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眼就洞穿了他们的心态:“呵呵,不表态啊,是不是想着走在中间啊,安稳嘛。”

    “不是,不是,季書記,我们正在考虑如何完成您布置的这个任务,回去以后,我们就安排教育局马上调研。”

    今天的吃饭安排在附近一个镇里最好的餐馆,火锅是当地最有名的腊猪蹄,香气浓郁,季子强比较喜欢,特别是新鲜腊肉,就是吉琼玉,也被浓郁的香味吸引了。

    季子强尝了一口,说:“郎書記、劳县长,你们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这腊蹄子,现在吃,可是味道最好的时候了。”

    吉琼玉本来是不打爱吃肉的,听季子强介绍了腊肉,便夹了一块腊肉,仔细品尝,味道果然不错,和新鲜肉比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吃饭的时候,季子强再次提出了要求,想到农户家里去看看,特别是那些父母都出去打工的家里去看看,如今,留守儿童的问题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高度重视,季子强曾经在电视里看见了一些反映留守儿童问题的电视,今天他想亲眼看看。

    季子强要求这县委書記和县长陪着就可以了,除了带路的,其他干部就不要都拥过去,吃饭以后,找几户去看看情况,不要惊动太多人,也不要专门准备。季子强知道,县里和乡镇不准备是假的,只要是上面来人的每一次的检查,下面都要做好久的准备,这次他们到

    鹤园县来得突然,这两位鹤园县的主官在吃饭的时候,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其实就是想知道他们下一步的安排,但季子强也不想过于为难对方,所以就很爽快说出来,其实算是给了县里一个人情,说不定这个时候,下面已经开始是准备了,比如说线路问题,对象问题,总之,不能是太远,不能是条件太苦的,小孩看上去要是比较体面的。

    吃饭之后,就有几个鹤园县的几个人匆匆忙忙的带来了一堆东西,那郎書記对季子强说:

    “季書記,我们准备了一些礼物,都是一些书籍、学习用具,还有现金,您看望留守儿童,这些东西足够了吧。”

    季子强一看,果然这都做不好了,点点头:“可以了,谢谢你们的细心啊。”

    接着郎書記和劳县长有给季子强做了一个简单的工作汇报,上次的雪灾,鹤园县遭遇的危害最为严重,季子强一直非常关注这里的情况,这次到鹤园县,正好听听他们情况,包括目前有什么困难和问题,春节刚过不久,很多工作都是刚刚起步。

    等汇报之后,季子强又做了几点要求,这才叫上在外面闲转的吉琼玉,在郎書記和劳县长的车带领下,到下面村子里去了。

    车子走了大约20分钟,停下了,季子强看见这里的环境,一座大山,山脚下有几户人家,房子都不是太差,估计是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寄钱回来,装修了房屋。镇里的干部走在最前面,房屋前面还有两人在等候,估计是村里的干部。

    季子强和两人握手,知道两人正是这个村的書記主任。季子强边走边了解情况,他可不仅仅是看看,还要了解具体情况,听着村干部的介绍,季子强眉头渐渐皱起来了,原来,居住在这里的四户人家,竟然都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出去打工了,小孩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老人年纪大了,有些照顾不过来,小孩都很懂事,就是平时有些沉默。村干部介绍,因为村子里比较穷,所以出去打工的人很多,全村870多户,3100多人,出去打工的有800多人,几乎每家都有人出去打工,留守儿童的数目不少。

    刚刚走進,季子强就看见了令人震撼的一幕,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孩,正拿着盆子,在井口边打水淘米,身后跟着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白菜,大概是准备洗的。男孩和女孩大概没有想到这么多人進入了院子,一时间有些彷徨。

    这个男孩,看起来年龄应该比小雨大不了多少,可是,却开始承担家庭的重任了。跟随而来的村干部大概是习惯了这一幕,笑着说来客人了,两个小孩放下手里的东西,跑進了屋子,不一会,两个头发都白了的老人出来了。

    季子强早已经快步上前,问候两位老人,接着,吉琼玉将准备好的书包、书籍、学习用具和现金交给了两个老人,季子强有问了一些问题,但他觉得,自己受到的震撼很大。

    接连看了几户人家之后,季子强说:“情况比我想像的要严重啊,留守儿童已经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了,这些孩子的父母在外面打工,子女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留在家里,境况不是很好啊,老人年纪都大了,哪里能够照顾过来,最关键的是这些小孩缺乏正常的父爱母爱,有什么问题都爱憋在心里,时间长了,一定会出现问题的,需要政府投入大量的精力来关注这件事情,儿童是未来啊,不容忽视,我看这样,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就在本村最为困难的留守儿童家里去看看,我们看看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了。”

    村書記和村主任看了看众人,显得有些为难,郎書記和劳县长赶紧点头,于是众人上车,小车再次出发,季子强上车之后一直在沉思,吉琼玉也不敢打扰他。

    1024

    不长时间,小车在山上停下来,这里只有一栋房子,土墙屋,看上去条件就不是很好,堂屋里没有人,進入厨房之后,屋里墙壁上黑乎乎的,锅里烧着开水,还有些烟雾缭绕,季子强一时间有些不适应,随着吉琼玉的一声惊呼,季子强发觉两个小孩在火炕前,正在往灶洞里面塞枯枝子。现在的农村,这样做饭的人家已经不多了,只有弄猪食的时候,才会有人烧灶的。两个孩子抬起头,季子强才看清楚,是两个小女孩,一大一小。

    “这户人家是村里条件不好的,两个小女孩的奶奶去世了,只有爷爷带着,他们的父母在南方打工,总是想着生儿子,结果在南方省倒是生了儿子,却丢下两个女儿在家里,老人年纪大了,失去了老伴,心情不好,更加无力照顾两个孩子,如今,是两个孩子照顾老人,唉,怪可怜的,村里一些好心人经常给两个女孩送饭送菜,她们都还在上小学,几年就开始生活自理了。”

    两个小女孩的脸上黑黑的,显然是烟雾给熏的,此刻,季子强眼里噙着泪花,顾不上许多,走到两个小女孩面前,拉起她们的小手,此时天气已经渐渐暖和了,可两个小女孩的手上,依旧有冻疮,小手摸起来也挺粗糙的。

    季子强小心替两个女孩子擦去脸上的污垢,他发现,两个女孩其实长得挺清秀的。

    “这两个孩子,村里是怎么照顾的。”

    “村里也没有什么条件,只能是尽力,每年过年的时候,适当照顾,这次评低保,两个小孩和老人都不符合规定,村里的留守儿童不少。”

    季子强知道村干部说的是实情,留守儿童的问题,很多地方都存在,但季子强心里还是很不好受,季子强从自己身上拿出1000元钱,吉琼玉和鹤园县的書記,县长也都拿出了钱,吉琼玉今天也是泪眼婆娑的,还想着多拿些,被季子强制止了,这不是个别问题啊,光靠这一次救济式没有太大的用处。

    季子强将钱交给了村干部,嘱托村干部,一定要格外关注这样的留守儿童。正当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过来了,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还没有進屋,就大声呼喊两个小女孩。

    季子强早就看了小女孩家里的米缸和碗柜,米不多,菜更是没有看见什么。可以想象,两个小女孩要照顾身体不好的爷爷,要弄饭做菜,还要学习,承受的苦难可想而知,这样的年纪,本来是不应该承受这些的。

    季子强主动和中年妇女打招呼,表示感谢,中年妇女很朴实,张着嘴笑呵呵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才结结巴巴说出两个女孩子造孽,有时间就帮着照顾照顾。

    回来的时候,上车好一会,吉琼玉也是一句话不说。

    “怎么了,看见这些情况,心里不好受,是吗?”

    “嗯,是啊,以前在电视里看见留守儿童,大都是说他们的精神生活怎么样怎么样,今天才发觉,留守儿童需要承受的太多了,这对他们不公平。”

    季子强叹口气,说:“这个社会,不公平的地方太多了,不过,在老人和妇女儿童身上表现出来,就不是小事情了,留守儿童是一个牵涉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问题,你放心,回去以后我们就专题研究留守儿童的问题,家庭、政府、社会要共同努力,解决留守儿童的困境,我也没有想到,问题有这样严重,这是我的失职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