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的心里一下有点振荡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判断错了,这个翟清尘只是为了工作,为了对付二公子才使用的这个招数?

    季子强沉思起来,但不得不说,翟清尘的方式是会很有效的,一旦二公子察觉出翟清尘真的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他肯定会重新考虑和降低自己的要求,而且,翟清尘明明知道自己和二公子关系好,他还敢在二公子的面前表露出自己对这个项目的漠视,这是不是也说明了他本来就心中无鬼?

    季子强有点犹豫起来,好一会才说:“你觉得他能就范吗?”

    翟清尘若有所思的说:“我看差不多,他已经有点急了,刚刚苏省长也来了电话,他求援到省长那里去了,只要在来几个回合,他应该顶不住。”

    “你不怕苏省长给你施压?”

    翟清尘微微一笑,说:“我能应付,现在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二公子会不会真的把这个技术转让给别人,这一点我吃不准,换做别人我是不担心,但这个家伙,胆子是很大的,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

    季子强就那样注视着翟清尘,翟清尘的一番话吧季子强对翟清尘的认知完全打乱了,假如真如他说的那样,那么这个人真算不错的一个人了,为了北江市,他宁愿得罪苏省长,但是,但是,这里面总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可是苏良世一手提拔到整个位置上的,他至于为北江市而得罪苏良世吗?

    季子强有点糊涂了。

    翟清尘又说:“因为我担心二公子真的出此下策,所以我不敢完全使力,怕他走极端。”

    季子强决定选择不去推想那些暂时想不通的问题了,有的事情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单凭推理肯定是找不到真正的原因,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自己总会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季子强就说:“不用担心他,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但是。。。。。。”

    季子强抬手一挥,打断了翟清尘的话,说:“没有但是,因为他手里的那个技术资料并不完整,关键的地方在王稼祥的手上,所以他卖不出去的。”

    翟清尘一下的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季子强如此的老谋深算,早就对二公子做出了应有的防范了,但是,不是大家都说他们两人是联手做生意的吗?可是从这个问题上看,一点都不像啊,如果真是那样,就算给二公子百分之20的股份,也可以做的合情合理,天衣无缝的,翟清尘也有些迷糊起来了。

    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翟清尘才说:“行,那我就给他在多施压一下,争取早点拿下他,对了,还有一个事情恐怕会有点麻烦。”

    “什么事情?”

    “省里的资金最后肯定有点悬啊。”翟清尘很明白,既然苏良世连二公子的忙都不想帮,整个资金的问题也就成问题了,但这些话她是绝对不能给季子强说的。

    可是季子强也不需要他说的太清楚,季子强也已经可以感受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了,因为季子强一直都很关注这个项目,在市政府,季子强现在是可以听到一些想要听到的信息,对往省里申请资金一直都不顺畅的情况季子强是心知肚明。

    季子强面有忧色:“恩,不过我们只能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先拿下二公子,然后我们再来想办法解决剩下的其他问题。”

    “那行吧,要是没其他事情商议,我就先过去了。”

    “好,不送。”

    对今天这个谈话,以及自己对翟清尘认知上的矛盾,季子强很是考虑了好一会。。。。。。

    但不管最后季子强是怎么考虑的,在几天之后,二公子就顶不住了,他实际上说转让技术那也就是一句气话,早在10来天前,他就从研发中心的工程师哪里知道了自己手上这个资料是很有问题的,他问过一次王稼祥,但王稼祥东拉西扯的,一会说好像是在发改委的手上,一会说大概在工业局手里,最后二公子也只能装着不知道这件事情了,对翟清尘说自己要转让技术,那不过是吓唬一下翟清尘而已。

    现在他就正式的和北江市签订了技术入股的手续,股份还是订到百分之10,季子强没有参加他们这个转股签字仪式,但这个仪式还是搞的很隆重的,季子强专门还给江可蕊提前打了招呼,北江市和北江市的电视台,媒体,报刊等等,都在这天做了现场转播和采访,在第二天的所有媒体上,也都出现了大篇幅的报道,一切做的像模像样的。

    1028

    接下来的工作,那就是立项,审批,选址,大量招收各类技术人才,筹建钢厂,筹集资金了。

    而这里面,最大的麻烦也就出现在了资金上,部里王封蕴是答应帮忙尽快的完成立项,然后部里划拨5000万元给北江市作为无偿的资助,北江市准备自筹1个亿,但这远远不够,还必须从省里申请两个亿,不过季子强是不敢报太大的奢望,只要省里解决一个来亿也就不错了,剩余的自己可以用土地等等其他东西来充数。

    现在看来,不要说省里的2个亿,就是5000千万估计都是没希望了,从种种的迹象表明,苏良世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卡一卡季子强了,要说起这事来,季子强还是无话可说,因为像这样的大项目,一般都要提前一两年申报,很少有当年申报,当年就从省财政厅弄到钱的,也有那样的情况,那就是人家的关系问题了,可是季子强和苏良世的关系,明显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季子强对这个问题也有一定的预计,所以一面让他们政府尽快立项,继续申请资金,一面自己也想办法,和其他的几个市也在做联系,和银行业也在沟通着,希望多渠道的解决这个问题了。

    这样忙了好些天,天气也渐渐的暖和起来,春天的脚步从江南,蹒跚着,墨迹到了北江市来。

    今天是周末,一大早季子强还在床上赖着的时候,江可蕊侧过身子,双臂环抱上季子强的腰,头埋在他的胸前,并拢的双腿舒展开来,脸上已泛起淡淡的红晕,双唇抿在一起,似乎在抑制自己可能发出的声音,看得出来,此时的她在静静地享受被季子强疼爱的幸福。

    季子强轻轻地揉着江可蕊的小腹,也难免触及她的小腹下方。季子强看过一篇资料,说女性的敏感区相对男性比较广泛,小腹也是敏感区之一,可能是这个原因,在季子强的揉撫下,江可蕊在享受季子强疼爱的同时,生理上也有了反应。

    季子强看到,江可蕊把头更深地埋在他的胸前,极力地掩饰自己,不让自己看到她的表情,但季子强依然能够捕捉到她身体一闪即逝的轻微颤栗,在朦胧的晨曦中,季子强只是瞥了她那儿一眼,就清晰地感受到了一个江可蕊旺盛的生命活力,窥见江可蕊小腹下方浓密黝黑的女性成熟体征,因而就有了是鲜花怒放的感叹。

    谁说有爱就足够了?男人在深爱一个女人时,他会认为只有拥有这个女人的身体,才达到了爱的最高境界,季子强将手慢慢地向下移动,似乎漫不经心实则聚精会神地向下延伸,手指已经触及到令他自己心旌摇荡的地方,那里青草萋萋,仿佛刚刚经历一场春雨,青草叶尖上缀着晶莹的水珠。再往下,就是那朵遮掩在萋萋青草中的花蕾,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是一朵有一丝风吹来都会颤栗摇曳的花。

    刻入骨髓的酸楚瞬间侵袭了季子强全部神经,这瞬间而来的缺憾使得季子强的**更加强烈,血液开始往一个地方蓄积,支撑起他的睡衣,江可蕊斜躺在季子强的怀抱,任其下去。。。。。

    可惜,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季子强和江可蕊的纏绵悱恻,季子强看看时间,才七点多,谁这样不识时务的打来电话呢?

    季子强只好从江可蕊的小腹下抽出手来,一看号码,赶忙坐了起来,接上了电话:“魏将军,你好啊,好久没在一起坐坐了,哈哈。”

    电话是军区政委魏平安将军来的:“季書記啊,春节我回老家了,所以啊,没有和你见面,不过今天的天气很好,我们出去转转,你喜欢钓鱼吗?”

    在春节前,季子强是和魏将军联系过一次,但没见面,今天却听到他邀请自己去钓鱼,季子强感到稀奇,不过也可以理解,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春天,感受一下美丽的大自然,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这的确是一种享受。

    “行啊,只是我可能要耽误一下。”季子强很爽快的答应了。

    “嗯,嗯,不急,不急,半个小时后吧,我们再东郊路口见面,不见不散。”

    “行,那就这样。”

    季子强放下电话,赶忙对江可蕊说:“起来,起来,我们出去转转。”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