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个事情只是解决了一个方面,苏良世也要思考善后的其他一些问题了,一个是自己必须尽快抽时间到一趟北京去,上次自己已经和中组部的黄副部长建立了比较牢靠的关系,这马上要过年了,自己也应该在拜访一下他,以便在必要的时候,对李云中形成一种恰当的压力。 ()

    但在做这个事情之前,苏良世还有一个事情亟待解决,那就是下一步北江市的权力格局该怎么搭建,杨喻义倒了,但那个位置是不能丢的,想必季子强和李云中也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但自己要抢在他们前面下手。

    问题在于让谁来接手这个位置呢?苏良世站了起来,走到了办公室的窗户前面,看着窗外漫天的大雪,他思考了好长一段时间,而后,他快步返回了自己的办公桌旁,拿起了电话:“翟秘书长啊,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好,马上就到。”对面电话中传来了省政府秘书长翟清尘干脆的声音。

    秘书长翟清尘这个人,过去是北江市下辖一个市的副市长,他也算是苏良世嫡系中的一个,由于他在当地和市委書記发生了一系列的矛盾,后来乐世祥采取了一个分离措施,把他调到了省政府,当了几年的副秘书长之后,熬出了头,升任了秘书长之职,把那个副字给去掉了。

    从性格上来说,这个翟清尘还是很有城府的,特别是这三年的副秘书长职位,让他感受颇深,他学会了藏锋蔽利,更升华了自己的了韬光养晦,性格上趋于完善。

    但眼前北江市得局面他也一直都在思考,现在苏良世这盘棋已经是很难走了,在常委,苏良世没有多少实力,除了常务韩副省长之外,几乎他没有多少外援,而李云中和季子强等人的强强联合,就封杀了苏良世很多扩展的空间,这个局面对苏良世很是不利。

    自己作为省政府的秘书长,也是必然的绑在了苏良世的战车上,这是一种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结果,想要摆脱这个局面绝不可能,所以在这个时候,翟清尘觉得,自己更应该低调和谨慎起来。

    他没有用到5分钟就走進了苏良世的办公室:“省长叫我啊。”

    “恩,你先坐吧。”苏良世随手指了一下旁边的沙发,然后自己也从办公桌那面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这个秘书长。

    翟清尘有50来岁的样子,额头很高,也很宽大,宽阔的鼻翼,厚厚的嘴唇,带着一副眼睛,单单从外貌上看,还是很有一份贵人之象。

    对翟清尘这个人,苏良世是很了解的,这人对自己是百依百顺的,当然,这也取决于他和自己这种无法改变的状态,他只能依靠自己,他的身上已经打满了自己的烙印,但他的敏捷思维,足智多谋和难以猜测,还有他眼中闪现出的那一抹阴雾,却也告诉苏良世,这个人要好好的驾驭,不能对他掉以轻心,这也是多年来苏良世对这个秘书长一直采取的措施。

    这样想着,苏良世就到了翟清尘坐的沙发跟前,说:“要喝水就自己到。”

    “不用,我刚在办公室喝过。”翟清尘很恭敬。

    “行,那就随意。”说完,苏良世也坐了下来,伸直了双腿,今天差不多都没有怎么活动过,坐了一个早上,坐久了也累啊。

    坐下之后,苏良世就开门见山的说:“对杨喻义的事情,你怎么看?”

    翟清尘稍微一想,说:“无解,只能让他自生自灭了。”

    “是啊,谁也救不了他,但我不是说的这个。”苏良世抬眼在看一眼翟清尘。

    翟清尘一愣,他需要准确的猜摸出苏良世想要说什么问题,很快的,他就已经想到了,但仅仅是想到,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依然在皱着眉头,做出思考的模样,他不想过度的展示自己的聪明,那是没有意义的显摆。

    “清尘啊,杨喻义下来了,后面的事情我们要考虑一下。”苏良世提醒了一句。

    翟清尘恍然大悟的闪动了一下眼光,忙说:“是的,省长考虑的很周到,下面北江市确实要处理好班子问题,不知道省长有没有什么设想。”

    苏良世摇摇头,说:“清尘同志,这话正是我准备问你的。”对翟清尘这种小心翼翼,有时候苏良世也是很反感的,但他可以理解。

    翟清尘又想了想,说:“暂时我也没有认真的考虑过,你看农业厅的李怎么样,合适不合适。”

    苏良世说:“他没有那个魄力。”

    “那么建设厅的刘呢?”

    苏良世眼皮都么有抬一下,干脆的说:“思维简单,不是季子强的对手。”

    “那么。。。。。。”

    翟清尘刚说了两个字,苏良世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说:“看来问你是问不出什么效果了,我倒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奥,请省长明示。”

    苏良世看着他微微的笑了起来,翟清尘心中就是一跳,难道苏良世看中了自己,是啊,要算起来,自己真的还是很合适的,不管是资历,还是经验,也或者是能力,用自己对苏良世来说,是最恰当的选择了,但这一切翟清尘都不会从眼神中流露出来,他依然很茫然的等待着。

    苏良世收起了笑容,淡淡的说:“你去怎么样?”

    “我?”这个时候翟清尘才表现出了一种惊诧的表情,他呆呆的看着苏良世,好一会都说不出话来,可是在他的心里,却一点都没有呆滞,他在快速的分析,也在综合的判断和衡量,要说起来,北江市的市长比起自己现在的秘书长要高出半个级别,权力更是大不相同。

    省政府秘书长是一般是协助省领导工作,负责省领导交办的有关事情,比如协调相关部门,替省领导出席某些活动。在某些场合下,可以代表省领导,是服务于省长的一个助手,在中国,省政府秘书长级别是厅级,他是比不上省委秘书长级别高,他只能主管各部门接待,文秘,后勤等各项事务的官,相当于大管家,但北江市的市长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可是手握真正权力的诸侯,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关键还能再上一个台阶。

    但现在的问题是,苏良世能走多远,杨喻义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他,假如影响到了他的稳定,这个时候自己让他抬出来就有了太多的风险,自己会成为李云中等人打击的对象。

    可是从此刻苏良世已经在为下一步北江市的权力组建在考虑了,那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有了和杨喻义做出完全切割的把握,否则,他现在应该忙自己的事情,而不会考虑接下来的工作。

    1015

    好吧,这个问题暂且不考虑,但季子强和李云中也一定会对这个位置有所考虑,苏良世能不能吧自己推出来,这一点是有待商榷的,假如最后自己冲刺了,竞争了,失败了,自己可能就会成季子强和李云中以后打压的对象,那就是吃不到羊肉惹了一身骚,很不合算,所以现在还要看看苏良世有什么合适的方式。

    苏良世静静的看着翟清尘,他也要给翟清尘留出一点考虑的时间,对这个小心谨慎的人,自己不要指望他听到这个消息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忘乎所以,要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也不会用他了,只有他这样城府深蔽的人,才能和季子强旗鼓相当的对垒一下。

    好一会,翟清尘才从惊讶中缓了过来,说:“谢谢,谢谢省长的看重和提携,我当然是喜出望外了,只是,我担心啊,那面一定也看中了这个位置。”

    苏良世笑了笑,说:“你在担心胜算不大吧。”

    “这,我是有这个考虑。”

    苏良世点点头:“我理解你的考虑,但你要知道一点,北江市市长这个位置,不是省里就可以定下来的,所以假如你不拒绝的话,我准备近期到京里去一趟,说不定还真能办成这个事情。”

    “这样啊。。。。。。”翟清尘跟了苏良世好几年了,是知道他在京城很有点关系和门道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能连续的对几任省委書記发起攻击的一个基础。

    “我应该做点什么?”翟清尘在这一刻决定了,既然苏良世要走上层路线,自己那就可以拼一把,这样的机会在一个人的生命中,不会出现几次的。

    你决定了?苏良世问、

    “决定了!”

    “好,过几天我上京城,你陪着我一块去吧,知道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我就是个引路的人,具体的事情还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翟清尘赶忙保证:“我明白,我明白,谢谢省长的关怀,我一定会准备的好好的,不会让事情从我这里出问题。”

    “那行吧,就这样了。”

    苏良世挥挥手,让翟清尘离开了,连续的走了这几步旗之后,苏良世真的有点疲倦了,可是他伸个懒腰,活动活动四肢,还得继续忙,所有的细节都要处理,很多时候,细节也能决定胜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