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劳县长一听季子强也同意这个方案了,心里也是很高兴,赶忙给季子强发上烟,说:“書記在看看还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

    季子强说:“就是在采取这个方式的时候,一定要志愿,不能给下面的企业搞摊派,人家谁想学自己来。”

    劳县长一愣,心里说,这季書記就是厉害,我们原来都研究好了的,等这个方案市里一批,马上给下面企业下指标,根据员工多少,按比例学习,你不来也可以,但该交的学费你是一定要交上来的,但季書記现在看出了这个问题,看来是不能搞了。

    劳县长咳嗽一声,掩盖了一下自己惊讶的表情,说:“好好,这一点我记住了,書記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要注意。”

    “其他的没有了,总的还是不错,我就说过,只要我们认真的想,一定能有好办法,现在说说留守儿童的问题。”季子强适时的夸奖了对方一句。

    1045

    劳县长就掩不住的笑着,乐嘻嘻的有回报了留守儿童问题,但这个问题听起来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无外乎就是在每个村里组织一个妇女协会,专门照看这些儿童,把他们集中起来睡觉,上学,吃饭。

    但资金的出处却是比较含糊,说是县上从办公费用里面挤一挤,但挤多少?能不能持续坚持下去,上面都还是比较含糊的。

    当然,这个问题季子强自己也有了预案,就说:“这个儿童试点方案不太清晰,我看这样,我们应该给他们成立一个托管基金组织,基金要专款专用,我会从市里企业想想办法,你们也可以发动社会力量给予捐赠,同时,儿童的父母们也应该拿出一点,这样才能让这项工作持续下去,这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问题,我们要做好长期坚持的准备。”

    劳县长眼前一亮,忙拿出了笔和笔记本,记下了季子强的指示,一面连连点头,说:“有了这个组织,我想县里的很多企业也会捐助,这样下来,孩子们就有保障了。”

    “恩,这里面同样要注意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对资金的监管必须到位,不能让资金出现问题,第二个,那就是要鉴别好留守儿童的这真实性,家长在的,绝不能搭顺风车,所以接下来你们的工作还很多,一定要做细致、”

    “是是,我回去之后马上研究下面的具体细节问题,争取尽快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

    这两个问题大概已经有了眉目,季子强也就心里轻松了一点,又叮嘱几句,这才打发掉劳县长。

    刚休息了一会,看了几个文件,王稼祥敲门走了進来,季子强点点头,说:“稼祥同志。最近我可听说你红火的很,那些老板天天请你喝酒,打牌,泡澡的,你可要注意一点,不要给我弄出了问题。”

    说着话,季子强就从办公椅上起来了,伸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到了王稼祥坐的沙发旁,也没坐下,站在那里来回的扭动着腰。

    王稼祥大呼冤枉:“老大啊,这是哪个人在背后嚼我的舌根呢。这不是陷害我吗”

    ≈quot;陷害你?那你说说是不是事实。≈quot;

    王稼祥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说:“你说我能怎么办呢,我现在管的是新城,那些客上,材料供应商们天天纠纏着要请我吃饭,有的可以推,但有的客商还是很重要的,我不能一点面子不给,老大你想下,每天到我工地上去的何止几十上百个老板,我不能都拒绝啊。”

    对这样的情况,季子强其实也是理解的:“呵呵,总之你还是去了吗,所以我听到的不错,但你可要记住,你现在干的事比较明感的工作,第一不要太招摇,第二不要以为个人的爱好影响到了工作的公正。”

    “这你放心吧老大,我给你透露一下,我去吃的,往往都是我准备废掉的,那就相当于是一个诀别宴会,真正想用的,我才不去吃呢,吃了最后就不好讲价了。”

    季子强听着王稼祥的歪~理邪~说,也是很无奈的摇摇头。

    但接下来王稼祥说的事情就让季子强邹起了眉头,王稼祥说黄公子和薛老板也来报价了,价格比起其他前来投标的企业要高出百分之20左右,但从最近几天的形势看,似乎翟清尘正在给筹备组合招标办定调,暗示着想要用黄公子的企业,他的口气就是说质量第一,我们做的事百年工程,不能只看眼前的价格。

    季子强眯起了眼,事情果然朝着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了,至于什么质量第一,这话不错,谁都会说,谁都也懂,问题是质量这个借口就没有一个真实可行的衡量标准,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找一个借口,来完成自己的设想。

    “那么你们筹建处和招标办是什么看法。”

    “筹建处肯定大家意见很大,但筹建处在招标的时候没有多少权限,主要是招标办的那些人现在有些动摇了,因为对方来头很大,很多人也知道黄公子的底细了,所以谁也不想得罪这样的一个人。”

    是啊,这样的情况季子强也是可以想象,公家的事情,得罪别人,谁会去做这样愚蠢的事情呢,除非是自己这样憨厚的人,才能干的出来,其他人都聪明的很。

    季子强在办公室来回的走了几圈,这个问题已经摆在眼前了,自己该如何下手呢?继续把皮球踢下去?但踢给谁?现在翟清尘已经接住了自己的这个皮球,他在按最适合他自己的方式处理着整个问题,自己难道真的熟视无睹的任他这样做,任凭他把国家的利益当作人情送给黄公子,以换取他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吗?

    这肯定是不行的,现在在家只有拿出手段来,迫使翟清尘回到正确的轨迹上来,这样做肯定是要费点力气,最后说不上就要和翟清尘开启战端了,但除此之外,自己也没有其他选择。

    “行,我知道了,家祥,对新城基础建设招标这一块,有什么异动,你要及时和我联系。”季子强也怕翟清尘突然的给自己搞个袭击。

    王稼祥连连点头,说:“那是肯定的,我今天就是来给你汇报这个情况的,其实我也想过了,这事情也许就是有人给你下的圈套,要不你就不要管,我出面闹腾一下,给他把事情搅黄。”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你未必是翟清尘的对手,这是其一,其二啊,难道你出面就和我没有关系了吗?那是自欺欺人的,你应该摆脱不掉我的烙印,你做的,最后帐还是要算到我的头上。”

    “奥,是吗?这是不是说我已经成了你的嫡系那以后你可要多给我开点小灶啊。”

    ≈quot;嘿嘿,你就回家枕两个枕头,好好的想这个美事情吧。≈quot;

    “哎,看来我真惨,便宜占不上,还要跟着你担惊受怕。”

    “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季子强说完之后,就拿起了电话,自己必须要和翟清尘好好的谈谈这个事情了,自己要给他施加足够的压力,让他明白,这样做事绝对行不通。

    季子强一面拨着电话号码,一面对王稼祥说:“行了,你赶快撤吧,一会清尘同志看你在这里,会引起联想的。”

    “那怕什么啊,反正我已经是个明面上的目标了。”说是这样说,但王稼祥还是站了起来,给季子强挥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季子强拿着话筒,在第二声振铃后,翟清尘就接通了电话:“喂,季書記你好。”

    “清尘同志啊,忙不忙、”

    “忙,但書記有什么指示再忙我也会执行。”

    季子强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两声,这小子真的够圆滑低调的,但做出的事情却一点都不胆怯,季子强不紧不慢的说:“清尘同志你客气了,要是有时间的话,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可以吗?”

    “当然,我这里有一点点事情,20分钟之后就到你办公室。”

    “恩,不用赶时间。”

    放下电话,季子强冷冷的笑了笑,既然你翟清尘死心塌地的跟着苏良世跑,连良心都不要的为他卖命,那就不要怪我季子强翻脸无情了,我要让你自己吞噬下你种的恶果,迫使你出尔反尔,去拒绝黄公子。

    这样想着,季子强的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神情。

    实际上,此刻的翟清尘正在和黄公子,还有薛老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黄公子在北江市已经来到一周时间了,从那天苏良世介绍他认识了翟清尘,自己让从北京带来那个女孩给翟清尘好好的上了一课之后,这个翟清尘开始变得对自己言听计从起来。

    当然了,自己也不怕他不就范,只要他还想往上爬,只要他还想再官途中走的更远,他就必然的要对自己俯首帖耳,而这个翟清尘看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了。

    但想到这里,黄公子又想到了季子强,哎,这个世界上啊,什么人都有,季子强应该算是一个例外了,这小子不能拿常理来想他,但这次他会怎么样做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