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应该怎么做呢?

    季子强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陷入了深思之中。

    1048

    中午,季子强还参见了一个宴会,是总后的一个首长过来视察特种钢厂,季子强陪着喝了不少的酒,这些军人的酒量真是不错,今天季子强才算是真正的领教了一次,比起上次在北京陪张副部长喝,那可是要艰巨的多。

    吃完了饭,季子强和翟清尘等人吧对方送到了宾馆之后,一脚高一脚低走到停车场,发改委的吉主任见季子强有点摇摇晃晃的走不稳路,忙下车一手搀着一个,道:“季書記,要不要先去蒸一蒸?醒醒酒?”

    “呃?不用,直接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就成了。”

    回到办公室,季子强还算清醒,说道:“吉主任,你也休息一下吧,我这边没事,洗个澡就好了。”

    吉琼玉连声称好,殷勤地扶住季子强到沙发上,说道:“今天書記你喝的真多,这样会伤身。你坐坐,我帮你放好水”

    醉眼惺忪中,季子强觉得吉琼玉的样子有些妩媚,她帮季子强泡好了茶,走到窗前,把季子强房间的窗子全部打开,冷风吹進来,让他感觉稍稍有些清醒。

    “書記你多喝几杯浓茶,硬酒来势汹汹,但醒得也快。”

    吉琼玉完全是一副大姐姐的样子,给季子强的茶杯注满水,逼着他连喝三大杯,又倒满水,季子强苦着脸说道:“不行了,我要去放掉一些。”站起身去卫生间。

    吉琼玉笑笑,对他的粗鲁有些听而不闻,等他回来,见季子强的眼睛清澈了一些,吉琼玉问:“怎么样?好些了?”

    “好些了,已经看的清楚你了。”

    “哈哈哈,搞了半天你刚才都没认出我啊。”但说完之后,又觉得这样的话好像有点暧昧了,吉琼玉脸红了红。

    季子强也是心里一动,但很快就约束住自己心猿意马的情绪,说:“现在可以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今天你没少喝。”

    “我没事,我帮你放水。”

    “不用,不用,我用淋浴冲一下就成了。”季子强赶忙打发吉琼玉离开,自己的小名自己知道,万一一会自己激动起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打发走了吉琼玉,季子强就冲了个澡,酒劲也散去了,在稍微的在里间迷糊了一会,就到了上班的时间,这个时候的季子强就完全的清醒了,开始不断的接电话,打电话,正常的展开了工作,

    一会,却见秘书小刘進来说:“書記,苏记者来了,说想见见你。”

    “奥,好吧,请她進来。”

    季子强站了起来,很客气的等待了一两分钟,这苏厉羽就笑着走進了办公室。

    “苏记者,今天来是采访什么啊?”季子强很亲切的问。

    苏厉羽说:“想让書記你给特种钢材筹备指挥部大个招呼,我准备做一个专访。”

    “这还需要我打招呼,以苏记者的作风,什么样的采访完不成。”

    “看你说的,好像我这人很难纏一样。”苏厉羽笑开花的说。

    季子强肯定是要给苏厉羽帮忙的,他拿起了电话,给那面的岳副市长挂过去,问了几句,然后就说了苏厉羽的这个采访问题,让岳副市长安排一下,预约个时间。

    岳副市长也答应了,约在了明天一早,让苏厉羽到拆迁临时指挥部去见他。

    放下电话,季子强说:“ok了,明天你自己过去。”

    “那成,谢谢書記你了。对了季書記,你这里还有什么新闻没有。”苏厉羽问。

    季子强刚要摇头说没有,却想到了今天一直都在头大的问题,就说:“有倒是有一点,但就怕你不敢写。”

    苏厉羽笑了,说:“你真太小看我了,还有我不敢写的新闻。”

    季子强点点头,说:“这样吧,你帮我介绍一个你们社里资深的记者,我准备给他爆料一点东西。”

    苏厉羽一下就把眼睛睁大了,看着季子强,说:“不会吧,你还有料?那就给我呗,我们这关系多铁,是不是。”说话中,苏厉羽就靠了过来,一脸的妩媚。

    季子强赶忙说:“打住,打住,你不要这样对我笑,我有点受不了了。”

    苏厉羽嘻嘻嘻的继续笑着说:“那你给不给我?”

    季子强眉头皱了起来,说:“这个事情啊,我不想让你参合,你要知道,这涉及的省政府的高官,你不适合啊。”

    苏厉羽愣了愣,省政府的高官,那最高的也就是老爹了,季子强该不会想要爆料老爹的什么事情吧?在想想,应该不会的,否则他怎么跟自己说。

    “你先说说,什么事情?”苏厉羽也谨慎了一点,没有刚才口气那么大了。

    季子强说:“你记得有一次我们和二公子去那个私人会所的事情吗?就是我第一次见你的那个时候、”

    这苏厉羽怎么能忘记呢。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虽然那些记忆现在已经残存的不多,但季子强就是那次走進了自己的心灵,这些年了,自己总是难以忘怀那天季子强潇洒的举止,但其他的东西,苏厉羽就有些模糊了,他看着季子强,点点头。

    “哪次我们和一个姓黄的小子打了一架,这你没忘记吧。”

    苏厉羽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想了起来,但还是满眼疑惑的看着季子强,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事情。

    季子强停顿一下,若有所思的说:“其实这个人是北京一个高官的公子,但这次,我们省里有一个领导,专门把他介绍到我们新城基建的项目中来,而且,还很是露骨的要求我们用这小子的公司,问题是这小子的报价要比别人高了许多。”

    苏厉羽有点发呆的看着季子强,好一会才说:“那这个省里的领导是谁?”

    季子强叹口气,摇摇头说:“你应该知道是谁。”

    苏厉羽就完全的愣住了,她嘴唇来回的动了几次,却说不出话来,季子强的这个信息太过突然了,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啊,就算她有着记者的操守和道德,但总不能女儿爆料老子吧,这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这样愣了好一会,苏厉羽才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说:“能不爆料吗?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季子强点头说:“当然可以啊,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处理,所以只好出此下策,希望通过媒体的曝光,来阻止这个行为、”

    “恩,我理解你,这样,我回家劝说老爹,让他把那个什么破公子弄走,这样该可以了吧?”

    季子强想了想,说:“不错,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没问题都没有了。只是你能成吗?”

    苏厉羽一咬牙,说:“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我来想办法,总不能真的等到你最后爆料出来,和我老爹伤了和气吧,说不定这一爆料,还会对我老爹的工作形成很大的影响呢?”

    “恩,这倒也是,那就拜托你了。”

    季子强说的很真诚,但不得不说,今天他是利用了一次苏厉羽,但能有什么办法呢,只有这样,才能让苏良世收敛起来,自己吞下他自己种植的苦果,这也能让自己避免和黄公子发生太大的冲突。

    苏厉羽的情绪很不好,她没有想到老爹怎么能这样做,自己天天到处去揭露社会的不公,到处去挑问题,现在没想到自己老爹也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情况,自己一定要要阻止他这样做,但自己应该怎么说呢?老爹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固执的人,要有一个他必须接受的方式,不然真的闹到了哪一步,他和季子强就只能成为仇人了,季子强这个人自己还是知道的,嫉恶如仇,他绝对不会容忍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这个交易。

    到了下班之后,苏厉羽就回到了省委家属院,老爹还没有回来,苏厉羽很安静的在家里待着,一直等着老爹回家。

    苏良世今天也是很忙的,出席了几个会议,下午有参加了一个应酬,吃了一半就离开了酒店,回来一看自己的宝贝女儿也在,很是高兴的说:“厉羽,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吃饭了没有啊。”

    “吃过了,我一会就走。”

    “多在家里待一会吧,我还没有吃饱,你陪我吃饭聊聊最近都在忙什么呢?”

    苏厉羽的老妈也过来了,一面接过了苏良世的手里的东西,一面对阿姨说:“快弄点吃的,老苏一定是参见宴会了。”

    苏良世说:“哎,就没有再外面吃好过一次,还是家里的家常菜可口啊。”

    不多时,苏厉羽就和苏良世坐在了餐桌旁,苏厉羽是不吃的,就陪着老爹东拉西扯的说着最近自己的工作啊,生活啊,苏良世问她有没有对象了,苏厉羽就嘿嘿的笑,说自己不找,等过几年再说。

    苏良世叹息着,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这个女儿啊,从小都是自主惯了的,而且啊,自己的工作也实在是太忙了,根本都照顾不到她的生活,想想这些,苏良世心里也是很内疚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