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氮肥厂建在峰峡县的南郊,离县城大约两公里,三辆车用不了20分钟就到了,小车直接开進了氮肥厂的大院,看守大门的老大爷看见是前面的那辆是副县长的车,自然就把门打开了。

    小车刚在院里停好,早得到消息的氮肥厂厂长宋开明和厂办主任等人都迎了上来,口里连声喊着欢迎县长前来视察。

    季子强他们下车后,那个副县长对厂长宋开明介绍道:“宋厂长,这是市委的季書記,今天专门到你这氮肥厂来了解情况。”

    宋厂长看着也像是季書記,这一听介绍,慌的心里乱跳,赶忙过来握住季子强伸出的手,说道:“季書記,欢迎您前来检查工作。”

    季子强和他握了一下,说道:“宋厂长辛苦了。”

    “领导辛苦,我们不辛苦。”厂长笑着说道。

    季子强看到对方那高高凸起的肚子,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再看到他那油光满面的脸,更是有一种厌烦,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几人進了氮肥厂的会议室,厂办主任立即指挥一个女孩替季子强他们泡了茶,然后季子强就坐着听这个厂长汇报工厂的情况。

    这厂长的汇报,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只是一味地叫苦,说因为市场的原因,再加上氮肥厂这几年政府没有加大投入,导致产品单一,质量不过硬,最终被市化工公司挤垮,现在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進行拍卖。

    季子强听得眉头一皱,问道:“宋厂长,如果拍卖不出去,你认为又应该如何处理?”

    听到季子强这样问,厂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不只是厂长,就是这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和罗县长,也没有想过这氮肥厂卖不出去的事。

    看到对方无法回答,季子强说道:“罗县长,宋厂长,我们做什么事,都要把最坏的结果考虑進去,你们这个氮肥厂,如果不進行技术革新的话,前途并不看好,这样一个亏损的企业,你们说,还会有什么人对它感兴趣。”

    “季書記批评得对,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要向你检讨。”罗县长在一边说道。

    “还不是检讨的时候,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既要保障职工权益的同时,又要搞好这氮肥厂的改制。”季子强不客气地说道。

    这罗县长当初也是季子强刚到北江市来得时候就投靠过来了,应该算是季子强的老班底,所以季子强说话也比较严厉。

    罗县长头上冒着汗水,正要说话解释一下,只听到大院里传来一阵喧哗,厂长的脸一下子变了起来。

    季子强皱着眉头问道:“宋厂长,外面是什么事?”

    厂长让厂办主任出去看一下,主任出去不一会,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宋厂长,不好了,覃师傅他们又来了,他们要见季書記。”

    听到是覃师傅这个难纏的人来了,厂长再也沉不住气,对季子强说道:“季書記,现在外面被工人围住了,他们要见你。”季子强一听这工人要见自己,就笑道:“见就见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罗县长一听,急忙说道:“季書記,这工人喜欢胡搅蛮纏的,你千万不能出去。”

    “罗县长,这工人要见我们领导,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去看一下,让他们选几个代表進来,我正想向他们了解一下情况呢。”季子强说道。

    看到季子强的态度十分坚决,罗县长只得出去,过不一会儿,就带着六七个工人進来了。

    1040

    这些工人看到厂长在会议室里,就互相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季子强瞟了一眼,心里已经是明白了一些问题,说道:宋厂长,我知道你的事多,你去忙吧,我和工人老大哥们谈谈心。”

    宋厂长听到季子强这样指名道姓的赶自己出去,再也不好呆在会议室里,只是狠狠地盯了那几个工人一眼,走了出去,罗县长和齐玉玲等人,见此状况,也不好在会议室坐了,齐玉玲站起来笑笑说:“季書記,我和罗县长几个到外面车间去转转。”

    季子强并没有驱赶他们几个的意思,但想想他们不在现场也好,就点点头,没说什么,这几个峰峡县的干部都很识趣的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也就只剩下了季子强,文秘书长和市工业局的齐局长三人,季子强对这些工人说道:“既然大家来了,说明大家信任我,对此,我表示感谢,请坐吧,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我相信,就算有天大的问题,我们也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这是一个长得十分强壮的中年男子说道:“既然季書記吩咐了,我们大家坐下吧。”

    其余的工人点了点头,跟着那个中年男子一起坐下。

    “这就对了嘛,你们是氮肥厂的主人,这到了会议室,就像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我们先喝口茶,然后慢慢说。”看到齐局长站起来替这些工人泡了茶,季子强笑着说道。

    这些工人也没有想到,季書記如此的亲切,随和,他们刚才还有些激动的神情也稍微的平静一点,季子强望着那个中年男子道:“这位大哥,你贵姓?”

    那个中年男子看到季子强首先问他的姓名,就说道:“免贵姓覃,别人都叫我覃师傅。”

    “覃师傅,你可以说说今天到这厂里来有什么事要反映吗?”季子强示意文秘书长做笔记,亲切地问道。

    “季書記,我们几个都是从这氮肥厂建厂那天起,就在厂里上班的,”他指着坐在一边的那个戴眼镜的瘦瘦的中年人说道,“这位就是我们厂里的易工,专门负责工厂的技术问题的,我们这个厂,前几年十分红火,福利待遇很好,是峰峡县最让人羡慕的单位,谁知这个宋开明当上厂长后,我们厂里就越来越糟,到了最后,竟然连工资也发不出年了,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家里待岗,可是那个狗日的宋开明,还每天开着那辆小车,下馆子,泡女人,整天和一伙狐朋狗友大吃大喝的,最后把好端端的一个工厂,硬生生的吃垮了。听说现在这狗日的又想把厂卖掉,季書記,我们这几百人,就全靠这氮肥厂生活,这厂子没了,你叫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季子强暗自摇头,这小子,满嘴的粗话,不过想想也没往心里去了,这或许就是他们的一种交流方式,等到覃师傅说完,季子强这才说道:“覃师傅,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换着任何一个人,面对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工厂,说没就没有了,都会像你们一般的难过,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这个工厂早就资不抵债了,这两年全靠财政拨款和贷款过日子,至于你所说的宋厂长大吃大喝,甚至贪污**,这可得要有证据,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要乱说,如果你们有确凿的证据,可以如实向市里反映,依法查处他的问题。”

    “我们当然有证据,这两年,我们厂有几批货物,被他销到了外省,不过最后却是一分钱也没有收回来,据他说是那家公司倒闭了,所以这钱就成了死帐,那可是一百多万的货款啊,我们怀疑是他和人合伙,骗了工厂的货物。”覃师傅大声说道。

    “还有这事,”季子强不由眉头一皱,“你们知道外省那家公司的名字吗?”

    “那家公司叫红丰农资公司,不过去年这家公司就倒闭了,那个经理也不见了。”一个工人说道。

    “哦,”刘思宇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事我们下来再谈,今天难得大家都来了,本来,我还准备专门找你们聊聊的,这下好了,你们自己来了,你们可能也听说了,我到峰峡县来的目的,你们这个氮肥厂,已被市里定为首批改制的企业,你们觉得这氮肥厂应该如何改才好。”

    易工和这谭师傅等人听到季子强说氮肥厂已被定为改制试点企业,都相互看看,那个易工就说道:“季書記,我认为这氮肥厂如果有资金注入,应该能活过来的。”

    “你有把握?”季子强盯着他问道。

    “有把握,我仔细调查过,我们厂虽然现在被市化工厂挤占了市场,但我们生产的复合肥还是有竞争力的,只要更换一批设备,我们产品的质量就会上去,再抓好销售渠道,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易工肯定地说道。

    “那这批设备,需要多少资金?”季子强听到这易工有办法救活这个厂,就感兴趣地问道。

    “我打听过,也仔细的研究过,这套设备,大约需要一千万左右。”易工说道。

    季子强想了想,说道:“各位,你们这个氮肥厂進行改制是肯定的,中央有明确的规定,对国有企业要抓大放小,也就是说,对像你们这种小企业,国家不再注资,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有两条路,一条是对企业進行改制,另一条就是让资不抵债的企业破产。而根据你们氮肥厂的实际情况,县里决定進行公开拍卖,我想,既然易工有把握救活这个工厂,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它变成一个股份制企业,优先内部职工购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