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眼光一闪,说:”季書記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认为我是来走后门的?我告诉你,薛老板他们是有实力的告诉,在北京做好的很多项目,对新城这个项目,省政府的意见很明确,那就是质量第一,价格不是我们最终选定的依据,你应该听说过一分钱一分货这个老话吧?“

    如果是在省委常委会上,季子强肯定会反唇相讥的,因为那里是一个说话的地点,但现在不行,现在必须维护官场的上下级规矩,季子强笑了笑,说:”我怎么会怀疑省长你,我只是给他们把丑话说在前面而已,不要最后因为条件不符,飞标之后想不通。“

    黄公子摇头晃脑的插了一句话:”听着季書記的意思,好像已经把我们排出在外了。“

    ”黄公子你多心了,不过请问,你们在北京还做过那些项目。“

    黄公子一愣,他那里能说的出来呢?这次即使苏良世说北江市有些项目,可以让他挣点钱,他就随手的拉来一个薛老板,反正就是上一趟北江市,有省长的许愿,还有什么项目做不下来,自己中间弄一块好处费得了,至于合伙开公司,那是乱说的,他才没心思管理什么公司呢。

    现在季子强让他说说做过的项目,他哪能说的出来。

    这个薛老板到底是生意人,一听季子强这话,赶忙说:”我们做过好几个的,等有机会季書記到北京去了,我带你去看看。“

    季子强从对方支支吾吾的语气中,已经听出了这就是一个皮包公司,揽下活肯定是分包出去的主,心中就有点不太高兴,这苏良世有点过了,就算你想对付我,也用不着出此下策,但在想想,季子强也就释然了,是啊,自己的性格苏良世是很清楚的,他知道自己绝不会让这样的公司中标,这或者也就是他要的那个结果。

    季子强想了想,说:”那行吧,这个项目主要是政府在负责,你们下来和翟市长好好沟通,要是他认为合适,肯定就没有问题,我是不具体管这个事情的。“

    翟清尘头皮发麻,季子强把球踢到了自己的脚下了,眼前的形势已经很清楚了,用这一家,季子强肯定会对自己发难,但不用的话,苏良世这一关自己该怎么走呢?他就陷入了两难之中。

    苏良世却是一笑,说:”好啊,既然这样,黄老板,薛老板,你们就和清尘同志多多沟通,我相信啊,清尘同志是能分得清好坏的。“

    对季子强踢开的这个球,苏良世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自己可以压一压翟清尘,让他无条件的选用黄公子他们的公司,但季子强能真的袖手旁观吗?这也绝不可能的,以季子强的性格,他最后不得不出面来干预,制止翟清尘的决定,他也一定能成功的让翟清尘的决定撤销了,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这更方便了自己对黄公子的利用,就黄公子这样的傻瓜,自己驾驭和挑唆起来,他哪里能看的懂啊,最后自己还要让他把对季子强的怒火蔓延到黄副部长那里去。

    对这样的一个状况,季子强也是有所感知,但一时半会,季子强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目前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置身事外,假如事情发展到了自己不得不干预的地步,自己也尽量的暗中使力,通过别人来完成自己的意图,自己绝不能轻易的上了苏良世的圈套。

    打定了这个主义,季子强也就不再去接苏良世他们的话题了,每当说到这项目的问题,季子强总是很茫然的看看翟清尘,说:”清尘同志很了解的,让他说说吧。“

    翟清尘能怎么办,这两面他都无法抗拒,特别是苏良世,自己这些年也一直在他的庇护中,从感情上,从厉害关系上,自己是绝不能违背他的想法,但后面应该怎么处理,翟清尘现在也觉得有些茫然了。

    下午苏良世没有接受北江市的招待,他说就几步路,自己回家去吃,但他没有回家,从北江市政府和季子强等人分手之后,苏良世和黄公子,薛老板等人,就到了北环酒楼的一个包间,坐定之后,苏良世拿起了电话:”清尘啊,你到城北的北环酒楼来吧,我们一起吃饭。“

    翟清尘正在办公室头大,考虑着下一步该怎么处理这个烫手的山芋,接到苏良世的电话之后,他暗自叹口气,这是躲不掉的事情,他答应了,说自己马上就到。

    翟清尘让司机送他到了北环酒楼,打发走司机,他独自的到了包间,里面苏良世等人已经上好了菜,正在等他,见他進来,苏良世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说:”来来,清尘到我身边坐。“

    翟清尘恭敬的笑着,和包间这另外包括苏良世秘书在内的四个人都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坐在了苏良世的身边,说:”苏省长,我在政府宾馆都准备好了的,还专门给你准备了腊肉。“

    ”哈哈哈“,苏良世拍一下翟清尘的后背,说:”不是不给你面子啊,关键我想让你和黄老板好好的沟通一下,知道黄老板是谁家的公子吗?“

    翟清尘已经猜出来了,但他还是很茫然的摇摇头:”我和黄老板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黄公子也是自得的一笑,说:”是啊,过去我来北江市也没见到市长呢,那时候是杨市长,没想到一两年没有过来,北江市变化不小啊,这季子强还弄成了一个市委書記了,嗳,物是人非啊。“

    苏良世很好奇的问:”听你这口气,好像你和季子强挺熟悉的,但我觉得他对你态度不善啊。“

    黄公子恨恨的哼了一声,他是不好说出当年在新屏市的事情的,哪次他让季子强还扇了几下,加上第一次,季子强打他过两次了,你说他怎么说。

    ”这个人啊,过去我们有点纠葛,要早知道他在这个做市委書記,这次我就不来了,见到他就搓气。“

    那薛老板一听这话,心里就有点紧张了,忙说:”黄公子啊,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管他态度做什么,省长都说了,这项目肯定能给我们,再说,现在不是翟市长负责这个项目吗?不找他季書記就成了。“

    苏良世也连连颔首,说:”你也会是怕他季子强吧,有翟市长和我在,你担心什么?“

    黄公子忿忿的说:”我不担心项目,我只是不想见他。“

    薛老板说:”有钱挣你管他呢。“

    苏良世却一下笑了,说:”我正在给清尘介绍黄老板呢,被你们一打岔,差点忘了,清尘啊,这黄公子就是中组部黄副部长的公子,所以这次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项目给他们,你明白吗?“

    翟清尘心里一悸,倒不是听到黄公子是黄副部长的问题,这个情况他已经预测到了,他是为苏良世后面这句话紧张,苏良世说的如此露骨,如此坚决,这完全就让自己没有了退路,季子强是什么人,自己已经领教过了,他能容忍自己这里乱来吗?

    最后会不会出现这样一个结局,那就是在季子强的干预下,事情并不能按苏良世的设想完成,这样自己不仅得罪了季子强,连苏良世,黄公子都得罪了,这后果太可怕了,没有了苏良世的维护,自己会很艰难,得罪了黄公子,危害也更大。

    而且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一个可能性,因为季子强在北江市目前的实力还是很强悍的,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翟清尘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忧思忡忡的表情了。

    1044

    苏良世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说:”怎么?清尘同志有不同的意见吗?这次黄公子来北江市,黄副部长也是知道的,你要考虑清楚一点,不要让我,让黄公子失望啊。“

    这黄公子一看苏良世如此为自己使劲,也一下变得信心满满和张扬跋扈起来了,隔着桌子说:”翟市长,什么时候你到京城了,我带你去见见我老爹,有省长支持你,还与我老爹帮忙,早点把那个季子强弄掉得了。“

    翟清尘听了这话,心中碰碰的乱跳,这话要是让季子强知道了,那还得了,这黄家的小子我看真是个蠢货,这样的话能随随便便的说吗?

    但翟清尘却不敢露出讥屑的神情,他胡乱的点点头,想混过去。

    可是苏良世不会让他轻易的混,依然定定的看着他说:”清尘啊,你倒是表个态啊!“

    翟清尘被逼到了死角,他不答应是绝不成了,虽然他心中有些迷惑,最初他以为苏良世不过是想要借黄公子的手,对季子强展开一次攻击,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对,好像苏良世在真心实意的要让自己帮助黄公子他们拿下这个项目,到底苏良世哪一种才是他真是的想法,翟清尘很难断定,这些年了,自己在苏良世身边,很少能看得懂他的心态,这个人的城府太深了,深的有点可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