呈现的花蕾,展示她紧绷绷、窄窄的臀穿在衣衫里显示出的膨胀,还有她那双女学生式的大腿。季子强目不转睛、嘴唇干涩,夜色调节着他的欲|望,他全神惯注,心旌摇曳。

    1050

    江可蕊颤抖着,季子强吻着她张开的唇角和火烫的耳垂,看着江可蕊的脸,清晰异常,仿佛放射着它自身微弱的光焰,她的双腿,她美丽、健康的双腿,合得不很紧,当季子强的手放在它要寻觅的位置时,一种梦幻般怪异的表情,半是愉快,半是痛苦,显现在两张帅气和美丽的脸。

    她的头梦幻般轻柔地、微微弯斜,那动作几乎是哀怨的,用她丰润的唇摩挲季子强的,想摆脱那爱的痛楚,而后季子强的爱又会躲开,头发神经质地一甩,接着再幽幽地靠近,让自己的唇寄满她微张的小嘴,季子强已准备把一切慷溉地交与她,自己的心、自己的喉、自己的五脏六腑。。。。。

    第二天是周末,季子强昨晚活动了一下,今天起床吃过早餐后,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等起来的时候已经又到午饭的时候了,季子强感到这一天过的实在是无聊,准备吃完饭到办公室去一趟,没想到饭还没吃,峰峡县的齐玉玲打来了电话,说自己到市里来了,有点工作要汇报一下,顺便的给季子强带了一点土特产,季子强觉得那请齐玉玲到家里来一起吃顿饭,反正江可蕊已经弄了几个菜了,儿子和老妈他们也都大清早和王稼祥两口子一起出去踏青了,家里也是很清闲。

    齐玉玲迟疑了一下,但季子强说的干脆,她也不多推辞,一会到了季子强的家里。

    江可蕊也是认识齐玉玲的,当初在新屏市的时候,两人都是较熟悉,加了几个菜,一边吃饭,一边齐玉玲把峰峡县的工作汇报了一下,特别说到了氮肥厂的那个厂长,最近县委和政府组织了联合清查小组,这一下查出了他很多的问题。

    季子强有点忿忿然的说:“好好的一个工厂,是让这样的人给弄坏了,几百号工人吃饭都成了问题,这样的干部,一定要严惩。”

    齐玉玲说:“是啊,而且还查出了他过去和白县长有很多问题,所以我是来请示一下,我想检察院。”

    “,我同意。”季子强说的义愤填膺的。

    江可蕊在旁边瞪了他一眼,说:“你看看你,稍微有点事情都激动。”

    齐玉玲也笑笑说:“季書記这个是嫉恶如仇。”

    季子强也消了消气,说:“我真的看不惯这样的干部,忍不住的要生气。”

    这里吃着饭,一会市宗教局的夏局长打来了电话,问季子强今天有没有时间,前些天说好的,一起到北江市圣水寺去的。

    季子强哎呀一声,说:“夏局长,你不提醒我今天真还给忘记了,现在这记性啊,我看看我手的事情,要不不忙我过去。”

    这个圣水寺是在明山区的地盘一个老寺院了,过去没有太重视,去年国家宗教局到北江市发现了这个地方,说这个寺始建于西晋太康三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不仅因为山明水秀,殿宇巍峨,更由于它有一座极其稀少的舍利宝塔。

    这一下,国家宗教局报了国务院,不仅把圣水寺立为全国汉族地区佛教重点寺院,还拨付了千万元的资金,专门修缮了一番,这一下值钱了,很多省内外的信男善女们也过来的不少,季子强去年实在是太忙,连开寺庆典都没有亲自参加,最近这个夏局长汇报了几次,季子强觉得自己那过去转转吧,也答应了,没想到昨晚和江可蕊那么一激动,又把这事忘记了。

    江可蕊有时候还是很信这个的,一听说人家邀请季子强到哪里去,连声说:“去,去,刚好今天我也清闲,我们一起去呀,玉玲也去吧。”

    季子强看看窗外艳阳高照,春光明媚,也说:“那行,玉玲同志一起吧。”

    齐玉玲肯定不能拒绝季子强夫妇的邀请,三人吃晚饭,季子强叫来小周的车,通知了宗教局的夏局长,一行人往圣水寺去了。

    到寺门外下车后,浩浩荡荡地走進寺庙礼佛,几人,唯有季子强算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其他的,如江可蕊,包括齐玉玲,心还是多多少少有点信奉神明,只是在外人的面前她们肯定说不信。

    進入山门,门外国道车水马龙的喧嚣忽然间消失了,丛林修竹之间清风送爽,完全是超然世外的感觉,这座寺修建于三山之间,风景优美,保存着古代佛教胜地的建筑结构,处处透出不同于普通寺庙的特色。

    季子强和夏局长他们四个人進山门后,穿过阿耨莲池、天王殿、大雄宝殿,来到舍利殿。见舍利殿面宽五间,重檐歇山黄琉璃顶建筑,高约十三米。殿前屏门,浮雕绮丽,殿后壁外有四幅护法神雕,形象威武生动,横匾“光明庄严”挂于南面。殿正是高七米的石塔,内放置七宝镶嵌的“舍利放光”佛龛,石塔后面供置释迦牟尼卧佛像,长约四米。

    季子强完全是带着欣赏古代建筑风格和观赏物的心情陪同江可蕊和齐玉玲来游玩的,但江可蕊不同了,一到舍利殿门口,看看左右没人注意自己,盈盈拜倒,活脱脱一个虔诚的信女形象。跟随她身侧的齐玉玲到底不敢有所表示,但也是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

    好在夏局长来得时候,已经通知过圣水寺的管事,在季子强他们到来的时候,很多大殿暂不开放,季子强他们几个人。

    这齐玉玲小声问道:“季書記,不拜一拜?”

    “唔。我不信佛的。。。。。。”季子强摆着手说。

    江可蕊起身时瞪了他一眼,道:“不管信不信,不准在寺里说亵渎我佛的话,这里供奉着我佛的舍利呢。不是别的寺庙可以拟。”

    季子强耸耸肩,对齐玉玲做个鬼脸,便不再开口。

    殿内门口两侧摆放着一桌椅,有知客僧坐在后面书写施舍香火钱的香客姓名,施舍五十元香火钱的香客,小沙弥恭恭敬敬地将名字写下来,将来和尚做功课的时候,在诵经声,这些香客的名字会供奉在佛像前,同沾佛光。

    江可蕊出发前准备了现金,从包里摸出一千元来,投進功德箱,小沙弥忙连诵佛号,恭恭敬敬地请江可蕊留下名字。

    这边齐玉玲依样学样,也拿出一叠崭新的人民币投入功德箱。

    小沙弥噗通一声跪在佛像前,念了一阵经书,然后站起身请两位女施主留下大名,江可蕊摇摇头,说道:“不必了,我佛面前,众生平等,若留下名字,反显得心有世俗之欲,不够虔诚。”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