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他暂时的胜了自己一局,又有何用当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华书记还是要用上次的储备粮事件收拾掉他,他这不过是饮鸩止渴,苟延残喘而已。

    突然的一下,哈县长坐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更为可怕的问题,苟延残喘季子强为什么要这样的苟延残喘,拖延时间,他的目的何在难道他在等待变局

    最近很多消息都传说着省委老书记病重,恐怕熬不了多久,而江北省省极有可能让乐省长掌管,叶眉又是乐省长的人,将来会不会接任华书记的位置呢。

    要是那样,季子强就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相反,以他和叶眉的关系,以他目前在洋河县的威望,以他机巧奸诈的手腕,他来坐上这个洋河县的书记位置也是极有可能的,这或许就是他一直拖延的真实目的了。

    想到了这一点,哈县长的惊恐是再也不能消减,自己现在虽然名义上是洋河县的全盘负责人,但到底没有正式的下文,那么一切都皆有可能变化,常言道:夜长梦多。

    哈县长就不能在心安理得了,最近一段时间掌控洋河县的那一种亢奋和快乐也就消失殆尽,既然看出季子强的目的,哈县长就感到了时间的迫切性,他要为自己争取,他再也顾不得怨恨季子强了,他决定赶快的想办法,一定要抢在政局变换之前,实实在在的坐上书记的位置。

    第二天一早,哈县长在办公室这样反复琢磨,想到最后,他就给北山煤矿的范晓斌打了个电话,很快那面就传来范晓斌那大嗓门:“领导,好多天不见你老人家了,忙啥里,今天想到打电话了。”

    哈县长皱下眉头,把听筒移远了一点骂到:“闹什么,我耳朵又没问题,不能小点声音啊。”

    那面范晓斌嘿嘿一笑,降低了一些声音说:“我这山上风大,怕你听不到,今天忙不忙,有什么事情”

    哈县长不想和他浪费时间,就说:“晓斌,我上次交代你的事都办好了”

    “什么事”显然这范晓斌不记得哈县长要自己帮他办什么了。

    哈县长有点生气的说:“让你搞张好字画的事情啊,你是不是都下稀饭了。”

    范晓斌想了起来,上次哈县长是给自己说过的,他就呵呵一笑说:“那怎么能下饭呢,我早就搞好了,几次见你都忘了,你等下,我看看”。

    哈县长就听那面窸窸窣窣的响了一会,范晓斌就说:“对,就是这个,白庚延的日出戈壁滩,很不错的画。”

    白庚延是谁,有唐白虎名气大吗哈县长也不大懂,不会是假的吧

    哈县长就问:“这人是谁啊,名气大吧”

    范晓斌支支吾吾的说:“我不认识,不过听他们说是很有名的,这画老值钱。”

    哈县长多少还是报了点希望说:“那好,我再找人问下。”

    范晓斌就说:“那晚上找个地方见个面吧,我把画给你带上。”

    哈县长想想晚上倒也没什么安排,就说:“行,你安排地方,我到时候过去,对了,公安局那面还监视你没有。”

    范晓斌说:“好像你接手吴书记的权利以后,公安局就没什么动静了,监视我的人也撤了。”

    哈县长想了想说:“你还是小心点,公安局那面我还没时间过问,不要让人盯上了。”

    范晓斌说:“没问题的,我现在每次出去,换几个地方的,他们跟不上我。”

    哈县长嗯了一声说:“反正是小心没坏处。晚上去哪”

    范晓斌邪呼的笑笑:“去夜来香歌厅,张老板早上给我来了电话,说他那刚到了几个外地女娃,水灵的很。”

    哈县长就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放下电话想想,又给文化馆拨了个电话,找到了馆长:“老赵啊,我问你个事,有个画家叫白庚岩,你知道吗,名气怎么样啊。”

    那面赵馆长想都没想:“哈县长,这个白庚岩原名增锐,斋号何须斋,北京人,原籍河北景县,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后留校任教师从王颂余进修山水、书法、画论,擅山水、人物所作山水继承传统,目前名气不小,他的画很值钱。”

    哈县长听了这才放心:“奥,这样啊,恩,知道了。”

    晚上哈县长到歌厅三楼的时候,客人并不多。前面有一个公关小姐给哈县长带路,一边走一边发嗲。还不时地回头和哈县长搭讪,问他以前来没来过。

    范晓斌早就到了,他开了个大包间,哈县长看看过道也没人,就很快的推门走了进去,范晓斌一看他来,忙站起来招呼着,给他点上了烟,问哈县长喝什么酒,那哈县长说:“我们喝点红酒吧”

    范晓斌点了2瓶长城干红,又要了2打喜力,好像还有一些开心果,果盘一类的。等东西摆放好了,哈县长把那副画那里出来,两人借着包间不大亮堂的灯光,看了起来。

    两人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名堂,范晓斌就说:“这画真没问题的,那几个小子借他67个胆也不敢骗我,你放心收下,有问题我拧断他们的腿。”

    哈县长想想也是,他知道范晓斌那是吃铜咬铁的主,一般人也不敢耍他的,就收起了画说:“那就好,要是假画,那我真的就臊皮了。”

    范晓斌忙说:“怎么会啊,我办事,你放心,那我们就娱乐一下。”

    哈县长没说话,但也没有反对的意思,范晓斌打开门,对服务生喊道:“叫你们张老板给安排两个。”

    他经常来,服务生认识他,就赶忙跑去安排了。

    不大工夫,老板就带来了好几个小姐,让哈县长他们挑选,因为这里有很多美女,而且这里的美女都是明码实价,不用你去猜,不用费脑筋讨好她,在这里你要做的是等着美女讨好你,前提是你要有堅挺的人民币或美元,也就是说美女永远讨好你钱包的内涵,不在乎你的长相外表。

    范晓斌就见其中两个女娃还不错,一个女孩大约十岁年纪,身形苗条,大眼睛,皮肤如雪,脑后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看着很温柔的样子。

    还有一个矮一点的小姐,一张瓜子脸儿,秀丽美艳,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他,嘴角边微含笑容。

    范晓斌就点了点头,用手指指她们两个,张老板也不多说话,带上其他的小姐就退了出去。

    范晓斌把长的高一点的那个妹妹安排给了哈县长,他对那女娃说:“今天你们运气不错,好好的陪,小费加倍。”

    这两个小姐一看范晓斌起的气势,还有他脖子上挂的那小指头粗的金项链,知道今天是撞到大买主了,两个小姐就很热情的靠了上来,亲热的不行了。

    范晓斌顺手摸了一把小姐的屁股说:“有弹性”。

    那小姐说:“还很滑呢”

    给哈县长发的那个女孩,很乖巧的坐在哈县长的身边,自然的挽住他胳膊,靠在他身上,哈县长很随便的看了她俩眼,看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小衫,下身穿的是一条深色的条裙子,她给哈县长倒上了酒,又问哈县长唱什么歌

    哈县长说:“点一首林海雪原主题曲。”

    小姐就忙着过去点歌了,对这些操作,她们熟练的很,就像是车床上的钳工,灵活的使用自己的设备一样。

    对哈县长来说,找曉姐是为了扭曲一种快乐,但是所有快乐要建立在不能太过于伤害别人的基础之上,哈县长找晓姐也同时期望她们无论在心理和生理上都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快乐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分享吧,快乐只有和别人分享了才叫幸福。而且每次都有不同的回味。

    哈县长是不会乱摸坐台小姐的,因为他觉得那样很掉价,不就是100块钱的台费吗,那能值多钱啊,有些人则不同,恨不能把小姐从上到下抠摸100遍,这样才觉得自己花的钱物有所值。

    范晓斌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虽然是很好的朋友,在这方面哈县长还是忍不住的要鄙视他。

    一会小姐就把哈县长的歌点了出来,哈县长也破着嗓子喊了一阵,管他能不能配上音乐,跟上点子,只要放开喉咙吼就成了。

    等哈县长唱完了第一段,包间就响起了没心没肺稀稀拉拉的掌声。

    有时候,歌曲非常容易引起人的共鸣,让人很容易找到一个在心灵上共同的方向,所以会唱歌的男人往往有妞泡,而且战无不胜,陪他的那个小姐也唱了一首,她唱歌的时候,哈县长又仔细的看了看她,很秀气的漂亮,要是在大街上谁也不会说她是个技女。

    她唱完了,哈县长叫她喝酒,她就干了一杯。

    一会那个陪范晓斌的小姐也转过来了和哈县长黏糊了,也许他们看出了哈县长的地位不同,都想来讨好一下他,那小姐就坐在哈县长腿上说要和他玩色盅,哈县长问她:“玩可以,但我们赌点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