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同为将军,但比起靠军功起来的正经,实权的将军,他们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

    张副部长有50岁的样子,说话也是铿锵有力,果断干脆,他们一起坐到了那张巨大的会议桌旁,两个参谋進来给季子强他们倒好了水,张副部长就说话了:“我听说特种钢材项目最近有了一点变化,怎么样,能不能稳住啊,要是顶不住,我们可以出面?”

    季子强忙客气的说:“哪能动用到你们啊,我正在想办法,现在立项报告已经审批了,总理也同意了,后面我只要加快急進度,应该问题不大。”

    季子强的回答的等于是没有回答,这些情况想必刚才孙将军已经给张副部长汇报过了,张副部长的意思是说,季子强能不能吧技术控制在自己的手上,等军方最后的研究结果,季子强肯定是在装萌吃相,要是换个人,比如是李云中,或者叶眉他们,必定是马上就能知道季子强的企图,但这两个将军和季子强的交往几乎没有,他们对季子强的手段一点都不熟悉。

    所以这张副部长觉得应该把话说透一点:“季書記,我们是这样想的,你现在要尽力的保证特种钢材的技术在你们手上,我们正在加紧研究,你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也很谨慎,恐怕要有点时日才能确定下来。”

    季子强对这个张副部长尊敬那是真的尊敬,但却不会任凭他们摆布的,季子强想,我现在把技术帮你保管好,最后别的厂来三活动,两活动的,人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在北江市傻等着,你们到人家那里去办厂了,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季子强也很惊讶的问:“难道你们还没有研究好啊,哎呀,那可是等不住你们了,要知道,这技术资料还在对方的手上,我们总不能去抢吧,而且这家公司也是和别人合作的,是一个亚太什么大公司,除非我们敢于冒险,不怕国际议论的谴责,直接上公安,灭了他这个公司,恩,但这也不好,以后恐怕北江市就不会有人投资了。”

    张副部长邹了一下眉头,这个市委書記,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我不过是暗示他可以想点别的办法稳住对方,拿到资料,他却直接想到明抢了,这地方的领导啊,素质就是很一般了,这样的事情能动刀动枪吗?瞎扯淡!

    迟疑了一下,张副部长说:“现在难道只有这一个方法才能保住技术资料吗?”

    “其他办法我也没有想出来,昨天见总理的时候,我们也谈过这个问题,所以总理才赶忙让发改委连夜开会,通过了这个立项报告,我来就是问一下,看样子你们还没商量好,那我回去就先动手建厂了,不过你们放心,将来生产的钢材,肯定是优先销售给你们。”

    张副部长站了起来,在办公室走动几步,皮靴把木地板压的格格着响,他说:“对了季書記,要是换个地方建厂,你怎么想?”

    季子强懵懵懂懂的抬起头来,摇摇头说:“那肯定不好,现在我们和技术方签订的协议就是北江市建厂,要是我们一说换地方,那违约的责任就是我北江市了,对方肯定马上就和我们撕毁协议,这肯定的,我现在就是要让他们一点借口都没有,按照协议的条约,用最快的速度把厂子强起来。”

    “不过季書記啊,听说你资金不够啊,还准备和我们借用一点。”

    “资金是不够,但没有办法了,能搞多大就多大吧,规模可以慢慢上,这不成问题。”

    季子强断绝了张副部长所有的退路,这也是今天季子强既定的目标,自己在这里是没有什么关系,更不可能左右军方的思路,但自己会施压,自己会编故事,就不相信你不紧张,只要你紧张了,你也就落入了我的圈套。

    1034

    张副部长真的让季子强的问题给难住了,这个技术得来不易啊,万一真的弄到了国外,那损失将是巨大的,而且这还涉及到一个责任问题,连总理都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可见国家对此是极大的关注,而这个季書記,也是得到了总理的认可和同意,不在他那里建厂,恐怕真的会惹出很多麻烦来,搞不好还要惊动军委和总理呢。

    事情看来的确有点棘手啊。

    沉默了好一会,张副部长才说:“季書記准备在北京待几天?”

    季子强说:“机票已经定好了,明天上午就走。”

    “明天就走?这么急啊?”

    “是啊,那面市里已经开始拆迁了,这回去的事情很多,不敢耽误啊,我们地方上和你们军队不一样啊,你们吃的是皇粮,我们要靠当地政府自己挣钱,一点都不敢拖拖拉拉的。”

    张副部长又一次的皱了邹眉头,这不是花椒军人吗?难道我们办事比你们地方上还拖拉?可笑?

    但转而一想,这件事情上确实还真的么有人家反应快,你看这才几天,人家都把立项报告和拆迁工作展开了,我们还在研究厂子落地的问题。

    在想了想,张副部长说:“季書記,你在等我一天吧,后天离开北京怎么样?”

    “额,张部长就不用客气了,我们真的时间很紧,下次来了在叨扰部长,好好的让你请两顿,这次算了,算了。”

    张副部长差点被季子强气背过去,这都什么人啊,我留你是想研究一个结果出来,你倒好,以为我留你吃饭喝酒啊,但张副部长也想,这肯定是地方干部的习惯了,走到哪去,先是安排吃喝问题,然后才谈工作,自己也只好入乡随俗。

    “呵呵,季書記真是爽快的人啊,实不相瞒,今天我还要到军委去开会,所以晚上只能让孙将军陪你们坐坐,到明天晚上,我肯定是要和季書記好好的喝上几杯的,所以你必须等我一天。”

    季子强很为难啊,一面是回去工作,一面是一个将军的邀请,他在矛盾的心情中沉吟了许久,最后说:“行,那我就让他们把机票改签到后天早上吧,天大的事情,也不能不给张部长这个面子,明天晚上的酒我是喝定了。”

    张副部长也才暗自松口气,好在自己找到了这个季書記的破绽,这人好吃,好喝。

    从张副部长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孙将军带着几个参谋,包括那个嘴巴很好的军官,摆了一桌子,好好的宴请了季子强他们一顿,季子强吃的很是爽快,喝的也是干脆,最后分手的时候,这个孙将军还不断的提醒季子强:“季書記,记着,机票改签呦,明天我们部长宴请呢?”

    季子强也是摇头晃脑的说:“没问题,那个岳市长啊,明天我们不走了,你把机票都换成后天的,记住了。”

    岳副市长让季子强搞的莫名其妙的,谁说明天就走呢?机票还在人家售票中心没买呢?改签个辣子啊。

    但一直很熟悉季子强作风的岳副市长也是连连的点头,还问了一句:“要不我明天先回去,给你们几个改签一下。”

    季子强立马就对岳副市长有了更多的欣赏了,挥着手说:“都改,都改。”

    听到这话,孙将军才算放心了。

    季子强晚上回到了驻京办,却是一点都不敢放心,现在的形势比起之前,一个说稍微的好转了一点点,但明天应该就是最为关键的一天了,明天晚上大概张副部长就能拿出一个决定来,但会不会确定到北江市来办厂,现在还是不好说,自己纵然给他们施加的压力足够大,故事也编织的很完美,但还是没有十拿九稳的保证啊。

    这一夜,季子强睡的一点都不好。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驻京办就来了几辆军车,孙将军亲自到驻京办要接季子强等人过去吃饭了,季子强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开玩笑呢,要说起一个中将来,那可比省部级的领导级别都要高一点,季子强自然是满心欢喜的,关键的一点,从对方这么隆重的礼遇中,季子强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种好的预感。

    果然,在京都大酒店的包间里,季子强见到了总后的张副部长,彼此寒暄客套一下,第一杯酒刚刚端起,张副部长就说:“今天是为季書記一行接风啊,同时,也是我们军民共建的一个良好的起点,今天一早,总后领导开会研究决定了,特种钢厂就放在北江市,我们即日就会安排人过去,和你们一道,展开筹建工作,但以后啊,我们可能不便出面管理,你们市里就要多费心一点。”

    季子强虽然是有点心理上的准备,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没等碰杯,就一口干掉了手中的酒,让张副部长等人很是错愕,少顷,大家一起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季子强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等服务员再一次添上了酒,他端起来对在座的各位说:“刚才那杯算我敬大家的,现在我提议啊,所有的人都干了,为我们以后的合作愉快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