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翟清尘只好牙一咬,说:”请苏省长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促成黄公子这个项目的。“

    苏良世这次收回了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哈哈一笑,说:”好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啊,现在我们不谈公事了,吃饭,吃饭。“

    这顿饭吃的很快,因为苏良世没有喝酒,他吃了没多久,就提前带着秘书离开了,今天他应该做的都已经做好,剩下的事情就只是等待剧情的演变,相信,自己是一定会让黄副部长对季子强发起攻击的。

    翟清尘也想走,这样的酒宴他本身喝的就不自然,特别是陪着两个没有文化,自以为是的草包在一起,这酒味道变得苦涩,饭菜吃在嘴里也如同嚼蜡,根本没有享受可言。

    就说那个薛老板吧,他喝酒不是去端,而是“提”,用几个手指提起满满一杯酒,食指、中指、无名指三个手指的第一指节都浸在了酒里,可他根本不在乎卫生不卫生,提起杯子以后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跟大家一“撞”,这种提杯的方式翟清尘是第一次看到,这件事情如果是别人做出来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装逼,但是薛老板做了,没人会说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是个让人感到恶心的人。

    但他走不掉,黄公子硬是挽留住了他,说:”市长不会是瞧不起我吧,难道和我多待一会都不愿意吗?“

    翟清尘只能留下,这几年的小心翼翼,让他不会轻易的做出让对方误解的事情,何况对方的老爹还是那样不容轻视的人。

    接着,他们就到了黄公子住的酒店,在这里,翟清尘惊奇的发现,房间里早就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听黄公子介绍,这女孩叫一菲,是他带来的秘书,这女孩看起来很是漂亮,穿了一件白色丝状睡裙,在睡裙的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卡通人物灰太狼,并且睡裙很短,也就十五六厘米的样子,因为睡裙下面本身就是宽松的,因此只要一菲稍微一动,雪白的**就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神秘感!

    更让翟清尘感到难堪的是,这女孩的睡衣不仅清凉透明,并且还是一低胸,粉红色的胸罩显得特别耀眼,特别是跟透明透明的睡衣交相辉映,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就像在一个烈日当头的上午,自己手里拿着一块哈根达斯的老冰棍一样!

    或许翟清尘这样的眼光让对方有点好笑,这个叫一菲的女孩冲着他轻蔑的笑了一下,眼睛根本没有正眼看他,而是用眼睛的余光斜视着他,脸上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就像清朝末年时期的土财主看奴隶的眼神一个熊样子!

    这极大的打击了翟清尘的自尊心,他自认自己并不应该受到这样的蔑视。

    黄公子就问这个女孩:”一菲,你自己吃的什么。“

    ”还能是什么,就在二楼餐厅叫了一点东西。“女孩回答。

    薛老板讨好的笑笑,说:”今天真是委屈你了,没办法,我们谈公事,等明天我请你鲍翅海鲜。“

    ”不稀罕。“女孩干脆利索的回答。

    黄公子想了想,对翟清尘说:”这样,市长,我和薛老板下去办点事情,让我这秘书先陪着你聊聊,我们一会回来。“

    翟清尘觉得这里面有点不妥,但没等他反应过来,这黄公子和薛老板就转身出去了,翟清尘刚要起来,那个刚才根本都对他不屑一顾的女孩挡在了他的面前。

    她又斜着眼睛看了翟清尘一眼,依然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说:”怎么,本小姐配不上你?“

    说句心里话,翟清尘的心灵又被深深扎上了一刀,整颗心就像被放在了火焰山上,快熟透了!

    他冷冷的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需要懂。“

    说完,这女孩就将那件身上那件比较有誘惑力的透明睡衣给脱去,翟清尘的眼睛都直了,他一下明白了黄公子的意图,翟清尘也是男人,虽然老了一点,但男人终究还是男人,他的心跳开始加速,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的手开始伸向自己后背。。。。。。

    翟清尘的心嘭嘭嘭跳个不停,刚才心中的那团怒火瞬间就烟消云散了,翟清尘的目光从一菲柔顺的头发慢慢的移动到了她的胸部,蛮腰!

    女孩大概是已经觉察到了翟清尘在看她,故意朝着沙发的方向走了走,她冲翟清尘说:“喜欢吗?!”

    被对方这样一说,翟清尘马上缓过神来,有点紧张的说道:“你,你穿上吧,奥,不,我出去了!”转身,他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女孩却快步走到了他的前面,转身,靠在了门上,仰起头头,猛地一下笑了起来,表情非常可爱,她说道:“怕了,你是怕了。”

    翟清尘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胸。

    虽然翟清尘喝酒了,但是这种冲动并没有战胜他的理智!他说:”请你让开。“

    女孩嘴角上扬,冲他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应该感到荣幸,要知道,上我一次价格不菲,真不知道黄公子怎么这样安排!”

    像似很无奈一样,她一下就靠近了翟清尘,用手慢慢从翟清尘腰间掀开他的衬衣,她的手比翟清尘想象的要凉的多,翟清尘稍微抽搐了一下,虽然她的手有一些凉,但是丝毫没有遮盖她手的柔軟,那感觉就像被黑丝掠过一般的清爽!

    她的手在慢慢的移动,那是一种翟清尘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顿时他感觉那种快感和快乐让语言顿时变得苍白无力。。。。。!

    新城基础建设的招标也在这个温暖的春节展开了,季子强没有发出他任何的指示,他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政府那面的進展,季子强也要观察一下翟清尘这个人,看看他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经历过原则问题的考验,那是看不出一个人的好坏。

    目前来说,季子强还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他还要等黄公子和薛老板最终的报价,假如对方真的能给出一个很优惠的价格,那么又将是另一个情况,自己不会因为和黄公子有过的纠葛而随意的干预。

    但假如黄公子的条件并不好,报价也不低,而翟清尘又准备选定他们中标,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制止这个事情对季子强来说是应该是可以做到,问题在于,自己这样的动作,会不会惊动到黄公子身后的黄副部长,从苏良世安排的这个局来说,这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否则,苏良世又怎么会如此上心?

    季子强从来都不想和谁为敌,在官途上,谁都明白一个道理,多栽花,少种刺。季子强也不是笨蛋,更不会以以卵击石,这些年他也一直刻意的在回避这样的一个状况出现,然而,世事不由人,越是想躲,很多事情又躲不掉,因为相比起这个道理来说,季子强却更看重自己的良知和底线,这也就注定了他无法成为一个难得糊涂的好官了。

    今天鹤园县的县长劳强志送来了上次季子强到鹤园县调研的时候给他们下派的试点任务,一个是退休教师的待遇问题,一个是留守儿童的救助问题,鹤园县经过了多次的反复研究,拿出了两个方案。

    第一个教师问题,鹤园县的领导一致认为,退休的教师还是不能和在职的教师享受同样的待遇,他们指出,要是退休教师待遇和在职干部,教师都一样的话,那对在职的这些人也不公平。

    季子强一面听着劳强志的解释,一面点着头,对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是有同感的,中国很大,各种矛盾也很多,只能因地制宜,不可能什么问题都拉平处理,并不是说弱势群体萨满要求都完全正确,这要一分为二的看来,就像现在有的个别钉子户,他们提出的条件已经完全超越了双方接受的极限,这个风气也要不得。

    季子强问:“那么你们准备如何处理这个事情。”

    劳县长说:“我们有一个初步的方案,就是在县工会办一个培训班,让这些退休的老师去代课,适当的收取一些费用,主要为工厂和想要学习的务工人员做一些培训和辅助教育,在我们县上很多企业里,初中生是很多的,我们可以在培训之后,经过考核,合格的学生由教育局颁发高中毕业证。这样也可以让退休的教师获得一点点补助。”

    季子强没有想到,这鹤园县的领导的领导还能想出这样一个主意,季子强细细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方式是可行的,因为很多工厂工人和务工人员,并不是不想学习,只是他们的环境造就了他们过早的走入了社会,通过学习,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知识,提升自己的文化修养,这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

    “好,不错,我觉得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你们可以先试点操作一下,但我要提醒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季子强连连点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