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没问题,但军方只认你北江市一家股份,其他哪怕你还有很多家我们不管,他们只能挂在你们北江市的名下,不能参于到管理上,这没问题吧。“

    季子强想,这应该问题不大,二公子自己还是吃的住的,季子强也能理解军方的想法,股东太多,将来在管理上肯定也更麻烦,想到这里,季子强就当即说:”可以,你看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正式洽谈?“

    ”华老弟你真舍得把这块肥肉也让我们分享?“对季子强这样干脆的回答,魏将军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昨天总后的领导就有点担心,怕地方政府对这样一个利益极大的行业,未必愿意拱手相让,所以今天魏将军最初心中还是有点坎坷不安的。

    季子强一笑说:”你们也太小看我们的觉悟了,我说过,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何况军方的加大投资,带给北江市的有更多间接的利益,所以魏将军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出尔反尔,唯一的一点点问题那就是。。。。。。“说道这里,季子强就停住了口。

    ”华老弟和我就不要这样遮遮掩掩的了,有什么直说。“

    ”那我直说了,我北江市最近资金不是很充足,到时候说不得要借你们个把亿的资金做股份,这不知道成不成啊。“

    魏将军就笑了起来,说:”你华老弟啊,又是空手套白狼,做的是无本的买卖啊,用我们的钱做你们的股本,好吧,好吧,这个问题我现在做不得住,回去之后我会和总后联系,当然,我也会帮你美言几句的,争取让你心想事成。“

    ”好好,那就不用再多说了,我等你们的消息。“季子强的心中是暗自高兴的,这一来,苏良世想要卡自己的图谋也就算彻底的失败了,自己有了军方的投资,另外自筹一点资金,再用土地折合一些股份,再借他们军方的个把个亿,这个借鸡下蛋的流程也就可以完成了,这样一想,季子强都有点忍不住想笑了。

    1029

    这个周末季子强是很愉快的,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情绪这样好,在水库的旁边,季子强和魏将军吹春风,看着柳絮,大口的喝酒,这魏将军他们准备的东西真不少,什么午餐肉啊,各种罐头啊,还有烧烤出来的鱼,肉,蔬菜等等,让这十多个人大快朵颐,吃的小雨更是喜笑颜开的,他还是第一次在这样大的餐厅里吃饭,脚下是绿草,头顶是蓝天,也不用筷子,勺子什么的,直接上手抓就成了,所以这个小雨从头至尾都笑得咯咯咯咯的。。。。。。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强就召开了一个副市长以上级别的会议,在会上,季子强给大家介绍了特种钢材的一些情况,并告诉了大家军方想要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的意图,请大家讨论一下。

    这样的讨论大家是各抒己见的,这也是季子强从来支持的一种方式,不存在人事变动和敏感话题的时候,季子强还是能做出一副很民主的样子的,所以大家畅所欲言,不过总的来说,都还是觉得这样最好,一个很富裕的厂在北江市站住了脚,就不说各种税收的问题了,单单是他们一年在北江市的花费,那对饮食,服务等行业也都有很重大的影响。

    不过翟清尘提出了一点担忧,他说:”事情是不错,但李老板哪里到时候有点不好说话啊,我们刚刚把协议签订了,现在看来股份又会出现变更,只怕他要借机发难。“

    季子强摇头说:”这个事情不用担忧,他和我们的合同依然有效,不过现在我们是带着他的股份参与到更大的一个公司去,他依然占据我们百分之十的股份,以后他也只能和我们结算,在新成立的公司里,他是没有管理权。要是他不愿意,我和他谈。“

    翟清尘真有点摸不透整个季子强了,前些天他绝不参与到和二公子的商谈中来,但现在他又主动的承担了整个事情,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打算。

    等这个问题商议通过,季子强提及了另外的一个事情,他笑着对屈副書記说:”舜华同志啊,我还想征求你一个意见啊。“

    屈舜华正在想着自己的心思,猛地听到季子强叫起了自己的名字,忙收拢心神,说:”奥,書記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说:”是这样的,最近你看我要忙这些事情了,所以我想啊,对鹤园县的教师福利改制,以及留守儿童的问题,你能不能主抓一下,你是老同志了,比其他人经验丰富一点。“

    屈舜华一愣,他看了季子强一眼,同时,文秘书长也看了季子强一眼,只有他理解季子强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上次季子强到鹤园县去调研,后来被退休教师拦在了路上,回来之后经过文秘书长的一些调查,感觉到和屈舜华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他把这个情况分析汇报给了季子强。

    文秘书长想,季子强今天的转移退休教师处理工作,也就显然是有极大的针对性了,既然你屈舜华想在背后捣鬼,这个事情就让你来处理,处理不好,自然是你坐蜡。

    屈舜华也一下就理解了季子强的意图了,但他没有办法来拒绝这样的一个工作安排,一旦拒绝,更为明显的就暴露出自己在这个件事情上起到的一切作用,他只能点点头,说:”那行吧,我试着看看。“

    ”恩,谢谢舜华同志为我分忧解难啊,我相信你一定是没有问题的。“季子强意味深长的看了屈舜华一眼。

    屈舜华暗自叹口气,在直面这个季子强的时候,他所有的勇气都会很快的消失,但不能说他就愿意听任季子强的差遣,他这些年也是很憋气的,从北江市老書記,再到叶眉,最后到季子强上来,又到杨喻义彻底的倒下,但这么多次权力的更换,却好像和自己这个副書記一点关系都没有,每一次,自己都只能看着新一个权贵走上了北江市的神坛。

    他不舒服,他希望再有一次让自己一跃而起的机会,不过想是可以,做起来就太难了,现在北江市的格局,屈舜华觉得自己很难掀起多大的风浪,季子强的强势,翟清尘后台的坚固,都让屈舜华望洋生叹。

    但任何事情都不会是毫无机会,只要你认真的去找,认真的去发现,总是能看到其中的一些关联,就如现在的北江市,季子强固然很强势,但翟清尘的突然降临,也就是一种对他限制和约束的开始,而翟清尘也是一样的,虽然他的后台坚固,但有季子强作为强敌,他依然是有很大的风险。

    那么屈舜华要做到的就是在季子强和翟清尘之间找到矛盾的切入点,让他们拼杀起来,做到这一点,自己说不上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上次选举的时候,屈舜华稍微的做了一点手脚,他并没有和翟清尘去沟通修改的那几个人的名单,他知道,作为任何一个市长,对那种情况都不会高兴的,只要他不高心了,他和季子强的关系就会出现一点变化。

    后来,他又稍微的暗示了一下和翟清尘关系好的几个副市长,告诉他们,这几个人的增加翟清尘市长可能并不满意。

    他们几个副市长果然就在讨论会上安排人发作起来,季子强肯定是听到了那个信息,他也一定会把这个气撒在翟清尘的身上,以季子强的脾气,恐怕翟清尘多多少少是要受点委屈了,嘿嘿。

    遗憾的是,后来这些人突然全部改口了,但改口未必就是翟清尘真心实意的驯服于季子强的淫威之下,火上是压不住的。

    还有那个教师的问题,屈舜华不过是想把事情扩大一点,给季子强的福利调整计划增加一点不确定的因数,以便留给翟清尘一个可以对季子强发起攻击的机会。

    但看来也没有奏效,这个翟清尘啊,真的是够稳的了,真不知道他是对季子强害怕,还是要找到更大的一个漏洞才肯下手,可是不管怎么样吧,屈舜华觉得,季子强和翟清尘的争斗迟早一定会展开,自己不过是希望他们早点开始而已。

    季子强在安排好了这几个问题之后,心里一点也没有轻松下来,自己敲山震虎的警示了一下屈舜华,也不知道有没有太多的效果,希望他能好自为之,要说起来,屈舜华也确实有些委屈,这一点季子强也能理解,迎来送往的眼看着这么多的人都上来了,自己却原地不动,放在谁身上都是有气的。

    可是如果因为自己的一点点怨恨,就做出很多影响到工作的事情,那还是让季子强不能接受,所以适当的敲打一下他,是必须的措施。

    季子强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屈舜华和翟清尘的联手,只要他们各自为政,自己一点都不怕,从目前来看,屈舜华并没有敢于直接去对翟清尘表露心迹,这主要在于不管是屈舜华,还是翟清尘,这两个人都是很有城府,很难琢磨的人,这样的人与遇到了一起,谁都不敢对谁掏心窝,所以他们只能是试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