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岳苍冥很谦虚的点点头。

    再后来这一路,杨心英一句话都没说了。

    一行人直接到了驻京办,这是北江市在北京买的一幢五层楼的建筑,把它改建成了小型宾馆,虽然规模不大,但里面的设施却是十分的豪华,这驻京办还是十年前成立的,那时候,全国的各省,自治区,包括有些地市,都在北京设立驻京办,专们负责协调本地和北京各部委的联系。

    五年前,乐世祥当北江市委書記的时候,看到北京的房价有上涨的趋势,就在常委会上提出驻京办应该在北京购置房产,而不是每年租住别人的酒店,于是,北江市政府挤了一笔资金,在北京买下了这幢楼,改建成现在的驻京办。

    现在看来,乐世祥書記的决定还是正确的,先别说这幢楼现在增值至少10以上,就是和其他兄弟省的驻京办还缩在租的四合院里办公相比,这档次就上升了不知多少个层次。

    北江市这头号官场新贵季子强来了,杨心英自然不敢怠慢,她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替季子强一行接风,当然她那妙曼的身姿,一直围着季子强不停地变幻,至于其他的那几个随从,杨心英则只是随意地招呼了几句。

    当然大家也不会在意杨心英的举动,这杨心英,就是在苏良世的支持下,才坐上这驻京办主任一职的,至于她和苏良世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别人就不清楚了,至少一点,她肯定是深的苏良世的亲睐,不然这样一个重要的肥缺,怎么能轮到她来坐。

    喝过酒后,因为大家都累了,于是就各自回到房间休息,当然季子强住的是驻京办最好的套间,据说里面的设施,可以和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比美,不过季子强却吃不准总统套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因为很不好意思的说,季子强从来都没在五星级的总统套间里住过,但这里的奢华,还是让季子强啧啧称奇。

    季子强却没有马上就休息,他和老岳父乐世祥联系了一下,乐世祥刚好也才从部里下班回来,听说季子强到了北京,自然也想见见了。

    季子强就带上了从家里拿来的一些北江市的土特产,给杨心英说了一声,安排了一辆小车,回到了那个熟悉,也很安静的小小四合院里。

    1031

    乐世祥和江处长都在家里,一见季子强進来,老两口亲热的不得了,坐下来问长问短的,足足问了半个小时,什么小雨最近怎么样啊,学习好不好啊,在幼儿园听不听话啊,还有江可蕊工作忙不不忙啊。

    季子强是不厌其烦的一一做了回复,一面回答着这些话,季子强心里也是感到很温馨的,在这遥远的北京,依然有这个两人关心和牵挂着自己一家人。

    等说的差不多了,乐世祥才问起了正事:“子强,这次到北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季子强点点头,就把特种钢厂的事情给乐世祥做了一个汇报,特别是说到现在军方的情况,让乐世祥也皱起了眉头,显然的,乐世祥这些年来,和军方接触的也不是很多,他沉思了一下,说:“要不我找人给你疏通一下,介绍几个总后的领导你们接触一下。”

    季子强想了想,说:“先不用,我自己试试,实在是有什么麻烦了,在求助与你,因为现在的情况还有些不好把握,我先探探底再说。”

    “恩,这样也好,看看问题的症结到底出在什么地方,这样才好对症下药。”

    季子强颔首附和着,帮乐世祥添上了茶水,老岳母江处长是不喝茶的,现在见着爷两谈起了工作,她就坐在一边看电视去了。

    乐世祥接过茶杯,又说:“前些天啊,我见到总理了,总理对你的影响还不错,就是说你有些不够沉稳,还要多加努力啊。”

    季子强有点惭愧的笑笑,他想起了总理到北江市的时候,自己还误会了总理,以为总理误解了自己,所以还说了几句血气方刚的话,现在想来,自己真的有点幼稚了,人和人啊,就是不能比,只有在一起相处了,对一些事情共同处理了,才知道自己到底和别人差距有多大,过去自己似乎就有点夜郎自大的感觉,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比起岳父乐世祥,比起总理这些人来,自己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

    乐世祥看着季子强有点愧意的表情,自己笑笑说:“这很正常的,岁数不到考虑问题的方式也就不同,想起来我自己年轻的时候,比起你现在,可是莽撞的多了,不管怎么说吧,我觉得总理还是很欣赏你的,在中国,能让总理欣赏的人,并不很多,所以你算是幸运的人了。”

    季子强叹口气,说:“是啊,要不是总理到北江市去那一趟,我只怕麻烦会不可是最后我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机会说,总理就离开了。这次啊,我准备见一见总理。”

    “奥,你要见总理?为特种钢厂的问题吗?”

    季子强微微的点点头:“是啊,不然恐怕真的会有麻烦。”

    “这样啊,但你要想好,这样的事情只怕总理是不会轻易表态的,毕竟这涉及到军方的事情,总理会很谨慎的。”

    “我知道,我只是见见他,并不打算让他帮我去说服军方,我也知道那肯定是一个过份的要求,这点请放心。”

    “这样啊,那就好,我是怕你弄巧成拙,有时候,对别人的欣赏是要懂得珍惜,不要轻易的去支配和淡化那份关爱。”

    季子强也很凝重的点点头,他理解乐世祥的含义,这其中夹杂了一些乐世祥对季子强的偏爱,严格意义上说吧,这话包含了一点点的人性中的私心,这个话乐世祥也只能是对自己说,因为其中的含义是希望自己能把握住总理对自己的关爱,在关键的时候,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才去动用那份感情,假如是为一个工厂,为一些小事就挥霍掉了总理对自己的关心,真的有些得不偿失。

    “谢谢爸爸,我心里清楚。”

    “恩恩,那就好,这样的话,我来给你安排见总理的机会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考虑让王部长安排要好一点,因为这次我是带着钢厂的立项报告的审批的任务,昨天给王部长打了个电话,他说报告在国家发改委压着,按正常的進度,恐怕得一两个月时间。”

    “奥,你是想让总理帮着催促一下?”

    “是啊,有这个打算。”

    乐世祥点点头:“这倒是可以的,正常的谈工作,但是切记我给你说的话,要是军方实在不好通融,我给你再想想办法。”

    “行,我记住了。”

    后来季子强还是没有在家里住,江可蕊没有跟在一起,他在这里多多少少的有点拘束,不如在驻京办,自己一个人一间房子,随便怎么都很自在,就是扣扣脚丫子,也可以扣的坦然,淡定许多。。。。。

    第二天,季子强起床后,在房间里活动了一下,洗漱完毕就见秘书小刘和岳苍冥已经在外面候着他了,几个人下楼到了餐厅,时间还早,餐厅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那里忙碌,这些工作人员知道季子强是北江市省委常委,自然不敢怠慢,都礼貌地向他问好。

    季子强等人坐了下来,工作人员替自己泡了一杯清茶,季子强点了一支烟,边喝茶边享受清晨的美好,过了不一会,驻京办的主任杨心英也上来了,嘴里连连的说着抱歉的话:“哎呦喂,我还以为季書記你要多睡一会呢,怎么一大早就起立了。季書記身体真好,精神焕发的,昨天累了一天,今天看着哪里有一点疲倦的样子啊。”

    季子强呵呵的一笑,说:“昨天也没怎么累,虽然是跑了上千公里,但那是飞机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

    大家一起都笑了。

    杨心英脸上的笑容更是十分的迷人,就让工作人员准备早饭。

    吃过早饭,季子强先和王封蕴部长部长联系了一下,然后让驻京办安排了一辆车,准备到工业部去找找王封蕴部长,杨心英说自己陪着一块去,季子强也没有拒绝,大家就一起上了车,工业部得办公地址在海淀万寿路27号,离北江市的驻京办也不是太远,这样一面浏览着北京城的街景,一面就到了地点。

    王封蕴部长看到季子强一大清早就来找自己,就知肯定是特种钢材的事情,所以等秘书给季子强等人泡好了茶水,才说:“是不是为立项的事情啊?”

    季子强说道:“是啊,王部长,这次你可得帮帮我,我要赶快的立项。”

    你小子就爱小题大做,立项这样重大的事情,哪能这么快就办成,手续已经送到国家发改委了,我帮你催着的,你还跑一趟北京,不嫌累啊。”王封蕴不以为然地说道。

    “没见过你这样的领导,下属有难了,都不伸手帮一帮。”季子强故作委屈地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