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见过脸皮厚的,但没有见过比你的脸皮更厚的,你可不是我的下属,你归李云中管,和我什么事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王封蕴开着玩笑说道。

    “那可不行,这个特种钢材的事情,我是找定你了。”季子强耍起了赖皮。

    “但子强啊,这个事情真没有如此快的,能一两个月审批下来,那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再快我真没办法,你也不急在这一时啊,你可以那面先动工,这面手续后面补上。”

    季子强摇摇头,就把解放军总后关于特种钢集团公司选址的事向王封蕴部长说了一遍,王封蕴一直静静地听着,而且一边听一边在脑子里思考,等到季子强说完后,王封蕴拿起了一张全国地图出来,铺在一边的桌上,然后接过季子强递来的老光眼镜,在地图上仔细察看季子强所说的三个位置,并且拿着尺子,在地图上量来量去的。

    过了大约10来分钟之后,王封蕴部长才停了下来,在屋里走了几步,对季子强说道:“总后的几种方案,各有优劣,先说在东北这一种,那里交通方便,而且东北的钢铁产量丰富,技术力量雄厚,不足之处,是那里离北边那个国家太近,和其他一个麻烦的国国也不远,再加上那个半岛也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所以选在东北,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并不是上策。第二种方案,那就是建在北京附近,也和选在东北差不多,而选在你们北江市,从国防安全的角度,比前两种好,一但发生战争,这钢铁生产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不过不足之处也十分明显,首先是交通问题,毕竟你那里深处内陆。”

    王封蕴虽然没有到实地去看过,但就是在地图上瞧了瞧,就看出了这三种方案的不同,不过这三种方案,究竟选哪种,他也觉得难以取舍。

    季子强听了王封蕴部长所说的话,不由赞叹道:“部长就是厉害,一下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不过,我认为,这个特种钢集团公司所生产的钢,全都是国防上要用的材料,说白了,就是为战争准备的东西,既然是为了战争,我想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战时的生产,其余的,都是次要因素,部长你说是不是。”

    “你说得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子强啊,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都没有办法左右军方的思路,这一点是最麻烦的”

    季子强郑重地点了一下头。

    王封蕴部长沉思了一下,说道:“要说这个特种钢项目,你还是大功臣呢,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这样吧,我找找关系,看能不能和总后的领导联系上。”

    季子强却说:“所以啊,部长,我现在想见一见总理,请他帮着督促一下,尽快把立项工作完成了,这样我才有和军方讨价还价的资格。”

    王封蕴看着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你小子啊,是不是想拉着虎皮做大旗啊,用总理去压他们。”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不仅要用总理压他们,我还要给他们一种迫切感。”

    “恩,这样啊,那行吧,我和总理办公室联系一下,看能不能给你找个机会。”

    “谢谢,谢谢部长啊。”

    “嗨,我们就不要客气了,对了,中午都不要走了,我请客。”

    季子强假意的客气说:“这不好吧,到这来了,还让部长破费,还是我来请客。”

    王封蕴部长叹口气说:“认识你这样的人,真是悲哀,本来我也就是客气了一下,你这话一说,好像到北京了就理应我来请客一样,现在不想出钱都不好意思了。”

    季子强哈哈哈得大笑,说:“难得让京城的大领导请一顿,这回去了也好给人家显摆一下,对不对啊。”

    岳副市长和杨心英等人都在那里抿着嘴笑,像这样的高层对话,他们肯定是不好插嘴的,只有听的份。

    王封蕴就拿起电话,给办公室打了个招呼,让他们安排一个地方,那面问想吃什么,王封蕴说:“内地的客人到了我们北京,肯定是要吃全聚德的烤鸭。就去前门的全聚德老店订个桌子吧。”

    季子强现在是一点都不客气了,等着王封蕴安排。

    这样又聊了一会,因为离吃饭还早,季子强就告辞离开了,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让王部长尽快的和总理哪里联系一下。

    王封蕴不忍其烦,连连说:“马上,马上就联系,行了吧?”

    季子强笑着,这才带人离开了工业部。

    回去之后,季子强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在房间看看电视,到了中午,那面王部长的秘书就来了电话,说部长已经快到全聚德了,请季子强他们几人也动身。

    季子强就吆喝起这几个人,把驻京办的杨心英也带上,一起到了全聚德,今天季子强看杨心英对王部长也不是很熟,所以就想带着她一起多接触一下,以后要是北江市在工业部方面有什么事务,也好让她帮着处理一下。

    全聚德烤鸭老店据说创建于清同治三年,现今保留的老店面建与清光绪十四年,也就是公元一化的博大精深。”

    一个厨师打扮的男子把一只烤鸭端上席面,飞快地片烤鸭。

    服务员解说着:“历史悠久、蜚声中外的全聚德烤鸭采用挂炉、明火烧果木的方法烤制而成。烤鸭成熟时间为45分钟左右。其成品特点是:刚烤出的鸭子皮质酥脆,肉质鲜嫩,飘逸着果木的清香。鸭体形态丰盈饱满,全身呈均匀的枣红色,油光润泽,赏心悦目。配以荷叶饼、葱、酱食之,腴美醇厚,回味不尽。。。。。。好了,我们的厨师已经把烤鸭片好,请客人们尽情享用。”

    季子强算是真正的领教了这服务员的一张好嘴啊,没想到她能说这么多,这么多的话,足足解释了10来分钟的时间,你想下,季子强看着满桌子的好菜,却不能吃,还要表现得认真的听的样子,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好在,总有结束的时候,熬过了服务员的解说,王封蕴把两条鸭里脊全部夹到季子强碗里说:“季書記,今天你是客人,这里脊你吃!”

    季子强笑着,则夹出一条给杨心英说:“这里就你一个女士,你理应吃一条!”

    杨心英在感谢之余也暗暗挺起了腰:虽然自己在王封蕴眼里不算什么,可季書記还是尊重自己的!

    实际上王封蕴确实是不怎么待见这个杨心英的,因为王封蕴从心中对苏良世异常的鄙视,这杨心英是苏良世提起来的,作为对北江市一直很关注的王封蕴,当然也有耳闻,虽然他不至于小气到迁怒于杨心英,但也无法对她有太多的热情。

    季子强是不在乎这些的,管你怎么人,只要你现在没有和我作对,那我就把你当人。

    众人用荷叶饼裹着鸭皮佐料吃着,其他菜肴流水介般的上了席面,解说小姐则不停嘴地讲解着:“这道是全聚德卤鸭胗,其特点是此菜口味咸、鲜、香,质地軟、脆,有韧劲,宜佐酒。这道菜是全聚德麻辣鸭膀丝,其特点是此菜质地柔軟、有韧劲,花椒香味浓郁。这道菜是全聚德烩鸭舌乌鱼蛋,其特点是菜酸辣鲜香,軟嫩滑润,开胃解腻,久吃不厌。这道菜是全聚德火燎鸭心,其特点是此菜红绿白相间,鸭心呈伞状,火燎酱香味浓郁,焦里透嫩,风味独特。这道菜是全聚德干烧鸭脯鲍鱼,其特点是此菜红、黄、绿、白相间,鸭脯肉酥軟,鲍鱼柔韧,扁豆脆嫩,气味甘香,口味鲜咸微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