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挂上了仲菲依的电话,季子强就下楼参加了联合企业改制办公室的会议,研究了下面递上来的改制方案,在和下面的县区领导沟通之后,季子强责令几个区县重新搞了一个改制方案上来。

    同时,季子强还介绍了一下峰峡县氮肥厂这次的改革思路,请大家认真的思考和总结一下,要维护好群众的利益,让他们都分享到改革的成果,享受到社会发展带来的实惠。

    峰峡县在季子强走后,罗县长按照季子强的指示,亲自到一些工人家里去了解情况,并说出了县政府的改革打算,这些人听到县里有意让工人持股,让他们自己经营管理氮肥厂,都有几分心动,他对这个工厂很有感情,看到昔日红火的工厂,在那批家伙的管理下,落得一团糟,心里早就有了看法,这多少年了,天天说工人是工厂的主人,但奶奶的,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当过主人,现在在家有股份了,可以参与到工厂的决策和管理了,大家还是有点向往的。

    到了第三天的下午,覃工和易工来到了罗县长的办公室,三人商谈了很久,易工他们提出了几个要求:一、工厂進行改制后,厂里自主经营,政府不能随意的插手,当然该交的税,他们一分不少。二、政府把氮肥厂现有资产折成股份,把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平均分配给全厂职工,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作为国家股,由政府持有,但政府不参与管理,并在氮肥厂没有还清外债的情况下,不参与分红。三、所欠银行贷款,三年后开始逐年归还、四、改制后的企业,拥有对外面拖欠氮肥厂的债务的追讨权。

    季子强在接到了罗县长的汇报之后,觉得这个条件不算苛刻,要说起来,只有工厂挣钱了,政府才能有收入,所以放手让他们工人试试,未必就是坏事,季子强沉思了一下,说道:“罗县长啊,他们提出的几点要求,都算是合理的,不过,那些工人以后的养老保险金,也要先说好由改制后的企业承担。你和玉玲同志再好好商量一下,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你就照这个思路重新搞一个方案报上来。”

    上报过来的方案,季子强和联合改制办公室的人都得思路不错,虽然这样看来,县里似乎把一个工厂白白的送给了这些工人,但同时也把一个沉重的包袱甩掉了,而且按原来的思路,就算对这个企业進行拍卖,那点钱还不够支付银行的贷款和工人的养老保险这一块的,何况,等工厂以后盈利了,县上就可以享受那百分之40的红利了。

    季子强他们上面一同意,下面峰峡县的常委会自然是轻松通过,随后几天,其他区县的改制企业的方案经过重新修改,报到了市里,这次的方案比起上次就有了很大的提高,首先对基层的群众权益都有了基本的保障,先后得到了市企业改制领导小组的同意,北江市的首批改制企业,除金新机械厂还在等待乌克兰方面的消息外,其他试点单位都开始進入了改制的实施阶段。

    季子强的工作依旧是忙碌,北江市已经步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现在的形势是一片繁荣的景象,進驻到北江市的企业越来越多,新城的土地也称了抢手货,很多省内外的地产商人也都拥挤北江市,争相购买新城的土地,北江市财政收入开始大幅度增加了。

    得到最大好处的,还是北江市的农民,不少的农民在北江市能够轻易找到工作,下一步新城开发只要一展开,还会需要更多的劳工,有了本地的工作,他们当然就不会选择远离家乡,到南方省或者是江浙一带去打工了,既然在家门口就可以挣钱,谁愿意出去啊,生活不方便,开支也大。

    还有一个方面的变化,是在季子强的预料之中的,因为城市流动人口和务工人员的增加,餐饮业和服务业迅速发展,特别是餐饮业,时刻处于火爆的氛围中,市政府对餐饮业的兼管是非常严格的,如今,食品安全问题早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北江市正在发展,这些事情,必须要做好基础工作,让所有做生意的人都明白,政府是非常注意各方面的管理的。

    上午季子强亲自带队和市委宣传部,市卫生防疫局到街上餐饮点抽查了一下,现在已经是4月中了,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加上今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跑了一个上午的季子强回到家中一身的疲惫。

    1042

    看见季子强满头是汗,江可蕊递来了毛巾,说:“先擦一下吧,你看你这一身臭汗,我帮你放水,洗一下睡个午觉。”

    “没事,我坐一会就好了。”季子强说。

    “瞎说,又不是年轻人,睡一两个小时吧。”说着,江可蕊就進入了卫生间,为季子强准备洗澡水了。

    泡在热水里,季子强感觉特别舒服,身上的疲劳也在慢慢的消去,家就是家,哪里都没有家的感觉,季子强洗澡之后,躺在沙发上休息着,江可蕊还在卫生间收拾,这一刻,季子强忽然感觉到了非常幸福,自参加工作以来,一步一个脚印,虽然也是遭遇过很多变故和波折,但相比于家庭和感情方面,自己还是丰富多彩的,季子强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了,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老公,想什么好事情啊,是不是有什么红颜知己啊。”江可蕊刚好出来就看到了季子强在笑。

    “呵呵,我在想老婆,我们结婚这些年了,我感觉老婆温柔、漂亮、贤惠,我感觉生活太美好了。”

    “美的你,尽想些乌七八糟的,谁知道你是不是说的真话。”

    江可蕊嘴上这样说,人还是走到了季子强的身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他们的家庭是众人羡慕的家庭,所有的同事都是非常羡慕的,如今当领导的,好多家庭都因为感情问题出现了危机,可他们结婚这些年,很少红脸,季子强的脾气很好,对她很迁就,家里的钱也足够了,不用为茶米油盐的事情操心,小雨有他爷爷奶奶带着,江可蕊充分享受着这样的幸福。

    两人说了一会话,江可蕊起身收拾,说今天自己要早点到电视台,有几个节目今天要请省宣传部的审查,自己先提前去大概看看,不要到跟前出什么麻烦。

    季子强摇摇头,说:“看来是时候要给你换个工作了,你这一天比我都忙。”

    “好啊,最好把我换到省委去,当个書記什么的。”

    “你真敢想。”

    江可蕊笑着上班去了,屋里就剩下了季子强,季子强感觉有些疲倦,今天清早起来的太早,又了一天,的确是有些疲倦了,迷迷糊糊之间,季子强睡着了。恍惚间,季子强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山谷前面,这里的景色显得虚无缥缈,一切看上去都不是那么真实,季子强努力让自己清醒,可还是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色。

    在他的身边有很多云雾在缭绕着,远处一个美女披着一条长长的红纱,在哪虚无中游荡,像是仙女,更像是侠女,季子强就奋力的想要追上对方,距离越来越近,突然,这美女转身抛出了一条水袖来,一下就纏绕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季子强立马动弹不得。

    眼前的景象开始发生变化,一切变得更加模糊了,季子强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他想大叫,可是叫不出来,他想动弹,可身体仿佛被水袖紧紧捆住了,正在他挣扎中,耳边响起了:“老爸,老爸,醒醒,你怎么了,满头大汗,是不是做噩梦了。”

    季子强猛然睁开眼睛一看,是儿子小雨在沙发边摇着自己的胳膊,季子强这才发觉是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有些茫然地摇摇头,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呢,难道是梦由心生?但自己最近已经很少想到什么美女了,比起年轻的时候,见了美女都会想入非非的情况大不相同,季子强抱着小雨,呆呆的发了一会傻,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季子强接通了电话,是翟清尘来的电话:“季書記,刚刚省政府办公厅来电话,说苏省长要来看看新城的准备工作。”

    季子强邹了一下眉头,这苏省长怎么想起来到新城来检查工作了,他对北江市的项目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今天是怎么了?

    不过既然对方要来,季子强也必须出面接待,个人的成见不能坏了上下属之间的规矩,季子强说:“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到政府去,另外了,晚上的生活安排也要提前做好。”

    翟清尘说:“好的,我来安排,苏省长喜欢吃偏辣的菜。”

    ”恩,好吧。“

    季子强放下了小雨,让他去自己收拾一下,待会爷爷奶奶送他上学,季子强自己也赶紧洗穿戴整齐,到市政府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