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季子强让他们这些职工买下这个厂,覃师傅就泄了气,他望着季子强说道:“季書記,你也知道,我们在座的,都是工人,哪里有钱来购买这个工厂哟。我看只有宋开明那狗日的,捞足了钱,才有能力买下这个厂的。”

    季子强想了想,说道:“覃工,易工,我知道你们对这个厂子有感情,我看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商量一下,如果觉得有信心把这个厂搞好,愿意接手这个工厂,你们直接来找我,当然有好的建议也可以来找我的。在这里,我要明确告诉大家,你们这个氮肥厂進行改制,是一定要進行的,这一点,市委,市府已下了决心,当然,我们在改制的过程中,一定会考虑你们的合法利益的。”

    “那季書記的意思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直接到市里去找你?”

    “是啊,我会给市委接待室打招呼,只要是你们峰峡县氮肥厂的工人代表,可以安排進去见我,怎么样?”

    这些工人心里都是暖洋洋的,一个市委書記能说这样的话,不管真假,都是很不容易了,自己这些人有时候去见一见县长,都被挡在门外,但季書記却这样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还能再闹吗?

    送走这些人后,季子强拒绝了宋厂长等人挽留,带着大家,直接回到峰峡县政府的招待所。

    罗县长和齐玉玲刚才也被季子强批评了几句,现在的饭也不敢弄的过于奢侈,三几个荤菜,四五个素菜,酒也不敢多上,就是两瓶。

    季子强心里想着事情,慢慢的吃着,其他人也都不敢随便的乱说话。

    好一会,季子强才担忧地说道:“文秘书长,你觉得如果这氮肥厂進行拍卖的话,有人会来购买吗?”

    文秘书长看了一眼罗县长和齐玉玲,想了想,小心的说:“这个问题难说啊,要知道这个氮肥厂,现在还欠着银行六百多万的贷款,还有全厂工人近一年的生活费,这两笔帐加起来,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另外,购买这氮肥厂的人,还要把这些工人全都接过去,这样苛刻的条件,恐怕没有人愿意来买的。”

    季子强点点头,转过去看看罗县长:“对了,如果这厂子卖掉后,这宋厂长你们准备如何处理?”想到那大腹便便的样子,季子强就浑身不舒服,你说你才多大个官啊,也敢养这么一个市长,省长的肚子来,真是过分。

    罗县长赶忙回答:“至于这个人,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安排,季書記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呢?我一个市委書記总不能手长的伸到这个级别吧,不过他把一个好好的厂子搞成这样,我看应该先清查一下吧?当然,我说了不算,都是酒话,哈哈哈。”

    但罗县长和齐玉玲对望一眼,都微微的点点头,季子强已经把调子定下来了,必须按这个想法执行。

    季子强放下了筷子,又说:“氮肥厂的改制,你们递上来的方案,我也看了,过于简单,我建议你找哪些工人谈谈,多听听他们的想法,如果这些工人对这个工厂有信心,我觉得可以把这个工厂改制成股份制企业,由这些工人持股,自己去经营管理。”

    “股份制企业?”罗县长和那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没有明白季子强的意思,“难道不進行公开拍卖了?”

    “你认为拍卖的钱,够还银行的贷款和支付工人的养老保险金之类?”季子强反问道。

    “这倒也是,这氮肥厂可欠着银行好几百万呢,再加上养老保险金这一块,至少要八百万,拿八百万来买这个氮肥厂,还真的没有人愿意的,在知道我们县里准备把这个工厂卖掉的时候,有几个老板透漏了买的意思,不过,最多只能出三百万。”罗县长有点苦恼地说道。

    季子强就思考着,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拉开了窗上的玻璃,罗县长赶忙递过来一只烟,给季子强点上,季子强抽了几口,才若有所思的说:“所以啊,我们与其去找人来买这个工厂,还不如干脆让这些职工持股,我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对这个工厂很有感情,而且也有信心,反正这个企业是一直亏损。全厂有几百号工人,平摊下来,一个工人有两三万元左右,如果我们把这部分折换成股本,让每个员工分别持有,这样,工人的身份就有职工变成了股东,随着角色的转变,工作积极性肯定会提高不少的。至于银行贷款,可以先挂在企业的帐上,让他们逐年归还。”

    1041

    齐玉玲也觉得方法不错,但齐玉玲还是担忧的说:“只怕有的工人两三万也拿不出来怎么办?”

    “那就是你们县上要想办法和银行,信用社多做沟通,确实拿不出钱来的,可以小额贷款解决一下,但我想只要他们对厂子有信心了,自己也会想办法入股的,有了这个钱,就可以适当的添置一些设备,让工厂运转起来。”

    罗县长连连点头,说道:“季書記这个办法好,这样一来,政府就彻底从这个氮肥厂里脱身了,而且这些工人成了股东后,自然不会再来找政府的麻烦。”

    “罗县长,这不是麻烦不麻烦的问题,你这个思想还没有转变过来,还是过去在市政府的那个脑筋,我们心里要有他们。”季子强的口气是有点凌厉的,说的罗县长满脸通红。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缓和了语气,说;”不过,,如果真的确定要这样改制后,你还要注意一下问题,那就是管理层股份,当然也可以引入其他企业参股什么的,只要你去想办法,我相信你一定会搞出一个完整的方案出来。”

    “是是,我们好好研究,一定根据書記你这个思路,把氮肥厂的问题解决掉。”罗县长擦着额头的汗水说。

    看到峰峡县领导都是如此的表态,季子强也不再好深说了,这很多事情啊,都是一个悟性和认真程度,自己也不能面面俱到,该说的话说了,后面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季子强到下面的区县看了一圈,一周的时间,也就过去了,这一周的时间里,季子强每天还是要遥控的督促特种钢厂的各种工作進度,不要看季子强在那个筹建钢厂的指挥部里什么官职都没有,但谁敢小视他的权威呢?就连翟清尘也每天晚上一个电话的给季子强汇报一次,所以季子强这出来一周,家里并没有耽误特种钢厂的工作。

    仲菲依也到了钢厂筹建指挥部就任为副指挥长了,季子强回来之后,过去看了看指挥部的同志,也明确的给仲菲依划定了一个工作范围,那就是绝不让她动钱,起初仲菲依还没有觉察到什么,后来等季子强走了,她才有点明白了季子强的想法,原来季子强是防着自己的。

    仲菲依越想越气,就一个电话打到了季子强的手机上:“嗨,季書記,你是什么意思啊,我一个副指挥长,怎么不能动钱?你在防着我是吧?我可是你调来的。”

    季子强拿着电话,想都没想的说:“不错,我是防着你,但同时也是爱护你,要知道,在北江市这一亩三分地上,我绝对不会容忍有的事情发生,对我,你比别人都应该更了解吧?”

    仲菲依怎么能不了解季子强呢?

    “我知道啊,我肯定不会让你为难的,可是感觉你不信任我?”

    季子强沉吟了一下,很真诚的说:“菲依同志,我信任你,不然何必让你过来,但我更希望你的前途远大一点,我说的是真心话。”

    仲菲依好一会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说:“知道了,谢谢你。”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说真的,让仲菲依到这个岗位上来,季子强实际也是承担了一定的风险的,因为多年前季子强就知道仲菲依有受贿的习惯,但那个时候的季子强还不足以管辖仲菲依,后来仲菲依更上一层楼,到了省财政厅,季子强更是望尘莫及,不要说制止仲菲依,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要求仲菲依办事。

    但这不是说季子强就没有想过放任仲菲依一直这样下去,现在既然仲菲依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季子强就一定要让她改变过来,但改变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其中季子强同样会有担忧,搞不好的话,仲菲依反倒会连累自己。

    另外一个啊,江可蕊对仲菲依到指挥部来现在还没有说什么,但这不代表她心里就会高兴,所以这两重威胁都是季子强要小心应对的,

    可是,就算是有这样多的问题,季子强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帮助仲菲依,自己既然不能把她送到纪检委去,那就要帮她改掉过去的毛病,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可以任用的领导,这项工作对季子强也是充满了挑战和压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