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通了这点,汪主任也就感到了一丝的轻松,不错,自己的分量看来是很足的,那何不讨价还价一番呢他就说:“呵呵,看来季县长你是志在必得了,那我倒想问下,就算我投了你的赞成票,你又能有什么收获。 ”

    季子强也笑了,他看出汪主任已经动摇了,他也听出了汪主任的弦外之音,就说:“我可以维持洋河县稳定的经济发展局面,这就是对我的好处,至于你,也很有好处,在你上面至少还有很多不利于洋河县发展的人。”

    这话暗示了汪主任,在他上面只要有人倒了,那接下来,就是他上了。

    汪主任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他只能投靠过来了,他就笑笑说:“那我就为季县长一心洋河县发展的这个理想,坚持一次自己的原则了。”

    现在整个会场上也就只有季子强一个人是心里清楚的,他看了看马德森,张永涛和宣传部长孟思涛,几个人会心的一笑,方菲也一直在观察着季子强,当他看到季子强那狡黠的笑意时,她心里算是明白了,这个季子强也太可恶,他把自己都装在了鼓里,刚才自己还白为他担心了半天,害怕他受到打击。

    这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啊,简直就不是人,是狼,你看看他一直装的有多像。

    会场上的震惊和窒息让人喘不过气来,哈县长有了些痛苦,他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汪主任会站在了季子强的那一面,是因为季子强的魅力,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得出答案的问题,他努力的克制住自己,让自己不要想这些问题,先要摆脱目前的尴尬和处境,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就是方菲那一票了,至于自己和季子强那是没有什么悬念的投票,都是一定会站在自己的立场,毫不动摇的。

    哈县长用一种求助,或者说是无奈的眼神望向了方菲,但他发现,方菲没有看他。

    季子强则是抬起头来,用一种笃定的眼神看住了方菲,他虽然亮出了自己的绝招,获得了短暂的收效,不过方菲那一票也更为重要了,对方菲这个女人,季子强有期盼,但也感到难以把握,她很飘忽,让人琢磨不透。

    方菲已经说话了,她用清喉娇啭的嗓音说:“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看来该我表态了,我呢,刚进常委也没几天,来的时间太短了,调整的人也是大部分不认识,所以只能是弃权了,我服从大家的决定就好了。”

    哈县长感到一阵的虚弱,像是一个本来充满气体的皮球被钉子扎了个孔,随着方菲的话音结束,这皮球就“嘶”的一声,放了气,他萎靡不振的坐在那里,心慌意乱。

    季子强没有笑,他想笑,但是知道现在不是笑的时候,为配合这气氛,自己似乎还应该显的沉重一点,到底这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11个常委,5票赞成,5票反对,一票弃权,这是不是也说明了这个班子的分裂,一个在这样班子里的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方菲的话,还让另一个人吃惊不小,那就是汪主任,他迟疑了片刻,就用怨恨的眼神看了季子强一眼,因为他知道自己上了季子强一个当,一个很大的当。

    什么季子强和方菲已经联手,什么季子强和方菲准备对自己开刀,还一起商量自己的事情,全是假话,要是那样,为什么方菲现在不投反对票,她要弃权。

    这一切不过都是季子强的一个局,而自己天天打鹰,今天到底还是被这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小鹰给啄伤了眼睛。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不是自己的无能,这个季子强太狡诈了,这样一个局他也设的出来

    汪主任在想想,也只能这样了,今天自己这话一出口,再也没有了缓和的余地,想要浪子回头金不换,再回到哈县长那温柔的港湾,呵呵呵,那是痴人做梦了。

    季子强看到了汪主任那愤慨的眼神,他也读懂了汪主任眼神背后的含义,他很淡定的回望了汪主任一眼,就这一眼,已经让汪主任没有了其他非分之想,因为季子强的眼光是那样的深沉,像一潭深不可测的水,又像是一片朦朦胧胧的雾,你不敢深入的去探个究竟,因为你无法确定那里面到底藏着了一些什么东西,亦或者那里面都是一把把可以随时洞穿你心脏的刀吧。

    季子强是不怕汪主任再有什么想法的,对于一个政治人物,改换门庭门本来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何况他已经换了一次,再想换回去,呵呵呵,三个字:不可能。

    这时候,季子强就想到了一句水浒传中的最常出现的一句话:逼上梁山。

    不错,汪主任已经是被自己逼上梁山了,他没有其他路好走了,只能跟自己浪迹天涯了,想想倒也好笑。

    这盘棋下到此时,基本也就没有什么悬念了,剩下的夏季子强和哈县长那两票可以忽略不记,他们会旗帜鲜明的赞成和反对,相互抵消,最后只能是平局了。

    哈县长也知道到了这一步,提议是肯定通过去了,他强打精神,就结束了这场风波,他的话很简短:“既然同志们的意见还不能达到一个统一,那今天会议都先开到这里,大家回去在好好的想想。”

    说完话,他不管不顾的先站起来离开了,季子强也就站了起来,他没有在去和谁交换眼神,或者露出喜色,他很淡漠的离开了会议室,似乎一切都是和他无关。

    其他的人也是在诧异和震惊中一哄而散。

    季子强可以在外面装深沉,但回到办公室,他就禁不住的笑了,从便面上看,今天只是一个平局,但从实质上讲,应该是季子强完胜了这局,哈县长的提案被彻底的搁浅,即保住了洋河县的稳定格局,又给哈县长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让他不敢在轻举妄动,应该说,真的是不错的一场胜利。

    季子强有点陶醉了,陶醉在自己的胜利中,他自我感觉很好,不知不觉间,原本端坐着的他就靠在了沙发上。

    躺靠在沙发上的他大腿压着二腿,眯着眼睛,支着耳朵,咧着嘴巴,美滋滋地想象着,慢慢的就有了些微熏的感觉。

    微熏的他心里轻飘飘的,感觉自己象是躺在羽毛上飘浮到了半空。他就在半空飘浮着,飘浮着,起初的感觉是无比惬意的,洋洋自得的,一览众山小的。

    可是飘浮了一段时间后,却突然意识到了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劲。

    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呢

    他开动脑筋仔细琢磨,终于琢磨出这不太对劲的地方,是来自于飘浮在半空的轻浮感觉,那轻浮的感觉让他感觉到了危险,感到了随时都可能从羽毛上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的危险。

    他脑海里突然窜出“骄兵必败”四个大字,想到“骄兵必败”,季子强就打了个冷颤,暗下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幼稚

    随即两手按着沙发,支撑着坐直了身子,撇开了跷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二郎腿,两只脚重重地踩在地上,从半空中降落到了地面。

    从半空中降落到了地面的季子强,伏身从茶几上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又眨了几下眼睛,刚才眼前的虚幻变得真切了许多,心里这才感到塌实起来。

    是啊,自己千万不要小视哈县长的能力,他凭借着自己的老谋深算,一步步的走到了县长的位置,这样的人,你绝不可以等闲视之,他的坚韧和智商,都不是可以简单的就给画上一个休止号,今天不过是一次小的局部战役,后面一定还有大的战争在等待自己。

    哈县长不可能就这样让自己稳稳的站在上风,他一定会很快的组织起凌厉的反击,那么,他会从那个地方下手呢自己该如何防范你

    这都是季子强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既然战争的大幕已经拉开,谁也不能轻易的就宣告结束,走出那舞台的,一定只能是一个胜利者,想要握手言和,为时已晚。

    季子强就扬起了头,冷冷的说了声:来吧,我准备迎战。

    在这个夜晚,哈县长也失眠了,他的痛苦来自于季子强的胜利,哈县长怎么也想不通,季子强仅仅以一个常委副县长的身份,就可以挑战自己的威望,和竟然可以和自己针锋相对的打个平手,那么他上次在自己办公室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有是怎么出现的。

    他翻来覆去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后他总算是想明白了,那同样是季子强的一次算计,季子强不过是借自己的手,借自己身后的华书记,一招之内就解决了吴书记,但解决了吴书记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难道他可以算出在吴书记倒台后,他就能完全的收编吴书记的余党吗

    再者,就算他收编了这些人,那又如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