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再聊几句,苏厉羽说:“对了,老爸,你可要把你们省政府的作风抓一抓了。  ”

    “奥,什么事情啊?”苏良世夹起了一片蔬菜,放進嘴里,眼睛却看着女儿苏厉羽。

    苏厉羽若无其事的说:“我今天看到阿琴在写一个报道,恩,是和我坐在一个办公室的那个女记者,好像有一次你还见过她。”

    苏良世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还是有点茫然的摇摇头,自己每天见的人太多了,哪里还记得有这样一个女孩:“她怎么了,写的什么?。”

    “我大概瞅了几眼,好像写的是你们省委的一个高级领导,带着一个姓黄的生意人,硬性的给北江市新城筹建组施压,一定要让他们把标交给这家公司,所以我提醒一下你,这样弄的人家下面意见很大,所以你管管你们的属下。”

    苏厉羽说的满不在乎的,但听在了苏良世的耳朵里那是一个炸弹一样,他很快的眯起了烟,说:“面说是哪位领导了吗?还有啊,这个消息她是从面地方得来的。”

    苏厉羽摇摇头,说:“面没有指名道姓,消息好像是他从钢厂筹建指挥部得到的消息吧,我也没详细的问。”

    苏良世放下了筷子,这个信息太重要了,他凝神思索片刻,说:“她准备什么时候发?”

    “恩,好像她说等几天,等招标一结束,那时候发表具有更大的效果。”

    1049

    苏良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绝不相信消息是筹建指挥部的一般干部传出来的,这一点苏良世有感觉,应该这是季子强采取的一步反制措施,更可怕的是,他要等到招标完成之后,等黄公子标之后他才发起这个攻击,这样恶毒的设计,也只有季子强能想的出来,再说了,从那个记者很笃定的说招标完发,显然要有绝对的实权人物才能让她这个想法实现,也许这次的反击不仅仅是季子强一个人的反击,叶眉她们说不也都参与進来了,是等着招标完成,给自己沉重的一击。

    那样的话,后果是严重的,人们很快会联想到自己,这会不会成为李云和叶眉他们对自己展开的一个毁灭性打击呢?

    苏良世必须要认真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了。

    但他不能表现出过于关注的神态,他先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然后说:“奥,这样啊,我到时候问问北江市,这事情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我要制止这种行为,不管他是谁,都不能破坏这个公正,透明的招标。”

    苏厉羽邹了一下眉头,老爹啊老爹,到现在你还装?

    但装装吧,终究他是自己的老爹,自己也只能原谅他了。

    苏厉羽说:“我也不太清楚,是那么一说,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也是谣言满天飞。”

    “是啊,是啊,现在社会,什么最多,那是谣言最多。”

    苏良世现在也没有心情吃饭了,陪着女儿,又说了一会话,苏厉羽要走了,说晚还要写个稿件,苏良世又叮嘱了好一会,让她注意身体,好好吃饭什么的,这才送走了女儿。

    坐在客厅里的苏良世这个时候要认真的思考一下心的问题了,情况很不好啊,一旦季子强展开攻击,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自己很难全身而退,特别是自己现在和李云的分歧也越来越大,平常自己总是尽量的掩饰住自己所有的破绽,让他们无从下手,而这次,形势会对自己很不利,一旦稿件在报纸发表,老百姓必然的会沸腾起来。

    想到这里,苏良世也是摇摇头,你说现在的老百姓都是怎么了,屁大个事情,他们先嚷嚷的不得了,好像真的都是纳税人一样,一年交了那么一点税,什么事情都看不惯,下到街道的公厕,到世界的和平,什么事情都想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该操心的事情他们要操心,不该操心的事情他们也要操心,自己月底都没钱花的人,还经常批评李嘉诚,哎。

    但不得不说,现在的民主和前些年是有很大的差别,通过民的呼吁和揭露,很多高官都黯然下马,一旦季子强使用了这个方式,自己要应对的不是季子强一个人了,在他的后面会有千千万万的大军,那样自己真的会陷入一次危机啊。

    苏良世一下从沙发站了起来,他在客厅里慢慢的绕起了圈子,他决定了,自己必须停止这个件事情,虽然从心理讲,苏良世感到有些憋气,自己本来是想收拾一下季子强的,没想到季子强却要借助这个机会,对自己展开一次凶猛的反击,自己这次真有点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味道了。

    但算是不舒服,还是必须要停止这个举动,不能有丝毫的迟疑,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自己要化解掉季子强的这个计划,当他们的招标没有黄公子出现的时候,这篇章也一钱不值,让他们空欢喜一趟。

    可是接下来,苏良世面临的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那是怎么能让已经开动的这个机器停止下来,难怪季子强这次把球踢到了翟清尘的脚下,这已经快一周时间了,自己还问过翟清尘,他说情况一切良好,看样子季子强正是希望让黄公子标,对的,他是这个想法,这个恶毒的家伙。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要让黄公子自己离开,还不能怪罪到自己和翟清尘的头,要让这个事情很自然的形成,确实也是一个较费神的事情。

    苏良世邹起了眉头,过了好一会,苏良世才缓缓的坐在了沙发,脸露出了一种淡然的微笑,好吧,既然你季子强想玩,我也不能这样轻易的鸣金收兵,那我们好好的玩一把,看看是谁的运气更好吧。

    苏良世很快的拨打了一个电话:“嗯,我苏良世啊,李厅长,你到我这里来一趟。”

    对面电话那个公安厅的第二副厅长李建波忙讨好的说:“省长在家还是在办公室,我正想过去看看你的,我这刚好有人淘到了一个玉簪,想请省长你给鉴别一下真伪的。”

    苏良世微微一笑,说:“我在家里,不过啊老李,你这可是在为难我了,我这是看着玩的,达不到那种甄别真假的水平。”

    “嘿嘿,随便看看吧。我立马过去。”

    放下电话,苏良世微微的笑了,自言自语的说,季子强啊季子强,我不仅要让你的计划落空,我还要让你难逃厄运。

    季子强绝对是一点都没有想到,他以为他的反制已经让苏良世难以还手了,现在苏良世能做的也是劝说黄公子离开北江市,撤出招标。

    但实际绝不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因为他所面对的是苏良世,是一个在陷阱和圈套跳舞的人,这些年了,苏良世经历过的风险已经很多很多,他都挺过来了,走到了今天这个位高权重的位置,绝不是偶然,谁也不要像小看他。

    但季子强显然是有点自以为是了,这个晚,他根本都没有去再想这个问题,当吃完晚饭,翟清尘给他打来电话的时候,季子强靠在沙发,悠哉悠哉的说:“事情差不多已经解决了,你还是按你的進程走吧。”

    翟清尘咋一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惊疑不定,这有点玄乎了,自己今天根本都没有听到什么关于黄公子的消息,难道季子强这样摆平了此事?这也太神乎了一点。

    “季書記的意思是说不会让黄公子标了?”

    “是啊,肯定会是如此。”

    “这,書記方便透漏一下具体的措施吗?”翟清尘小心的问。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恩,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反正你按你的程序走,其他的不用管了,最好不要把你也牵扯進来。”

    “这样啊,好好,那我不多问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给你通报的。”在翟清尘的心里,还是很感激季子强的,虽然两人分属不同的阵营,但季子强这次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很大的忙,让自己没有夹在她们的间难受,也不会引起苏省长和黄公子对自己的反感,这真不容易啊。

    一直听着季子强打电话的江可蕊看了一眼他,说:“你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啊。”

    “瞎说,我都是光明正大的。哪有阴谋诡计。”但说这些话的时候,季子强的底气并不太足,仔细的想想,自己似乎还是利用了苏厉羽。

    季子强摇摇头,甩掉了心那个小小的内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明明看到圈套,而往里面钻吧,当然了,自己也绝不会真的把这个件事情爆料出去,要知道,登报揭露事情,利用舆论发力,在很多的时候是双面刃,砍倒了对方,也会割伤自己。

    一旦报纸发表了这个消息,首先会扯出黄公子的背景,那样的话,远在北京的黄副部长肯定也会受到波及,他能放过自己吗?算他这次不和自己计较,但这个叶子肯定是结下来了,万一有一天自己落在了他的手,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