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翟清尘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季子强曾经说过的话,他说想要个屈副書記一个政绩,帮着屈副書記树立威望,这一点都不假,因为这个在别人眼中无解的问题,季子强已经提前帮屈副書記想好了办法,这也同时反映出季子强对和屈副書記之间的关系密切了。

    想到这里,翟清尘还是有点忧虑的,自己有苏良世撑腰,而季子强有李云中支持,自己本来就略逊一筹,再加上北江市季子强和屈副書記的紧密团结,自己能够腾挪的空间实在不大啊。

    1037

    季子强一点忧虑都没有了,刚才还凄凄惨惨的气氛也在他后面的一些妙语连珠的谈笑中开始化解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有点心不在焉了,因为他看到了柯小紫抱着孩子到一边那个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给孩子喂奶,其他人是看不清楚,但季子强这个角度刚好就能看到柯小紫那圆圆的,丰满的**,小孩子吃的滋滋有味,季子强也感到有点饥肠辘辘。

    不由得,季子强心里那个郁闷,思绪万千:“多么生动的球体,自己要是过去用两手按住柯小紫的咪咪,然后跟小孩说:喊叔叔,不喊不给吃。”

    当然了,这也就是想想而已。。。。。。

    第二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的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就是苏良世的女儿苏厉羽,应该说,季子强和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一起了,听说过春节的时候,这个丫头去了海南,也不知道是去疗伤,还是去散心,季子强没有打电话给她,在季子强的想法中,两人还是适当的保持一点距离最好。

    所以他们也只是相互发了一个祝福的短信息,也许,苏厉羽和季子强是一个想法,但今天两人又见面了,特别是在季子强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下见了面。

    季子强看着这丫头,好久没见,她更加的妩媚,只是人却看起来成熟了许多,眼中没有过去那种天真和幼稚,代之而来的是一份成熟和幽怨。

    “季書記,好久不见了,你过的还好吗?”她幽幽的说。

    “还行吧,就是忙。”

    “忙的一定什么都记不得了吧?”说着话的时候,苏厉羽的心里有种淡淡的忧伤,或许真的季子强已经完全把自己遗忘了。

    有人说,时间是忘记过去最好的良药,它可以医治好世上最难忘的情伤,也有人说不能忘记的永远都会铭刻在心里,它就象一根藏在心底的针,时不时会刺痛你的神经,让你永远的记着一个人,她的灵魂时常会在不经意间突然窜出来,在你的心上轻咬一口,让你的嘴角增添一抹淡淡的笑容或忧伤。

    苏厉羽以为好久不见季子强,这份感情已经淡了、散了、忘了的那份情,淡见面这一刹那,那种沉淀在心底的情愫又突然又重回心间,它就象一缕清风,拂开了厚厚的蒙尘,让过去的一切晰晰如生,让现在的苏厉羽一下子又失魂落魄了!它就象一个番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就再也无法关上,从它里面蹦出来的怪兽,瞬间就能控制住人的心灵!确实在躲避的这段时间来,苏厉羽心里一直没有忘记过他,每当刮风、下雨的时候,思念总会悄悄的跳出来,偶尔的想起他来。

    只是每一次都让苏厉羽快速的截断了,但现在这样的感情有出现了。

    季子强迟疑着说:“有的事情还是忘记的好,因为我们的记忆是有限的,装不下太多的东西。”

    “但是哪些是可以忘记的东西呢?比如是我吗?”

    季子强沉默了,他实在无法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他既不能说自己想要忘记苏厉羽,也不能说自己不能忘记她,季子强不想去误导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也不能伤害,这的确有点左右为难。

    苏厉羽不想一来就让季子强陷入两难,所以她轻轻的笑了笑,笑得很美,说:“我想采访一下特种钢厂筹建情况,不知道季書記能不能介绍一下。”

    换做平时,换做另一个人,季子强肯定会拒绝的,但今天季子强不能像过去那样的拒绝,他有时候也是感到可怜苏厉羽这样的女孩,为什么要注意执着的去追寻一种水中之花的情愫呢,自己对于苏厉羽来说,只能带去一种难以实现的朦胧和伤害。

    季子强点点头,说:“好吧,你想知道一些什么,我都告诉你。”

    “真的啊,谢谢你。”苏厉羽也觉察到了季子强对自己的疏离,她也只好客气起来。

    后来季子强就把特种钢厂的相关情况,给苏厉羽做了一个介绍,这个过程中,苏厉羽只是痴痴的听着,看着,很少说话,季子强也在心中叹息,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有没有作用,也许她根本都没听吧?

    等季子强介绍完情况,好一会苏厉羽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她有点茫然的看着季子强问:“完了。”

    “是啊,已经介绍的很全面了。”

    “奥,那好吧,我走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算了,已经下班了,我请你吃点什么吧?”

    苏厉羽脸上涌现出了一阵喜悦:“好啊,好啊,不过我们在外面吃,不能在你们伙食上吃。”

    季子强也笑笑,看来苏厉羽是对自己很了解的,假如她不说,自己肯定是把她带到伙食上,最后苏厉羽带路,季子强和她一起到公园了旁边的一个沙县小吃哪里,苏厉羽说自己就想吃点小吃,季子强对吃也是从来都不挑剔的,给她点了乌鸡汤外加一碗面,自已则要了一碗拌面,算是午餐了。

    吃完饭,苏厉羽就要季子强陪着她到公园转转,说春天了,应该享受一下明媚的春光,季子强默许了,他们一起到了公园,这是北江市内最大的一个风景点,由于在市区里面,所以一般到北江市来的人都会去观游览一翻,而且还不要门票。

    春天的景色自然也十分的秀丽,一路上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树木荫翳……最适合情侣结伴而行,处处营造着一种大自然的浪漫气息,他们步行至一处林荫大道,路面全是青石铺成,骑自行车游玩的和徒步的穿行其间,好不热闹,道路两边是参天耸立的梧桐,遮天蔽日,拉出一条长长的林荫地带,紧挨着的是一条静静的小河,水清见底,河边五步一凳,也是大青石铺成的台面,走累了的游客,大多闲坐其上,或闲谈,或沉思,其中也有垂钓爱好者,在此放钩闲钓,气氛十分的修闲。

    看着那个小溪,季子强就想起了当初自己和萧易雪初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一种地方,当时自己在溪边,萧易雪在桥上,而今天在家却鬼使神差般的和苏厉羽有来到了这个不相同,但很像似的地方。

    好不容易,季子强抢到一处刚空出的坐位,让苏厉羽也一起坐下来,走了许久,真的有点累了,望着静静而下的河水,季子强问她:“如果有一天你故地重游,而身边的人不是我,你将做何感谢?”

    她笑道:“你又乱发什么感慨!我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的一天,但假如有了,我想我会忘记今天的一切。”

    季子强很认真的看着苏厉羽的眼睛,说:“会有的,肯定有的,当梦醒之后,你会感到更幸福。”

    “真的会吗?你一定在说我现在任然是在梦中吧?”苏厉羽用手托着下巴,看着远处的景色,悠悠的说。

    “是一个很长的梦,但我觉得,是梦总会醒来,我不过是你梦中的一个角色,迟早你会明白。”

    “也许吧,莎士比亚说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该放弃的决不挽留。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

    季子强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说:“我们可以做朋友,绝不会做敌人,因为我们并没有彼此深爱过,我不过是你的一个梦,而且,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朋友,其他的东西我给不了你,也不能给你。”

    “你说的是爱情吧?”

    “应该是的。”

    两人都再也没有说什么了,他们静静的坐着,坐了好长时间。。。。。。

    回到办公室之后的季子强,他觉得自己必须把话给苏厉羽说透,她是个聪明的丫头,但往往,当一个女孩陷入到那种朦胧的感觉之后,她自己都不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把所有的一切不利的因数,都完全的封闭在一个爱的光环之外,自己只能打破这个光环,让苏厉羽看到光环外面的东西。

    想到苏厉羽,季子强不由得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个女人,季子强慢慢的皱起了眉头,仲菲依昨天又到酒吧喝酒去了,这次她没有给季子强打电话,但季子强却听王稼祥说起,王稼祥是和一个老板一起去的,在那个地方看到了仲菲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