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很是轻松地口气说:“是我啊,你那个组的讨论结束了吗?”

    “奥,我这里已经结束好一会了。”

    “恩,恩,那就好,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代表们情绪都很好,应该不会出什么麻烦。”翟清尘心里是不痛快,可是嘴里还是没有表现什么。

    “那行,要是你不忙的话,到我这来一趟,我们商议一下明后天会议的一些问题。”季子强说。

    “好,我马上过去。”

    翟清尘收了电话,反身回到了住宿大楼。

    在季子强住的房间里,两人商议了一些会务上的问题,但翟清尘总感觉季子强的目的不在这里,他的话很飘忽。

    翟清尘只能慢慢的体会,后来他多少听出了一点意思了。

    季子强说:“我听说啊,其他几个组在讨论的时候略有微词,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季子强的话很含蓄。

    翟清尘听了不是味儿,淡淡的说:“我说大書記,我到北江市才几天时间啊?能有谁来给我汇报!”

    季子强沉吟了一会,说:“我在担忧啊,怕有人搞地下活动?”

    翟清尘有点吃惊,心想又是哪个幺河里起水波及到了他,他也不太愉快地说:“季書記,你不会是怀疑我搞阴谋诡计吗。”

    季子强笑笑,并不回答,缓缓的取出了香烟,但想一想这个翟清尘是不抽烟的,他也就没有拿出来,又把烟装了進去,说:“不管是谁吧,我都希望他适可而止。”

    今天晚上季子强的心情也是不好,自己认为不会有什么悬念的事情,却出了点麻烦,好几名自己提议选举的领导在晚上的讨论中,都有人大放厥词,信息很快的传到了季子强的耳朵里,他算了算,这里也就只有翟清尘有些不大牢靠,而且那几个掏讨论组说风凉话的人,也都是和翟清尘关系好的几个副市长的亲信,这更增强了季子强的怀疑,所以就想敲打一下他,让他不要再这个事情上弄出麻烦。

    1026

    翟清尘这才感觉到事情真有点棘手了,这不是小事,自己让季子强留下这样的一个怀疑可不是好事,何况自己真的没有搞什么阴谋诡计的,他说:“季書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和你一样,也是有组织原则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但话说回来了,你这次提名中有几个人好像不是我们上次预定的那些人!”

    季子强一下就眯起了眼,不错,这次是在最后两天做了一个微调,因为当时翟清尘不在市里,所以最近没有当面和他商议,不过自己是让市委副書記屈舜华把自己的意见抽时间和翟清尘碰碰的,后来整个方案就调整了,难道屈舜华和翟清尘沟通的时候,翟清尘并不同意?

    “这么说翟市长,你对着几个人的提名不很赞同?”

    “赞不赞同是另外一回事,我就是说我们应该有个组织原则,至少你应该先和我通气一下吧,就算我来北江市晚一点,对很多干部不是太了解,但知情权还是要有吧?”

    “我不否认,你确实应该有,但是。。。。。。”季子强说道这里的时候停住了,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点什么,按说市委副書記屈舜华搞了多年的干部人事工作,他不应该会出现这个疏忽,难道他另有企图,假如今天自己不找翟清尘说这个事情,或许翟清尘就会吧心中的不满一直埋在心里。

    但问题是自己现在却不能揭露整个问题,假如屈舜华真的想要给自己和翟清尘制造矛盾,自己现在说出来更是不妥了,翟清尘同样的可以从这个事情中看住一些蹊跷,让他知道屈舜华和自己并非是铁板一块,这对自己不利,说不上会促使翟清尘更快的靠近屈舜华,本来他们是相对独立的两个弱者,走到一起,那就会变成强者了。

    “但是啊,清尘同志,我觉得这个几个同志还是不错的,当然,我本来是准备给你通气一下的,只是你最近太忙,我也太忙,这事情也就耽误了。”

    翟清尘心里肯定是不高兴,这样重大的人事问题,你能耽误吗?还不是想要在我面前立威,让我在人事工作上绕道而行,哼,你也有点过分了。

    翟清尘淡淡的一笑,说:“算了,我就是想起来了,所以提一提,我也相信書記你是疏忽了。”

    季子强邹了皱眉头,翟清尘心里肯定是堵着的,但现在只能如此,先解决选举的事情,季子强说:“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我想请你和其他几个副市长都沟通一下,让他们都要明白,大局为上。选举出了麻烦,谁都跑不掉。”

    翟清尘深吸一口气,他自己也是知道这个选举的重要性,弄出麻烦了,自己也是要挨板子的,他点点头,说:“我试一下吧,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翟清尘站了起来。

    季子强也没有挽留他,他还要好好的分析一下,这件事情有没有翟清尘的份。

    当天晚上,翟清尘和几个跟他要好的副市长都统一了口径,所以在第二天的讨论组会议上他们都作了正面的引导工作,让讨论组的思想得到了统一。

    季子强在听到这个信息之后,也是很赞赏的,人大组委会加了夜班,选票也如期印好,人代会第二天的议程便是选举,经过一上午紧张地选举,投票选举表决换届领导,一切都毫无悬念,翟市长稳稳的坐上了市长的位置,杭正固也通过了常务副市长的选举,当然,还有另外的哪些副市长,局长们,都无惊无险的走了一个过场,没有什么意外的发上。

    这一关过了,季子强才算是心里宽松了一些。

    大会最后,季子强做了激情四射地讲话,至此人大会胜利闭幕!

    两会结束胜利落下帷幕,可市委市政府依旧是忙忙碌碌,工作日程依旧安排得紧张,特别是王稼祥的新城招标,还有筹备特种钢材厂,以及教师问题,留守儿童问题都成了季子强关注的重点,而岳父乐世祥也打来了电话,近期乌克兰的军工投资项目也马上要到北江市来考察,所以季子强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

    别的事情進展都还顺利,但特种钢材厂的问题就出现了一些麻烦,一个是二公子和翟清尘闹得有点僵持,股份比例到现在也没谈好,再一个就是省里对北江市筹建特种钢材的资金出现了一点问题,据说苏良世省长并不看好这个项目,在省财政的预算中,没有这笔开支打算。

    季子强也是感觉有些头大起来,他不得不督催二公子,让他尽快落实他们商谈的结果,这面,季子强有给翟清尘下达了一个硬性的指标,让他主抓省里资金,在季子强的想象中,翟清尘就是苏良世的人,这股份和资金遇阻的问题,季子强不得不往翟清尘身上考虑。

    二公子心里也是很急的,最近媒体已经宣传的差不多到位了,自己要赶快的让此时有所進展,多放一天,自己就少挣一天的钱,当然,这个事情二公子是不准备再找季子强了,对季子强这个人,二公子太熟悉,也太了解了,这家伙认真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给,自己和他关系好那是没错,但想让他从国家利益里面给自己多弄一点好处,那比要他的老命都难。

    二公子决定换一种方式了,今天他到了翟清尘的办公室。

    翟清尘的秘书也是过去北江市政府办的人,也是认识二公子的,不敢阻拦他,只好陪着笑跟在后面進来,翟清尘正在和一个局长谈话,见二公子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進来,也是眉头一皱,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对这样一个人是无可奈何的,他点点头,接着和那个局长又谈论了几分钟,这才打发掉那个局长,过来坐在了二公子的对面。

    二公子拿出了香烟,给翟清尘递过去,说:“市长啊,我们的事情也该有个眉目了吧,这几天季書記打了几个电话,在催促我呢、”

    翟清尘没有接二公子的烟,说:“你抽吧,我不抽烟,我也正准备着这几天找你过来谈谈,当然,我们之间是没有什么余地,除非你可以回到理智的角度,要知道,让你参股,这已经在常委会引起非议了,还是季書記硬顶着,同意了整个方案,所以你也要理解一下。”

    二公子才不相信翟清尘的鬼话,北江市的常委会谁会非议啊,少拿这些虚的来威胁我,我不吃这套。

    二公子一笑,说:“我的要求一点都不高,要不我再让一个点出来,你看怎么样。”

    翟清尘摇摇头说:“李老板啊,你这可是真的为难我了,我只能答应百分之10的股份,多了我实在无能为力。”

    “呵呵,看你说的,哪有这样谈判的,对了,本来年前我还想给你拜个年的,可惜事情一多,就来不及了,今天我就算给你补拜一次。”说完这话,二公子从兜里就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来,放到了翟清尘的面前。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