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不怪你。”吉琼玉接了一句。

    季子强摇摇头,没有说话,可是他能不怪自己吗?鹤园县归北江市管辖,而北江市里自己是老大,这块土地上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季子强没有在鹤园县耽误,但和郎書記,劳县长分手的时候,季子强专门叮嘱了教育改革的问题,叮嘱两人多多关注留守儿童的问题。

    然后让小周直接开车返回北江市,回去之后,季子强当天晚上就召开了一次常委会,通报了留守儿童的问题和教育资源分配的问题,提出了進行教育改革试点的要求,指定鹤园县为教育改革的试点,同时,要求市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邓梅清,就留守儿童的问题,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一步步解决这个难题。

    另外,季子强建议宣传部门,专门为这些留守儿童组织一次募捐活动,虽然不能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但目前也只有这种方式是最为快捷,最为有效的。

    宣传部和邓梅清等人在常委会召开的第二天,都突入了紧张的工作中。

    但季子强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来之于二公子。今天翟市长和王稼祥正在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商议新城开发的相关事宜,因为新城的招标工作迫在眉睫了,而两会也将要举行,所以翟市长的意思是来商议能不能把招标工作押后一点,这样可以让市政府的各项指标工作从容一点,毕竟,翟市长刚来北江市上任不足一个月,很多事情还没有完全熟悉。

    季子强沉吟着,在他的想法中,新城的项目应该早点开始,但他又觉得翟市长的话也很有道理,与其匆匆忙忙的招标,不如大家在多考虑一下,留出一定的时间,对项目未必是坏事。

    但王稼祥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翟市长就是想要把新城的项目押后一段时间,以便把这个项目据为己有,成为他到新屏市之后的第一个政绩,王稼祥说:“書記,市长,我个人觉得,这样的项目已经尽早展开,这样也能少生出许多的事端来,再一个啊,早上早完工,本来项目的任务就很重,事情也很多,老师这样拖着,后面很多工序都无法展开。”

    对王稼祥来说,虽然翟市长是他的顶头上司,但自己有季子强罩着,所以并不太在意得罪翟市长。

    面对这样的一个副市长,翟市长当然也有点头大,谁都知道这个王稼祥是季子强从新屏市带过来的,两人的私交也是很好,自己还不能用平常的方式来对待他,但这新城项目意义重大,自己在这个时候,也是不能让步。

    “稼祥同志,我理解你的难处,但我们也不用急在这点时间上,要知道,两会的召开会让新城的招标新的过于仓促,这反而无助于我们下面的工作。”翟市长的语气还算婉转。

    王稼祥又要说话,季子强抬手制止了他,想了想,季子强说:“家祥啊,我觉得清尘同志的话也是有道理的,招标不是小事,多准备的充分一点更好。”

    季子强有自己的顾虑,他已经看出了王稼祥对翟市长的戒备,这不好,不管翟市长到底心中在想什么,但他这个提议是没有错的,更何况自己不能在这样的一件小事上给翟市长一种自己偏袒亲信的感觉,工作配合才刚刚开始,自己就算心中有太多的怀疑和猜测,但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自己应该往好的方面发展。

    季子强的话也让翟市长心中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季子强一点都没有因为和王稼祥的关系就帮着他说话,最初,翟市长还以为王稼祥的意思就是季子强的意思,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对一个像新城这个投资高达几十上百亿的项目,搁在谁头上,那都是一个巨大的光环。

    而显然的,尽快的启动新城项目,对季子强是有利的,人们会想到,你翟市长刚来几天,这个项目肯定就是人家前任季子强手上的,你不过是在捡现成,可是要继续的推后一点时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人们会从直观上感觉,这是新市长的政绩,这其中差别很大。

    对这一点,翟市长相信季子强也是看的出来,但翟市长还是要说,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更恰当一点。

    翟市长抬头看看季子强说:“書記你也赞同这样?”

    “是,这个事情要说起来,你和家祥的话都是有道理的,但我也在考虑,这次两会我们的任务不小啊,有很多换届的干部,所以招标稳妥一点,从容一点不是坏事,家祥同志,希望你也可以理解到这点。”

    季子强都发话了,王稼祥还能说什么,他只有点点头。

    但就在这个时候,二公子的电话打了進来,季子强接上一听:“季書記,我听秘书说你们在谈话,我都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了,你快谈完了吧?要是时间还长,我就不等你,明天再过来。”

    “奥,啸岭啊,你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这里已经谈完了,你進来吧。”

    季子强合上了电话,对翟市长说:“一个老板要来,清尘同志也一起见见吧。”

    翟清尘从季子强刚才的电话中也听出了是二公子,上次传言的纷纷扬扬的,都说季子强和二公子关系密切,后来还是总理帮季子强解脱了危机,但现在看来啊,两人的关系确实很不寻常,他就站起来说:“那我就不见了吧,我和家祥回去,还要就新城一些细节问题商议一下。”

    王稼祥也站了起来。

    季子强摇头说:“家祥同志先回去吧,清尘同志留一步。”

    翟清尘一愣,他是不想参与進季子强和二公子的事务中来,自己和季子强现在的关系很是微妙,适当的回避一下是正确的,可是季子强开口了,他也不能固执,笑笑说:“好吧,我就多坐一会。”

    季子强今天必须留住翟清尘,因为要想让特种钢材项目走入正轨并启动生产,和市长的沟通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不管这个市长是什么人,也不管他有没有足够的权力,但这个程序是躲不掉的,开玩笑呢,这最近发改委等部门也是经过仔细的核算过,启动这个项目,少说要花费35亿资金,下一步还要政府向上面申请立项,申请资金的,市长不知道,那不是乱弹吗?

    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一个环节在,那就是关于二公子将来的股份问题,这个问题发改委和国资局已经和二公子接洽过几次,但双方还是有一点的争议,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季子强一直没有给翟市长详谈,但为了撇清外人对自己和二公子的怀疑,季子强也是要把这个事情下一步转交给翟市长来处理的,所以今天刚好就是个机会了。

    王稼祥还没有走到门口,二公子就推门走了進来,一看对面是王稼祥,就嬉笑着在王稼祥的肩头擂了一拳,说:“最近忙什么呢,找你喝酒,几次都没见你。”

    王稼祥就给他使个眼色,意思是季子强和翟清尘都在,不要嬉皮笑脸的,二公子眨眨眼,看着王稼祥离开,关上门,说:“吆喝,北江市的两位大人都在了,小民拜见了。”

    翟清尘也客气了一声,说:“不敢当,不敢但,李老板对我们北江市经济建设也是有功之臣。”对这个省委書記的少爷,翟清尘当然也不好托大。

    季子强却很不在意的说:“坐吧,坐吧,少来这一套,有什么事情啊,能让李大老板在外面等上半个小时,真不容易啊。”

    说完,季子强到了饮水机旁边,给二公子泡上了一杯茶,端了过来,这二公子也一点不客气的接上,说:“你还别说,我真的很少这样等人,也就是你季書記,其他人我早就闯進来了。”

    翟清尘一看,这二公子和季子强的关系果然是非比寻常了,他也小心起来。

    等季子强坐了下来,二公子开门见山的说:“季書記和翟市长都在,我就不绕弯子了,这几天我和你们发改委,国资局,工业局等单位谈了好几场了,但大家都不相让,所以这事情恐怕要季書記说说话啊。”

    “奥,什么事情啊。”季子强明知故问的说。

    “就是我们公司和特种钢材厂下一步合资的股份问题,现在你们市里坚持之给我百分之10的股份,我觉得这太少了,连我本都不够,至少调到百分之15吧。”

    季子强哦了一声,并不回答二公子的问题,转头对翟市长说了起来,把特种钢材事情前前后后的关系都说了一遍,听得翟市长是一愣一愣的,这个季子强真是胆大包天啊,这样的事情也敢做,像翟清尘这个年来,一直都是在做秘书长,那是一个小心翼翼的细活,所有的工作最先考虑的就是减少危险,杜绝破绽,像季子强这样的额做法,那是把自己往火上烤,万一惹出了什么麻烦来,他吃不完兜着走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