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笑着,看看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主任,说:”他们有没有写的东西我不管,我反正就是喜欢这样简简单单的调研,身后跟一堆人,你不嫌烦啊。 “

    ”烦是烦一点,但也有好处。“

    季子强摆摆手,说:”就这样吧,对了,你可要好好的看一看,下一步这些改革方案都要你发改委出台,到时候有问题了我拿你是问。“

    ”行,没问题的。“

    两人说着话,车就开出了市区,一会吉琼玉又若无其事的问:”書記,这个翟市长好像和你挺合拍的。“

    季子强心中暗笑,吉琼玉应该是来从自己这里探口风的,季子强就说:”还行吧,目前感觉这个翟市长不错呢?“

    吉琼玉也一下就听出了季子强话中的含义,‘目前’,是的,也许仅仅就是目前吧。

    ”奥,连書記你都这样认为,那应该是不错了,我对他可是不太了解,过去接触的不多。不过我发现啊,他和另外几个副市长倒也处的很不错哩。“

    季子强也知道吉琼玉说的另外几个副市长是个什么概念,那几个人都是杨喻义过去的嫡系,现在自然是和翟清尘要走到一起了,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季子强还要看看,他觉得翟清尘和谁走的近那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要你是在努力的,好好的为北江市工作,自己不会心胸狭隘到那种地步。

    ”恩,是啊,翟市长的为人还不错吗。“季子强淡淡的说。

    吉琼玉吸一口气,就不说什么了,她已经知道,季子强虽然对翟清尘心有顾虑,但他目前并不准备对翟清尘展开攻击,他可能还要在观察一段时间,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在季子强和翟清尘没有明显的裂痕之前,自己要见机行事,做什么都要留好退路。。

    车开的很快,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远离北江市,到了鹤园县的地盘了,一路上,季子强都在感叹道路两旁大山的鬼斧神工,这一两年来,季子强真的很少出来,几乎天天都在北江市那狭小的空间里打转,每每想要到下面跑跑,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耽误,今天出来一下感觉的神清气爽的,胸中的郁闷也都完全疏散了。

    季子强打开了窗户,让依然很冷的空气吹了進来,冷是冷了一点,但这空气比起北江市来,又更清新,新鲜,季子强猛吸了几口。

    车子走走停停,沿途的景色令季子强入迷,险峻的高山,挺拔的大树,都是季子强喜欢看见的,看到这些,季子强都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车子继续前行,远远的,季子强看见前面的公路上有一些人正在等着,这里是山村公路,道路狭窄,车子是无法掉头的,季子强有些不好的感觉,他想到了拦路告状的情形,他有些奇怪,自己出来的消息没有其他人知道,怎么会有人拦路告状,季子强自己安慰自己,也许是多心了。

    车子上前之后,小周首先发觉了不对,因为这些人慢慢开始集聚到了一起,已经挡在了车子前面,小周注意看了这些人,并不是农民,穿着很是整齐,年纪都是很大的,看样子好像是国家工作人员,应该是退休的人员,但这些人脸上缺少那种雍容大度的气质,充满的是激愤,而且缺少气度。

    吉琼玉突然说:“季書記,我估计这些人是退休教师,这几天她们都到市里找过好多次了。”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吧刚才那愉悦的神情收起:“哦,我知道了,停车吧。”

    季子强很快知道了今天是遇见了鹤园县上访的退休教师了,这个情况季子强也是听说了一些,但刚上班,自己的工作太忙,也顾不得考虑这些事情,好像听说他们主要是因为待遇的问题,上班的干部职工,待遇相对要高一些,而退休之后,福利低一些,特别是退休教师,因为教师的人数太多了,财政只能负责他们的工资,而福利待遇,就说不上了,现在,就算是在职教师和公务员,在福利待遇方面,也是有一些差距的,主要原因是教师人数太多了,到处都是这样。

    有些退休的党员教师,甚至出现不缴纳党费的问题,季子强听见这些汇报之后,曾经很愤怒,他认为,退休的教师,做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一辈子都是教书育人,应该是很有素质的,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不应该出现不缴纳党费的情况。福利待遇差别问题一直都是存在的,中央和省里不同,省里和市里不同,市里和县里不同,发达地方和不发达地方不同,中央也承认这种差距的存在,不是哪一个人或者哪一个地方能够解决的。

    如今,他躲不过去,必须要直面这些上访的退休教师的,随着季子强的下车,司机小周也迅速下车了,他跟在季子强的身边,吉琼玉也想下车,被季子强制止了。

    一个岁数很大的退休老师走上前来,对季子强说:“季書記,我们见过你,知道你今天到鹤园县,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哦,那你们辛苦了,这里距离县城还有十里地,难得你们到这里来等我啊。”

    “季書記,我们今天就是找你反映情况的,我们到县里和市里去了好多次了,反映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上访的教师大约有20多人,这面说着话,那面就看到他们开始情绪起来激动,吵吵嚷嚷的,季子强听不清楚他们具体说些什么,看来这些教师的怨气很大。

    “我看这样吧,大家不要激动,选一个代表,说说是什么事情,这么多人一起说,我听不清楚。”

    季子强的声音很大,盖住了所有人的吵杂声。

    大家很快安静下来,还是刚才那个上岁数的人说:“季書記,我们反映的问题,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就是关于福利待遇的问题,县里的老干部退休了,单位发给福利,我们这些教师退休了,没有一分钱的福利,不要说我们这些退休教师,就是在学校上课的教师,除了在县城里面几所学校的老师,其余的都没有什么福利待遇,我们不服,都是国家工作人员,凭什么我们就享受不到福利待遇。”

    季子强点点头,说:“恩,我这两天是听到过一些,除了这个问题,你们还有其他问题需要反映吗?”

    “季書記,我们反映的问题很多了,到市里都去了好几次了,可是没有人理睬我们,我们反映的问题也没有人解决,今天能够见到季書記,我们需要一个准确的答复。”

    “不要激动,我现在问大家还有其他的问题反映没有。”季子强的话语说出口之后,众人都沉默了,或许是季子强的气质震慑住了在场所有的人,也许是人们对权利的一种畏惧,大家没有说话,情绪也不是那么激动了。

    看到他们都静了下来,季子强又说:“好,你们不说了我来说,首先我申明,今天在这里,我无法给大家准确的答复,这里不是研究和解决问题的地方,大家都在抱怨福利待遇不到位的问题,市委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福利待遇的差距,全国都存在,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强有力的财政支撑,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市委市政府努力发展北江市的经济,只有经济发展了,大家的福利待遇才能够最终得到解决,我说完了,还有其他疑问吗?”

    “我们不服,听说去年市里的干部职工都拿到了福利,就连退休的干部职工都兑现了福利,可是我们这些在县里退休的教师,什么都没有拿到,这不公平。”一个身材有些消瘦的人开口说话了,因为他的这些话,原本有些安静的人群再次吵嚷起来,季子强看了看这个人,感觉不是很好。

    “好啊,我来回答你的问题,中央领导在北京,出行访问有专车,有专机,我是市委書記,是不是也要考虑专机的事情呢,凭什么我就没有呢,是不是我也不服啊,你们如果抱着这种完全公平的态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多话我不说,你们想想,可能吗,北京,上海的条件好啊,我们都想去,可是能行吗,大城市的房价高达几万元一个平米,他们是不是也该抱怨,大家都来闹,要求公平,你们是不是这个意见。”

    “季書記,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刚才宋老师是说错了,我们只是和鹤园县的退休干部职工比较,他们都拿到了福利待遇,可我们却没有拿到,我们不服。”

    “你们反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刚才我也回答了,希望你们能够听進去,我没有其他回答了,希望大家都回去,不要聚集在这里了。”

    季子强说完,转身上车,小周启动了车辆,没有人敢于上前阻拦,眼睁睁看着小车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