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消息稍微的安慰了一下季子强,不管怎么说,总理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过问和督促北江市的这个项目,自己也是一个感到荣幸才对。

    那现在就先包发改委的批文弄到手再说吧。

    季子强带上了岳副市长和小刘,让他们扛上从北江市带来的一些特产,就到发改委去了,这些特产说起来是土特产,但实际上都是货真价实烧钱的东西,什么人参啊,天麻啊,虫草啊,现在都贵的要命。

    发改委也是在一天前接到了总理的电话,所以专门调出了在后面排队的北江市特种钢厂项目的立项报告研究着,从这个报告本身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发改委的领导也明白这个特种钢材对中国的重要性,那报告中还有工业部王部长的鼎力支持,报告也就顺利的过了。

    等季子强他们来,又是人参,虫草的这么一轰炸,事情也就解决了,季子强也是喜不自禁啊,要是没有总理的督促,就算你报告再好,但也要等到人家一个个报告慢慢的过啊,那样的话,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拿上了这个报告,季子强觉得后面的事情转交就要有动作了。

    1033

    当天下午,季子强就到了总后,去的时候先给上次到北江市来考察的总后那个孙将军去了一个电话,孙将军对季子强突然来京,也是有点惊讶的,不知道季子强有什么事情,不过作为上次对季子强的好感还在,孙将军也热情的邀请季子强过来看看。

    等季子强的车到了复兴路总后大院的门口,就见那个孙将军从门口的一个车上下来,接住了季子强,两人聊上几句,孙将军就带着季子强的车進了大院,在门口是的时候季子强还不觉怎么样呢,進来总后的大院,季子强才懂了什么叫一个大字,这里面宽敞,空旷,虽然没有什么几十层的高楼大厦,但走進这里面,还是让人有一份震撼和肃穆。

    要没有人带路,季子强真怕自己就算是進来了,也找不到东西南北,一路上听着孙将军的介绍,季子强才知道,总后设有司令部、政治部和财务、军需、卫生、军事交通、油料物资、基建营房、审计等等众多的部门。

    两人谈着话,就到了孙将军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谈不上奢华什么的,是很普通的,就连座椅什么的,都是很笨重的那种钢管椅子,季子强心中也是啧啧称奇,都说现在军队怎么怎么样的,但最近感觉,比起地方上来,还是简朴了许多。

    等勤务兵给季子强和岳副市长倒好了水,孙将军就问:“这次季書記到北京来有何公干啊。”

    季子强从包里掏出了那个刚刚审批到手的特种钢材项目报告,递给了孙将军说:“这次来主要是跑立项报告的,现在报告到手了,回去之后我就要开始拆迁建厂了。”

    孙将军略微的流露出了一点惊讶,说:“你的立项报告这么快就批下来了。”

    季子强轻描淡写的说:“也不快啊,一两个星期了,这次我是专门找到的总理,是总理给发改委下的指示,所以我一来,就拿到了报告。”

    “这,这也太急了一点,总理也很支持这个项目啊。”

    “是啊,是啊,总理还说了,让我们早点上马,不过就是总理不说,我也是一定要赶快动的。”

    “奥,这是为什么?”作为孙将军,那也是做过很多项目的,但像季子强这样敏捷的速度,他真还没有见过,特别是地方上,一个项目没有一年半载的,根本都研究不出一个结果来,但季子强的速度这样快,显然对军方就造成了麻烦。

    季子强端起了茶杯,喝了两口,发觉竟然是茉莉花茶,他历来是不怎么喜欢这种茶叶的,但也不好说自己喜欢铁观音,就放下了茶杯,说:“不快不成啊,那个研究特种钢材技术的合作方,现在一登报,找他们的人就很多了,这人一多,他们就有点心动起来,你也知道,商人吗,商人重利轻别离,何况别人给出的价格是我们的几倍,这一家就想要反悔了。”

    “这怎么能让他反悔呢?你们有合同吧,白纸黑字的,他不怕吃官司?”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起初也是这样想的,但人家不怕受罚啊,合同上有违约金的比例,人家说认账,我还能怎么样,所以只有赶快的吧厂子强起来,那时候就由不得他了,这也是为什么总理亲自到发改委给我们审批这个报告的原因,总理也不想这个技术最后转到越南去。”

    “奥,是越方想要购买?”孙将军自言自语。

    “好像是吧,最近我就听他们整天神神秘秘,具体情况现在还不好说。”说完季子强也是满面忧愁的摇摇头。

    “这样啊,那是有点问题了,我们要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这个技术绝不能从中国流出去,这可是关系到国防的大事。”

    季子强也连连的点头说:“是的,是的,所以我才说来见见你,看看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要是研究好了,我们就一起赶快动工,要是研究的没有结果,那我就只好先自己动手建厂了,不过这样就是规模小了一点,但也不怕啊,以后还可以逐步的扩大规模,对不对。”

    “恩,也是,不过到底我们怎么定的,现在还没有结论出来,这样,你们先坐坐,我去安排一下待会吃饭的问题,一会就回来。”

    “哎呀,孙将军你太客气了,我这个人是不怎么挑剔的,搞简单一点就好。”季子强笑着说,心里想,开什么玩笑,一个将军还用亲自去安排酒宴,拉倒吧。

    孙将军就让另一个军官進来,陪着季子强他们先聊着,自己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

    季子强本来今天心中还是很不安的,现在看到孙将军如此,心情大好,他知道孙将军干什么去了,看来自己这疑兵之计初见成效了。

    他站起来,好整以暇的在孙将军的办公室来回转悠起来了,这里的东西季子强都有点稀奇,弹壳也能做成一艘军舰,刺刀还能成为装饰品?

    那个陪同的军官口才也是不错,季子强看到什么地方他都能很快的解释好一会,一个破水壶,他都能扯到上甘岭战役上去,季子强这次来到北京,也算是大开眼界了,这个军官,加上上次吃烤鸭时候的那个服务员,都给季子强生动的上了一课,什么是好嘴,这才是好嘴,比起过去自己认识的,对,最厉害的要数洋河县那个刘乡长了,那一张好嘴也是口吐莲花,但要是他过来拜见一下这两位大师,估计刘乡长也会自卑的痛哭起来。

    这样等了好一会,孙将军才匆匆忙忙的返回了办公室,过来对季子强说:“季書記啊,听说你来了,我们总后的副部长也想见见你,说你对我们支持很大啊。”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哪有什么支持啊,不是我们的项目还没开始合作吗恩,不过见见也好。”

    说完,季子强就跟着孙将军出了这办公室,本来季子强的意思是让岳副市长一起跟着去的,但孙将军很委婉的说:“岳市长陪着我们张处长坐坐吧。”

    岳副市长和季子强对视了一下,两人点点头,岳副市长也就留下了。

    季子强和孙将军绕了好一会,才在一个三层的大楼前停下,那楼前有四个荷枪实弹的哨兵在站岗,见了孙将军和季子强都行礼致意,季子强一下有点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也敬个礼意思一下,但又觉得自己没有穿军装,敬礼有点不合适,这样乱七章的,在军校做教授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