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北江市市委的办公室里,季子强也在忙碌,棋局已经進入了收官阶段,自己还得在努力一把,首先是北江市政府这一块的稳定,季子强不希望因为杨喻义的倒塌而影响到整个北江市的建设。

    杨喻义不是阿猫阿狗,他是一个叱咤在北江市政坛多年的一个权力拥有着,他的事情已经在北江市引起了普遍的恐慌,每一个人都在反省和自问,自己是否和杨喻义能分解的干干净净,这显然是有点难度的,因为想要和杨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那就不应该在政府,而应该在山里。

    所以就像是一阵瘟疫,那种情绪在扩大和蔓延,人们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开始防范起来,虽然很多时候的笑声还是那样的响亮,但已经缺乏了真诚,更多的是一种虚与委蛇和逢场作戏。

    谁斗不想被这个漩涡卷進去,都在寻求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希望可以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季。

    于是,季子强便义不容辞的要担当起这个港湾的角色了,他一个个电话的打了出去,对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做了安排,一些过去很杨喻义走的太近的干部,季子强也特意的找来安撫了几句,让大家放心工作,只要没有太大的问题,市委和市政府也一定会协助和保护大家,所以大家不要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

    对普通的干部是可以这样,可是个别和杨喻义关系密切,一起有过问题的人,他们不管怎么说,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紧紧张张的,他们的希望现在也只能放在杨喻义的身上,他们期盼着杨喻义在交代问题的时候可以忘记自己的名字,拿给是多面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同时,季子强也受命于省委常委会的决定,暂时接管了市政府的工作,对这一点,季子强是驾轻就熟的,他不管在柳林市,还是新屏市,都曾经主管过政府的工作,所有套路也都很熟悉,知道怎么最快,最好的参与到政府的工作中去。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季子强已经完全的控制住了政府这面的人员思想和工作,他连续的召开了几个大会,在会上对杨喻义的问题也敞开了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目的就是稳定人心,因为这几天里,季子强也对杨喻义的案情极度关注。

    杨喻义的秘书小张果然和绑架小婉的案件有了联系,警方顺藤摸瓜,还查出了小张另外的几个问题,看来这小子以后只能在监狱待了,另一个市委给葛秋梅通风报信的干部,最近也在接受调查,相比于小张,他可能要轻很多了。

    车本立也开始起诉徐海贵了,这涉及到车本立上次火灾损失的几千万赔付问题,但因为徐海贵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案,可能会耽误一点时间,不过抓住了徐海贵团伙,证明了北江大桥的火灾是他们的故意的行为,这对车本立来说几乎已经稳稳的会获得赔偿,据说啊,徐海贵在韩阳市的企业还是有点底子的,光他囤积的地皮都有好几块。

    这些事情正在走向正轨,今天在办公室里,萧易雪来了,她是来和季子强告别的,这里的事情已了,她要回新屏市去继续负责影视城的工程,季子强真有点舍不得她的离开了,这段时间两人的相处,让彼此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季子强看着这美丽的女人,收腰的墨绿色小西服展现了萧易雪强势的一面,却又不失甜美,圆润的领结上金色的领带夹闪现耀眼光泽,映衬着萧易雪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她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谢谢你这些天来的辛苦,希望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季子强有点深沉的说。

    萧易雪眼中实际上也是有那么几分留恋的,这个男子,从第一次在新屏市小桥边上自己就喜欢上了,不,或许不止,应该是在还没有见到他的时候,每一次听大哥萧博瀚说起他的时候,自己已经对他有了一种深刻的向往,哪次在公园的相遇,不过是因为他并没有让自己失望而已。

    从很多方面看,这个大权在握的男人绝不像是一个当官的,他没有官场的虚伪,更没有那些人所谓的是故,他总是很真诚的对待每一个他的朋友,是的,是朋友,在对待政敌或者对手的时候,他也很狡诈,但这个只能称之为睿智了,对自己呢,似乎季子强眼中都有一种浓浓的关切,他信任自己,也喜欢自己,但他的那个喜欢和自己的这个喜欢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

    还记得在美国的时候,他在自己面前喝醉了两次,他根本都没有对自己设防,也没有吧自己当成一个异性在对待,这既是好事,也是一种无奈,自己真的渴望,他不要把自己当成哥们,当成朋友,他最好还是把自己当成女人。

    摇着头,萧易雪力图摆脱这恼人的思绪,她让自己欢快一点,也潇洒一点,说:“我们不会隔多长时间又要见面了。”

    “奥,你这面有把握?”

    “嘿嘿,不要忘记了,新屏市的影视城快要完工,那个时候你这个前任的市长,现任的省委常委,难道不应该过去参加完工庆典吗?”

    季子强一拍额头,说:“对了,差点不这个事情忘记了,那我是肯定要去的,就算再忙,抽时间也要过去看看,还有啊,你在外面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工程吧?”

    “不会的,我们的管理方式和一般的企业很不一样,所以你放心好了,今年上半年一定可以完工,到时候我会给你发请柬的。”

    “好,我一定去。”很久没有到新屏市去了,有时候季子强自己也会想那个地方的,但相比而言,新屏市没有柳林市更能激发季子强的留恋,毕竟柳林市不仅是季子强的故乡,还是他整个政治生涯最为浓妆艳抹的地方。

    但毋庸置疑的说,新屏市季子强也是会经常的回忆到,每回忆一次,季子强都会感慨,叹息一番。

    萧易雪离开了,就像她来得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她拒绝了季子强准备为她举办的宴会,也没有让季子强送她走到十里长亭,她静悄悄的走了,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中的一员,或许低调已经成为渗入到她们骨髓中的一个特性了。

    萧易雪走的时候,还专门的去看望了一下正在受审中的黄易哲,葛秋梅,她有点遗憾的是,多少年没有见面的故人,刚刚见面就弄成了这样的一副局面,她陪他们单独的坐了好长时间。

    黄易哲,葛秋梅没有埋怨萧易雪,他们知道这是她的工作,也明白这就是自己的宿命,这些年两人不结婚,也不要孩子,其实也是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他们也曾经努力的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方式,按说他们是有机会,也有能力做到,只是多年养成的那种生活习惯,让他们无法像常人那样乏味,无聊的去工作和生活,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为冒险和刺激所生,遗憾的是,他们两人刚好遇到了一起,这也就注定了今天这个悲剧的发生。

    黄易哲和葛秋梅的审讯已经脱离了徐海贵的事件,现在逐渐的转入到了他们这些年的黑势力问题上,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人肯定会被判处重罪,不过他们两人好像也看透了这一切,在和萧易雪谈话的时候,依然是淡定而从容的,这需要极好的心态才能做到这点,显然,他们两人做到了。

    1016

    在萧易雪离开之后,季子强更忙了,春节越来越近,他还要担负着市委和市政府两面的工作,所以整个人都忙的飞了起来,每天早早的出门,到了晚上才能回家,回去之后最好洗洗澡什么的,接着就是蒙头大睡,一点点干坏事的心态都没有了,当然,江可蕊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因为江可蕊一点都不比季子强轻松多少,电视台每到逢年过节的,事情更多,好多时候季子强都是半夜醒来之后才看到江可蕊躺在自己的身边。

    这个时候,就算季子强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和**,他也是不忍心来打扰江可蕊的,他理解妻子的疲惫和辛苦。

    这个时间段立,所有的人都忙了起来,连叶眉也是一样,很多次季子强到省委大院里,见到的叶眉也总是行色匆匆,大家都在为全年最后的这段时间忙绿,连老百姓也是一样,这段时间他们也各自准备着年货,购买着春节的礼品,神州大地都是如此。

    今天季子强还特意的给柳林市的常务刘副市长去了一个电话,相互客套了一会,季子强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对刘副市长来说,自然是不会推辞,过去他就一直很支持季子强的工作,那时候在柳林市,环境比现在北江市还要恶劣,但就是那样,季子强和他都挺过来了,所以现在去配合季子强的工作,刘副市长自然是没有太大的负担。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