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自己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是处级封顶了,没想到有了这样的一个变化,仲菲依迟疑的看着季子强,说:”这事情能成吗?“

    ”我已经和翟市长,岳市长沟通过了,他们都没意见,省委那面,谢部长也表示了认可,现在就看你愿意不愿意过来了,从地方到企业,还是有很多变化的,所以今天也算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吧。“

    仲菲依当然是愿意的,她早就想离开那个地方了,她看透了官场中,特别是机关里那些虚情假意,现在季子强又给她了一条暂新的道路,她欣然接受了。

    这个晚上,仲菲依也喝了不少酒,这么长时间了,她第一次感到真心的快乐,特别是季子强一直都关注着她,这份友谊和真诚,深深的感动着仲菲依。

    特种钢厂的事情在快马加鞭的干着,而上次成立的联合企业改制办公室已把下面区县的试点企业方案准备好了,只等领导讨论后,在常委会上过一下,就开始着手实施。

    季子强把这些区县送上来的材料,仔细看了一遍,不过这些企业的方案,除了五家企业的方案比较可行外,其实的六家企业的方案,就有点问题,在这报告中,他们提出对这企业進行拍卖,然后用拍卖的钱来对职工進行安置,季子强把他们的资产清理报表拿来算了一下,发现这些企业早已资不抵债,也就是说,如果進行拍卖,先不说能不能找到买家,就算找到买家,也卖不了多少钱,这点钱,根本不够支付职工的养老金和买断工龄的支出,那这巨大的窟隆,还不得由财政来贴,而区县的财政,除了两三个财政富裕以外,其余的县上,哪里有那么多的钱想,到时还不都是向市里要。

    季子强点了一支烟,边抽边在脑子里想了几转,想到这段时间,其他事情都有条不紊的在進行,金新机械厂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就决定亲自到这几家企业走走,看有没有其他办法解决这几个企业的问题。

    季子强在电话里给翟清尘谈了自己的看法,并说准备带几个人到下面企业去实地看看,这也算季子强对翟清尘的一点尊重,因为这些事情,说到底也是政府的事情,自己的确有点越权了。

    翟清尘听到季子强说这五家企业的改制方案过于简单,心里也是着急,但他现在手上的事情太多,根本顾不过来这些小厂的改制,季子强想看,翟清尘也表示支持,希望季子强可以帮他们搞一个切实可行的改制方案出来。

    1039

    季子强叫上联合改制办公室的工业局齐局长,还有文秘书长,来到了峰峡县,这个县有一个氮肥厂,前两年效益不错,可是随着北江市化工公司大力生产各种化肥,导致这家氮肥厂的每况愈下,最后到了倒闭的地步,这家氮肥厂有职工好几百人,是一个不算大,也不太小的厂,但由于这个厂放不出工资,这些工人面临失业的危险,就聚集起来,跑到县政府请愿,要求县政府摆免厂长,当然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一些理由。

    齐玉玲和罗县长到峰峡县后,就曾两次被这批工人堵在办公大楼里,罗县长把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叫来狠狠地批了一顿,让他一定要想法解决这氮肥厂的事,可是这氮肥厂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不足,生产工艺老化,再加上工厂领导层观念守旧,不适应市场经济的新形势,面对这一大堆的问题,这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也是一筹莫展,这次市里让县里报一家企业進行改制,这氮肥厂自然就被县委書記齐玉玲和罗县长选中,这副县长就让手下拟了一个方案,报到了市里。

    为了这个氮肥厂的事,齐玉玲还打了两次电话给季子强,请他帮着想想办法,可是季子强前段时间因为要忙金新机械厂和特种钢厂的事,峰峡县的这事就拖了下来。

    这次季子强首先选择峰峡县调查,一是因为他觉得峰峡县政府报上来的改制方案有点问题,再则也是想顺带帮齐玉玲和罗县长一把,毕竟齐玉玲是自己从外地调过来的,而罗县长也是自己选派的,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好,自己脸上也是无光。

    听到市政府办公厅通知说季子强和文秘书长等人要到峰峡县来调研,齐玉玲亲自带着罗县长和一干县上的主要领导在城郊迎接季子强,季子强看到他们,也是有点错愕,这阵仗也有点太那个啥了吧。

    但心中略有不满,面子上季子强却还是要笑着,下车后,季子强先和齐玉玲亲热地握了握手,说了两句客套话,这才和罗县长等人握了一下。

    等到了县委大院,進了会议室,季子强却见会议室里与氮肥厂改制有关的一干领导都在会议室里等候,大家一鼓掌,异口同声的说道:“欢迎季書記前来检查指导工作。”

    季子强一边笑着,一边跟着齐玉玲在主席台坐下,会议也就开始了。

    这种工作汇报会,程序都差不多,先是县里的罗县长代表县委县府,对季子强一行的到来表示欢迎,然后就是分管工业的副县长代表峰峡县,把关于氮肥厂的改制工作详细地汇报了一遍,为了方便季子强他们了解情况,齐玉玲还让政府办的一个工作人员,在季子强他们几个面前摆上了相关的资料。

    季子强仔细地听着,这两个县长的汇报,和他们报到市里的方案没有什么出入,等到那个副县长汇报结束后,就是季子强做指示,季子强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先肯定成绩,再提一点意见,而是直接问道:“两位县长啊,如果照你们这个方案進行改制的话,这个氮肥厂拍卖的钱还不够还债,那职工们的买断工龄和交清所有的养老保险等,资金方面有多少缺口?”

    “我们算了一下,大约差一千三百万左右。”那个副县长对这氮肥厂的情况比较了解,随口就报出了数据。

    季子强听罢,转头望着罗县长,说道:“罗县长,不知道你们县里把这笔资金准备好没有?”

    罗县长的脸上就露出一点难色,说道:“季書記,我们县里的财政情况,你大概也听说过,最近这大半年,因为很多企业都在整顿,再加上原来莫書記和白县长的事情,县上很是混乱了一阵,目前刚有起色,马上就拿出这些钱来,都有点捉襟见肘,这笔钱暂时还没有着落,但我相信这办法总会有的。”

    “哦。”季子强淡淡地应了一声,不再就这个问题细问,说:“齐書記,罗县长,我想亲自到这氮肥厂去看看。”

    “季書記,这,”罗县长的脸上有点不太自然。

    “有什么不便吗?”季子强问道。

    “那倒没有什么,就是这氮肥厂的工人,听说县里要对这氮肥厂進行改制,意见很大,我怕到时这些工人对書記无礼。”罗县长硬着头皮说道。

    “没事的,罗县长,这只是去了解一下情况,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季子强淡淡一笑,说道。

    既然季子强这样坚持,其他人当然也敢去拒绝,在去氮肥厂的路上,季子强让齐玉玲和罗县长上了自己的小车,一路也问了一些最近峰峡县的情况,因为当初来的时候,季子强也给齐玉玲打过招呼,让她放手县政府的工作,不要过多的干预,所以齐玉玲在政府方面的很多事情都是很有尺度的回避着,确实说真的,齐玉玲对政府具体的工作也不是强项,这些年她一直走的党委那条路。

    不过听了齐玉玲的汇报,季子强觉得齐玉玲这段时间到峰峡县来还是很有长進的,特别是在稳定干部群众的思想方面,做的很有成效。

    但对今天齐玉玲这样大张旗鼓的欢迎自己,季子强有点不满,说:“玉玲同志,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还是比较低调的,以后啊,就不要搞今天这样的欢迎形势了。”

    季子强话说的不算太重,但齐玉玲还是有点尴尬,她勉强笑笑,说:“你来了几次,我都没有什么欢迎仪式,但这次是办公厅发来了通知,所以。。。。。。”

    “所以你认为我就变了?呵呵呵,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还是我。”

    “是,季書記,我知道错了。”

    “也谈不上什么错吧,但你记住,有时候人是会变的,但我不会,也许吧,到一定的时候我也会变,但不会变的那么明显,所以我曾经给你们说过的话,依然是有效的。”

    季子强的话对齐玉玲和罗县长来说,都有了压力,当初季子强在她们两个上任的时候,是对他们警告和敲打过得,现在季子强旧话重提,她们当然是心有余悸。

    现在的季子强事情很多,他不可能对下面每一个地方都关注的那么细致,所以作为一个高层领导,他更多的只能用一种潜在的威胁来震慑这些的属下,让他们摸不透自己,看不懂自己,从而在心中有畏惧,就像当初乐世祥说的那样,一个领导,必须要有畏惧,当所有的事情他都不在害怕的时候,那也就到了危险的边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