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腊月25号左右,所有的福利待遇和工资都落实了,北江市出现了少有的繁荣景象,几条主要的大街上面是人潮汹涌,不少上班的干部职工也上街了,第一次拿到了这么多的福利,不少人都想着好好过个春节,当然,大家对市委和市政府是非常感激的,北江市大都是双职工家庭,4万元的福利,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不少的收入,不过因为雪灾的影响,菜蔬的价格直线飙升,干部职工不会埋怨市委市政府,天天看新闻联播,全国大部分地方都受灾了,到处的菜蔬价格都上涨,这是正常情况,农民损失惨重,能够到大街上来卖的菜蔬,都是从雪地里刨出来的。

    1018

    北江市稳定的局势让季子强感觉到欣慰,这次的雪灾,好在没有对城市的居民造成太大的影响,当然,那些依靠社保生活的居民有一些影响,但大家都能够理解,季子强和已经担任常务副市长的岳苍冥商议之后,将今年的慰问金上涨了一倍,主要是针对那些困难职工家庭,下岗职工,慰问工作从腊月25就开始了,市委还提出了要求,下属的各县市一定要将百姓的生活放在首位考虑,要让群众过一个安静祥和的春节。

    放假的时间很快到了,因为雪灾的影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包括慰问战斗在一线的干职工,看望离退休老领导,走访困难党员,慰问武警战士、公安干警、环卫工人等等事情,如果按照正常安排,季子强只怕这个春节都无法休息,但能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是北江市的一哥呢?

    好的一点是,天公总算也理解大家要过年的心情,所以这连续几天格外的照顾,每天都是大太阳,让气温天天在不断的升高,这一下,很多麻烦也就逐步消除了。

    今天季子强代表北江市委给李云中書記拜年,刚好李云中的秘书到楼下办事去了,季子强稀里糊涂的就推开了李云中办公室的们,却见李云中正在和苏良世讨论着什么事情,两人的情绪都不是太好,季子强连声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一会过来。”

    李云中说:“来都来了,進来吧,刚好,我和良世同志正在讨论你们北江市的问题,你也一起听听。”

    苏良世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淡淡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表情了。

    季子强就没有办法退回去,只好讪讪的说:“要是不影响你们谈话,那我听听。”不过季子强的心中也已经隐隐约约的预计到,可能李云中書記和苏良世省长正在讨论北江市市长的人选问题,不然的话,能有什么值得让他们这个针锋相对的事情呢。

    果然,走下之后,就听李云中说了:“子强同志啊,我想听听你对下一步北江市市长人选有什么看法。”

    苏良世心中冷哼一声,你们两人就不要再我面前演戏了,是饿不知道那个柳林市的刘副市长是季子强的意思啊,给我演双簧,嘿嘿,嫩了一点。

    他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看季子强,也说:“是啊,你觉得省政府秘书长翟清尘这个人怎么样?”

    这问话是很难回答的,季子强心里已经知道苏良世一直在为翟清尘活动,现在怎么说,说翟清尘好,那不是刚和苏良世的想法,但说不好吧,这话传到了翟清尘耳朵里,这个仇就算彻彻底底的接上了,以后想缓和都没有机会。

    季子强沉吟着说:“我来北江市的时间也不长,和翟清尘同志只是工作上的接触,谈不上知根知底吧,怎么了,听你们的口气是不是翟清尘同志要做调整?”

    李云中说:“是啊,我们谈到了北江市长候选人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推荐一个德才兼备的干部,我提议是柳林市的刘,良世同志提议省政府秘书长清尘同志,所以有了一点分歧啊。”

    季子强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说:“原来是如此啊,那也简单,可以把两人放在常委会上,让其他同志一起参考一下,毕竟你们两位领导不能为了这个事情伤了和气。”

    在季子强的想法里,这件事情和苏良世肯定是没有商量的余地,苏良世对这个位置看来是势在必得,所以能不能打消他整个企图,只有常委会才能做到。

    苏良世当然也是理解季子强的意图了,常委会上自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有了季子强和李云中的联手,自己在那个地方势单力薄,不足以抗衡他们的,但这没有难住苏良世,他呵呵的一笑,说:“子强同志说的对啊,我刚才可能是有点固执了,这样,等年后我们好好的召开一个常委会议,把这个事情在会上定一下,要是大家都觉得翟清尘同志条件不够成熟,我也会放弃我的个人想法。云中同志,你看这样可以吗?”

    李云中本来今天是想和苏良世提前通个气,统一一下思想,然后尽快的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但现在看来,也只能按季子强说的情况办了,那样的话,苏良世应该没有多少胜算。

    但李云中还是奇怪,既然苏良世没有什么胜算,他为什么还答应召开常委会议,难道他一点都不知道召开过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吗?这显然是低估了苏良世,但既然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同意?

    苏良世站了起来,对李云中说:“好吧,我其他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云中書記和子强同志你们聊聊,我先回那面去了。”

    李云中和季子强都站起来,一起客气了一声,看着他出了办公室的门。

    季子强想想,也觉得有点奇怪,但他同样的想不通为什么,在季子强的想法里,苏良世这次肯定和杨喻义的事情有些牵连,只要杨喻义咬上一口他,他也就逃不过一劫了,就算不能把他拖入到那个地方去,但这次的事情之后,苏良世可能就没有办法在北江市得政坛上立足了。

    但具体看苏良世的这个样子,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气势,难道自己得猜测错了?苏良世和杨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凭着多年官场的敏感,季子强感觉,这件事情可能是有些蹊跷了,最近因为杨喻义在中纪委手里,所以季子强并不知道杨喻义都说些什么,但官场上的博弈,其残酷的程度,早已经超过了人们的估计,也许苏良世已经有了金蝉脱壳之计。

    季子强只好先放下这个问题,说:“云中書記,我今天来是代表市委给書記你拜年的。”

    “奥,还这么客气啊。”

    “这是应该的。”

    李云中就简单的说了几句,提醒季子强开年以后好好工作,把北江市的经济搞上去。

    等说完了这些,李云中话锋一转,说:“你有没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季子强默默的点点头。

    李云中缓缓的站起来,来回走动了几步,说:“苏良世同志今天很反常,刚才为了这个候选人和我争辩了好一会,但你一说上常委会,他马上就同意了,而且还说只要大家都同意,他也会同意,这很是蹊跷啊。”

    “你们云中書記,你觉得这问题在什么地方。”

    “我说不上来,就是感到蹊跷,苏良世同志是应该知道常委会的结果是什么,但。。。。。。等一等。”李云中一下站住了,他眼中流露出了一种诧异的神色,好一会才说:“难道他就是需要一点时间?难道这次他到上面已经活动的差不多了?”

    李云中的这个推断让季子强也有点担忧起来,是啊,现在想想,也只有李云中的这个推断才合情合理,苏良世刚才不能同意李云中的提议,他在担心自己一同意,北江市马上就会把方案报到中央区,那样就打乱了他的计划,但常委会就是另一回事了,最近是肯定开不成,过几天就放假了,只能到上班之后,而上班之后,假如他再找一个什么借口,耽误几天,说不上上面对翟清尘的任命也就落实了。

    “那现在書記你看怎么办?”季子强有点急切的问。

    李云中眯上眼,想了好一会才说:“立即召开常委会议,赶在这一两天把方案报到中央。”

    “行,那你看什么时候召开。”

    “就今天晚上吧。”李云中果断的说。

    季子强也觉得有了一种紧迫的感觉,他从李云中哪里出来之后,又去见了见叶眉和谢部长,把自己的担忧和想法都告诉了他们,季子强很不希望北江市以后的市长会是翟清尘,这个人比起杨喻义来,更难对付。

    叶眉和谢部长都安慰了几句季子强,对他们来说,晚上的常委会议室一定能击败苏良世的,所以事情还有很大的变化,他们让季子强不要太担心,也许苏良世只是一种试探。

    季子强也只能是但愿如此,这个晚饭他就没有回去吃,和叶眉一起,在市委的伙食上随便吃了一点,然后就等待着常委会的召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