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到这里,季子强就低头吻了一下江可蕊,说:“看来,我要到京城走一趟了。”

    “奥,真的准备找老爹?”

    “恩,看情况吧。”说到这,季子强觉得自己的信心又恢复起来。

    第二天,季子强就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上,他要求北江市做好南郊特种钢厂的选址工作,可以先行摸底调查,做好下一步的拆迁准备,另外,季子强宣布,自己将带上岳苍冥一道,去北京申请立项。

    然后,他到了省委,给李云中書記汇报了钢厂的发展情况,说自己要到北京去泡泡立项报告,另外和军方做一个切实有效的沟通,李云中听到季子强说这事成功的希望不到四成,也是十分着急,当听到季子强说要到北京去想办法时,李云中立即就同意了,让他在北京尽管放手去找关系,该喝的酒,放心去喝,该花的钱,大胆去花,总之一句话,就是要尽全力,让这个项目落到北江市。

    翟清尘前几天得知这有军方背景的优质特种钢集团公司有可能在北江市落户后,心里自然十分关心这件事,要知道,如果这个企业真的落在北江市了,那给北江市的发展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十分巨大的,而且自己也可能由此获得一笔不菲的政绩,做为一个在仕途上混的人,谁不知道这政绩对自己升迁的影响,而且,不管这个人品质到底如何,但多多少少从内心中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一点事情,这是人类的天性。

    但同时,翟清尘的心中也有许多的迷惑,季子强这样自信满满的到北江市去,应该是有点把握的,这样说来,季子强不仅在上层有总理那样的关系,难道他在军方也有很牢靠的依托吗?可惜啊,他带的是岳苍冥去,自己恐怕是无从得知他在北京的关系了。

    翟清尘还是特意的到季子强的办公室去了一趟,告诉季子强:“季書記,有你亲自带队,我就放心了,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不会让北江出什么乱子,另外啊,我也随时听你的召唤,需要我协助的时候,只管说。”

    季子强也是频频的点头,说:“行啊,谢谢清尘同志对我工作的支持,本来我是想让你一起去的,可是家里这一摊子我也不放心啊,有你坐镇,我才能心无旁骛的在那面争取。”

    “書記你客气了。”

    “这个可不是客气,对了,遇到什么难事情了,你也可以多和屈舜华同志沟通一下,这个同志经验和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有时候啊,我遇到什么难事了都要找他支招呢?”

    翟清尘眼光闪动了一下,看来这个季子强和屈舜华的关系果然是很不错啊:“恩,好的書記,你的话我记下了,还有啊,这两天屈舜华还和我说到留守儿童的解决方案,看来老同志是靠得住的。”

    季子强挥挥手说:“这舜华同志啊,我都给他说过了,留守儿童的问题,我心里已经有一个好办法了,让他接手这个问题,不过是想增强一下他在北江市的威望,希望她可以多有一点政绩让上面关注到他,没想到他自己先忙起来了,呵呵呵,副手难做啊,你我都曾经当过副手,所以我们有时候要多体谅一下他们的苦楚,也多给他们制造一点机会,你说对不对,清尘同志。”

    “是啊,是啊,还是季書記懂得体恤下属。”翟清尘算是理解了季子强的用意了,看来季子强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帮屈舜华,当然,这无可厚非的,只是希望他们两人不要连成一线来对付自己,那样的话,自己就惨了,特别是屈舜华同志,每当他看向自己的时候,你还别说,自己从他眼光的深处,看到的都是一片深不可彻啊。

    等翟清尘离开办公室之后,季子强又打电话叫来了屈舜华,希望在自己离开北江市的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很好的和翟清尘合作,季子强说:“清尘同志刚刚从这里离开,这真是个好同志,他主动的担负起了很多的工作,我也把市委的一些工作暂时的转交给他来负责了,你们要是遇到什么难事,一定要多商量,清楚同志还是很有能力的。”

    屈舜华心中在暗自诧异,季子强的眼光应该说是很刁钻的,但他不可能不知道翟清尘是怎么上来的吧,难道他和翟清尘真的就能和谐起来,这是在有点玄乎,但从最近一个阶段来看,两人又确实很合拍,就说上次选举的事情,翟清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仅没有生气,还帮季子强做通了其他几个副市长的关系,让他们稳定住了代表。

    对了,还有特种钢材的事情,这个翟清尘也是按照季子强的想法,做通了二公子的工作,看来啊,官场中的很多关系,都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自己还是小心一点,这个翟清尘看起来也不是一个爽快的人。

    送走了屈舜华,季子强才算是长吁了一口气,他已经布下了疑阵,相信不管是屈舜华,还是翟清尘,在短期内肯定是不敢走的太近,这样自己也就可以放心的到北京去了。

    第二天,季子强带着岳苍冥,小刘,还有市财政局的一个科长,乘飞机直接到了北京,北京的气温要低一点,依旧有点寒冷。

    刚出了机场,北江市驻京办主任杨心英亲自带着手下到机场迎接,这个女主任是年前刚提升上来了,不到40岁的年纪,风韵正好,人长得很漂亮,这还在其次,关键是她清华大学毕业的那种知性女人的气质,很是让人仰慕,再加上能说会道,热情妩媚,让所有到过驻京办的人都赞不绝口,当然了,主要是男人,通常一个很完美的女人是无法在同性哪里获得好评的,好在中国这个地盘上,终究还是男领导要多一点。

    “欢迎季書記一行入住我们这里啊。”见面,这个和季子强关系并不是太熟的女主人就很热情的招呼起来。

    “哈哈,杨主任太客气了,过去我们来这住的很少,这次云中書記说我们驻京办现在条件很不错,所以我就来探个路。”

    “嘻嘻,那是李書記鼓励我们呢,要说起来,条件跟星级宾馆比还是有差距的,但我们这里的服务好啊,需要跑个腿什么的,尽管吩咐。”杨心英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那可不敢,我们这都是来蹭的,谁让我北江市没有驻京办呢?”

    “季書記,你是在吓我呢?你可是省委的常委,住这里是正正当当的,谁敢说你蹭。”

    岳苍冥在旁边就叹了一口气,说:“看来我们几个是蹭的了。”

    这女主任一听,忙说:“哪里哪里啊,你们可不要绕我,我嘴笨。”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季子强他们也就上了驻京办的商务车,一路往驻京办开去,驻京办要说起来季子强真的很少来过,因为来去几次到北京都是回家住的,这次人太多,回去肯定是不方便了,而且驻京办有个好处,第一不用掏钱,因为季子强算是省里的重要领导,是可以免单的,另一个好处,就是驻京办有车,都什么地方要方便一点,最后的好处就是驻京办常年就是在这北京搞关系的,要遇到一些小事,通过他们还是能办成的,至于带个路啊,介绍几个一般领导啊,订购机场票啊,那都是小菜一碟了。

    这驻京办的杨心英主任过去一直都是在驻京办上班的,已经在这里待了多年了,说起来了北京,她是很熟悉,从上学,到现在基本就没离开过,但对北江市的情况,她相对的不是太熟悉,除了知道几个省里和市里的主要领导之外,没到驻京办住过的领导,他几乎不知道,就是季子强,她也只是从电视和报纸上见过,真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

    所以她对岳苍冥这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她起初并不知道,后来还是季子强介绍了一下,说这是北江市的常务副市长,杨心英才显得略微的客气了一点,也是难怪的,杨心英这样的人,天天在北京跑,等闲的领导她见的太多了,经常逛大街,转王府井的时候,说不定一高跟鞋踩到一个,那就是什么司长,厅长的。

    她就看看岳苍冥说:“岳市长对北京熟吗?”

    “恩,年轻的时候在这待过。”

    杨心英一听,估计这岳苍冥也和自己一样,是在北京上过学的,就问:“岳市长过去上的什么学校啊。”

    “恩,理工学院”

    杨心英脸上露出了一种很谦虚的微笑:“哦,我是清华的。”

    岳苍冥点头说:“你好厉害,清华不错。”

    杨心英淡淡的笑着:“其实清华也不算难啦,你当初要是认真点学,说不上也能考上的。对了,你是北京理工?”

    季子强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接了一句:“他是麻省的理工学院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