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道这里,哈县长先看了看华书记的脸色,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接着说:“没想到会上,季子强带头闹了起来,最后就分歧很大,会也开不下去了。品 书 网 ”

    华书记脸上就有了怒气,无法无天了,常委会上也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到真是少见,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也太牛了吧,华书记问道:“你们常委人不少啊,怎么还能容的下他一个人胡闹,其他人都是干什么的”

    哈县长脸色灰暗的说:“他已经拉了一半的人头了。”

    这一下,华书记的惊讶就掩饰不住的表现了出来,这个季子强也太让人恐怖了,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常委,他自己也差一点就下去了,应该说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要收拾他,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在洋河的常委会拉到一半的人来支持他,这要是假以时日,只怕洋河县就成了他的天下了。

    他心头怨气也就升了起来,就说:“你也太没出息了,亏你现在还统管洋河县政府县委全盘工作。”

    哈县长有点委屈的说:“现在洋河县的局势不很明朗,大家都在观望徘徊,我也难有作为啊。”

    华书记心里一愣,他明白了,这才是哈县长今天来的目的,他并不是为了来告季子强的黑状,他是想要个正式的名分。

    华书记有点不大舒服了,这个哈学军,也太过心急了一点,那位置迟早都是他的,急什么今天还巴巴的赶过来,小题大做。

    但转而,华书记又想,季子强这个人也确实是太过精明老道,自己几次动手都没有伤他分毫,按现在这个情况,哈县长恐怕很难是他的对手,要不就提前把哈县长这事情定下来。

    华书记沉默了,他要想想这个问题。哈县长说出了自己的意图,见华书记并不答话,心里也有点坎坷不安起来,生怕华书记一下子生气,那自己这事情就悬了,他看了看华书记的脸色,就忙转换个话题说:“书记,我还差点忘了,我一个在外地的老朋友前几天回到洋河县,我请他吃了顿饭,他送我了个画,我也看不懂,拿来你给看下。”说着话,就把那张白庚延的画取了出来。

    华书记一面思考着哈县长的事情,一面随口说:“你是来笑话我的吧,就我这两刷子,写几个字还罢了,你要叫我看画,那不是为难我吗”

    哈县长讪讪的笑着就要把画打开。

    华书记就放眼过去一看,哎呦,这是真品,他其实对书画的造诣还是很深的,不用细看,凭画质和画意,就感觉的出来这画真假来。

    华书记就摇手说:“你不要打开,我是真的看不懂,这样,你先收起来,过几天我要到你们县上去,去的时候我带上文化局胡局长,他是行家,到时候好好给你看下。”

    哈县长愣在那,闪了几下眼睛,很快又说:“那就先放你这吧,我拿回去也看不懂,我感觉这就是副假的。”

    华书记笑笑说:“真的假的现在也说不清,我也看不出来。”

    哈县长就随手把这画,一卷,扔在了沙发的旁边说:“现在什么都是假的,我听人家说,好多电影明星都是做美容做出来的,这个世界乱套了。”

    华书记听了哈哈大笑说:“没想到你对明星还如此的关注啊,你爱好广泛的很。”

    哈县长很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是听人说的。”

    华书记就笑笑又转入了正题说:“洋河的大局还是要以稳定为主,你那个干部调整缓一下在搞,不要闹的人心慌慌的,等你坐稳了,有的事情也好办了,至于你刚才说的问题,我会考虑一下,也要和其他同志沟通沟通,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说着话华书记就站了起来,哈县长心里暗暗的窃喜,也赶忙的起来,华书记亲切的拍拍他的后背,把他送到了门口,那副他们两人都认为的假画,也静静的躺在沙发上,无人关注了。

    周一上班后,华书记就亲自打电话给叶眉,说自己想和她商议几个问题,叶眉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说马上过来。

    华书记在昨天哈县长走了以后,也仔细的想了很长时间,对最近省上的大风向变换,他也是有所担心的,虽然乐省长上来以后,未必就会拿柳林市开刀,但以后自己对叶眉再想如过去那样对待,只怕就有点难度了。

    柳林市将来的走向也会变得扑朔迷离,自己那大权独揽,说一不二的时代也会一去不复返,叶眉的身价随着乐省长的主政,会变得越来越高,自己也应该早作点打算。

    后来华书记就决定了,在这段情势不明之际,自己要抢时间,早布局,洋河县的书记确定,宜早不宜迟,迟则恐有生变,那时候再想定,只怕难度就会加大了。

    他决定就在最近,把哈县长的事情定下来,现在先探一探叶眉的口气。

    叶眉在华书记秘书的陪同下走到了华书记的办公室,华书记站起身来,离开了办公桌招呼说:“我没有打扰叶市长的工作吧。”

    叶眉客气的说:“那的话,你叫我谈话这就是工作,书记还这么客气。”

    说着话,也不等华书记在招呼,叶眉自己就坐了下来。

    华书记也踱到了沙发的跟前,坐了下来说:“年关将近,工作很多,叶市长最今也很少回去吧,还是抽时间多回去看看,一个人在这里也辛苦了。”

    叶眉接过秘书刚泡的茶水,抱在两支手中,说:“顾不过来啊,等这一阵忙过了再说,老夫老妻的,也都相互能理解。”

    说是这样再说,叶眉的心里却真的有点酸楚,前两天老公还来了电话,说了很多气话,两人吵了几句,还是因为她回去的少,家里照顾不到,女儿前段时间生病,老公一个人照顾,也没给自己说,估计也怕耽误自己工作,但电话中吵架的时候,就把这事情也作为罪行,狠狠的数落她了一顿。

    叶眉为这还哭了一场,现在自己给华书记说能相互的理解,唉,说起来就脸红。

    华书记就说:“能理解就最好,工作家庭都重要啊,对了,叶市长,我最近听到很多关于洋河县的问题,现在吴宏德一走,洋河就成了一盘散沙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把他们的班子搭起来,不然年底事情很多,洋河县没有个主心骨,对工作不利。”

    叶眉没想到今天华书记叫自己来是为这样一件事情,她一时有点措手不及,最近叶眉的关注重点一直在省上,下面的事情她考虑的也确实不多,现在突然听到华书记这个提议,她就不好马上回答了。

    想了想,叶眉说:“班子建设是应该的,只是我还一直没考虑过洋河的问题,这样吧,让我在想想,过两天在给你回话怎么样”

    华书记脸上明显的就有点不快,这不是推口话吗你以为我真的要和你商量,你也有点高估自己了,我不过就是给你打个招呼,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你还没到和我分庭抗拒的那一步,不管是我在柳林市的根基,还是柳林市常委的比列上,我依然还有绝对的优势在。

    华书记就淡淡的说:“我知道你忙啊,所以我想的多了一点,也基本有个思路了,你看看这样如何,让哈学军担一点担子起来,把全县的工作抓上,他过去县长的职位就让现在的常务副县长冷旭辉接上,这样我们也可以省点心。”

    叶眉暗暗的哼了一声,你真会想,这都是你华书记的人,两个位置你都不放过,人家说吃肉的也要给人留点汤,你倒好,连锅都端了。

    叶眉就慢慢的把脸也严肃了起来,只是她也明白一个现实情况,像这样的人事问题,只怕华书记早有计划,自己就算不满意,也很难扭转他的想法,那自己该怎么办

    华书记见叶眉沉下了脸,半天不接自己的话,知道她是心里不舒服,但这也是由不的她的性子,这两个位置自己是势在必得,他就自己又说了:“那么叶市长是不是有其他人选可供参考啊”

    这也是将叶眉的军,在洋河县只怕叶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她就是一个季子强,但不管从排序还是资历上讲,都轮不到他季子强,更何况自己还想在下一阶段拿下他。

    叶眉也很明白华书记这不过是一问,自己本来在洋河也没什么得力的人,季子强不错,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自己提出来也是枉然,她就说:“要不我们在市里也看看,多考虑几个候选人有个比较。”

    华书记呵呵一笑,这个问题他早就有所准备的,他也考虑过叶眉会这样说,他就讲到:“洋河县我们已经连续的下派了好几个干部了,这样的比列不宜过大,那样基层会有看法,也不利于当地的发展,这次就在本地选拔,你说呢叶市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