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吉琼玉见季子强竟然三言两语的就把这些人打发了,很稀奇的问:“季書記,你怎么回答他们的,是不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没有,他们提出的问题我暂时无法解决,教师队伍庞大,财政无力承担他们的福利待遇,这不是小事情,再一个啊,他们这种反映问题的方式和心态不对,他们居然想着和市里靠齐,要求县里和市里的福利待遇要统一,这是很难解决的。”

    但季子强还有另外的一些想法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为什么这些人能知道自己今天就要到鹤园县来,这一点是很奇怪的。

    吉琼玉也沉吟着说:“要和市里靠齐?”

    “是啊,这些退休的老教师上访,其实是没有什么基础的,他们一辈子教书育人,值得尊敬,可是他们的政治敏锐性为零,你想想,我到鹤园县来的消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们甚至没有通知县委,县政府,也就是少数几个人知道,可他们却准确掌握了信息,不觉得奇怪吗?“

    ”是的,我刚才也在想找个问题呢。“

    点点头,季子强又说:”还有他们提出来的想法,关系自己的利益问题,谁都会有意见,现在的福利待遇问题,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他们仅仅提出这些问题,我认为是很正常的,可他们偏偏提出了北江市干部职工的福利待遇问题,这一直是我们要求保密的内容,年前常委会上提了一下,到至今为止,也没有对外宣布过,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一定有人在为他们出主意,而这个出主意的人,显然不是为这些退休教师考虑的。”

    “怎么会这么复杂啊。”

    “好了,好了,不说了,免得影响我们的心情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总能解决的。对你了,小周,我想去看看附近的学校。”

    小周加快了速度,目标明确了,就不需要慢慢走了。

    1023

    季子强闭目沉思,今天的事情的确不简单,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实际上,季子强正在考虑规范全市的福利待遇问题,因为以前北江市从来没有正式考虑和研究过这些问题。今天这些退休教师的拦车告状,不是好现象,教师是有素质的人,季子强不担心他们会动粗,可是,如果遇见其他上访的人员,在那样的环境下会发生什么事情,季子强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这样想着,车就到了附近的一个学校停住了,季子强和吉琼玉都下了车,

    朗朗的读书声传来,这是一所村里的小学,面积不大,季子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接近中午了,学校马上要放学了,村小和市里县里的学校作息时间有些不相同,上午上学的时间和下午放学的时间都不相同,这主要是农村的孩子有些距离学校远。

    季子强和吉琼玉的气质太出众了,这样的一对男女到偏远的山村小学,很快引起了学校里面学生的好奇,几个教师模样的人从一间屋里走出来,远远看着季子强和吉琼玉,还有跟在身后的小周,没有人敢上前,学生纷纷从窗户里面伸出头来,看着三人。

    “季書記,学校里的学生好少啊,我看每个教室里面的学生都不多啊。”

    “吉主任,村小就是这样,学生不会太多的,一个村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学生数也就不多了,这个学校还算好一点的,有些教学点,学生数就更少了。”

    “季書記,我有点佩服你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吉琼玉及时的拍了一下季子强的马屁。

    “我是市委書記,知道这些情况是我的工作,如果这些事情都不知道了,那我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了。”

    周围看热闹的教师慢慢开始靠近了,一个中年男人鼓足了勇气,走上前,季子强估计这人是学校的校长,周围的好几个教师,只有这一个教师是男的,其余都是女人。

    季子强很亲切的问:“你是这所学校的校长吧。”

    这个校长有点拘谨的说:“是的,我是校长,您们到学校来视察,我们欢迎,请到屋里去坐坐吧。”

    “好吧,去看看。”季子强迈步朝着教师刚才出来的屋子走去,此刻,下课的钟声响起来了。

    “怎么,你们学校还没有配备电铃吗?”季子强很奇怪的问。

    “没有钱啊,现在都不准乱收费,免去了学生的所有费用,依靠教育局拨经费,钱不够用,所以就没有使用电铃。”

    “哦,学生如果在学校里吃饭,是怎么收费的啊?”

    “收搭伙费,学生人数太少,学校里请了大师傅,大师傅就是附近的村民,工资待遇低,都有些不愿意干了。”

    饭菜的香味飘过来,季子强想着去食堂看看,校长已经感觉到季子强的气质非同一般,显得更加小心了,连忙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到食堂里面去了。

    一大锅的土豆白菜煮着,大锅的旁边,是几个蒸格,里面肯定是学生带来的米饭,食堂旁边的小屋里,一个煤炭炉子上面,煮着一个小锅,旁边的小桌子上,摆着一些酸菜,这里大概就是教师吃饭的地方了,大师傅是个中年妇女,看见季子强等人進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季子强走上前去看了看,没有说话,接着走到了小屋子里,看了看教师的生活,锅里的油水明显不足。

    “学校里面的生活一直是这样吗?”

    “是的,条件不好,让您见笑了。”

    正在说话的时候,一个学生跑進来报告了:“外面来了好多小车,都到了学校的操场了。”

    季子强摇摇头,他知道,一定是鹤园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来了,自己到鹤园县的消息,已经不能够保密了,索性也就不保密了。

    校长知道今天一定是来了贵客了,他本来想着到外面去迎接,看见季子强没有动,他也不好动。

    很快就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率先進来的是鹤园县委書記郎玄春和县长劳强志。

    “季書記,您和吉主任到鹤园县视察工作,我们才刚刚得到消息,来晚了。”

    说着,郎書記扭头向吉琼玉问好。

    季子强和鹤园县来的领导一一握手,此刻,校长才知道,眼前这个看着年纪不大的人居然是北江市的委書記季子强,校长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季子强宽慰似的拍拍这个校长的肩膀,说:“你不要紧张,我就是来看看,你们在乡村小学教书育人,辛苦了,条件不好,我相信,今后条件一定会好起来的。”

    学校操场上已经有很多人了,好几台轿车停在这里,附近的村民都过来了,认为学校里面一定来了大人物,季子强有些郁闷,本来是想着轻松轻松的转转,现在,不要想着轻松了,如果不出预料,县委一定安排好了生活。

    “季書記,吉主任,生活已经安排了,就在附近的镇上,很快就到了。”

    季子强也只能和诙谐的说:“恭敬不如从命了,也是吃饭时间了,本来准备在学校里面打秋风的,不过,教师的生活很苦,我就不好意思揩油了。”

    季子强离开之前,特意和学校所有的教师握手,校长有些激动,脸上泛着红光,乡村小学的教师,一辈子难以见到大领导,平时连县委書記、县长都见不到,今天见到了市委書記,县委書記、县长也都来了,还都和自己握手了。

    季子强招呼鹤园县的县长和書記坐上了自己的车,吉琼玉坐在前面,秘书小刘就到其他车上去了,季子强他们三人坐在后面,显得有些拥挤,不过季子强开口了,谁都不敢推辞,郎書記和县长两人尽量往旁边挤,免得挤到了季子强。

    开车之后,季子强所说:“朗書記、劳县长,目前,鹤园县的财政状况还算是不错的,财政收入不算少,关于教育资源配备的问题,你们县委县政府要多多考虑,这个问题很复杂,既要考虑到师资,又要考虑到学生的实际情况,我知道有难度,不过还是要考虑的,我想,鹤园县就首先在教育改革上面做试点吧,主要是整合教育资源,财政适当投入一些资金,多余出来的学校资产,可以交给教育部门处理,处理后获得的收入,再次投入到改革中,缓解资金困难的情况,现在刚刚开学,有时间操作,可以要教育部门结合实际情况,首先上报方案,县里研究,如果能够取得好的成绩,就在全市推广。”

    鹤园县的两位主官自然是不会反对的,这可是季書記亲自发的话,不过,这个任务可不轻,两人都是有些皱眉头,却不敢让季子强看见,如今的改革,没有哪个县愿意带头的,经历了太多次的改革,大家都学聪明了,反正不在前面,不在最后,就没有什么事情,麻烦少,最前面進行改革的,会遭遇许多的实际困难,最后面改革的,会遭遇批评,不前不后是最好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