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雪后,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马路边,白雪给人行道盖上了白被子,被子上又留下了人们一串串的脚印。白雪给枯树们披上了白披风,使它们变得更加威武了。

    不过由于是早上,更由于今天有雪,街道上的行人就很少,只有偶尔可以看到卖早点的摊贩们,正忙着准备一天的营生,季子强稍微的打开了一点窗户,感受着那清新而又寒冷的空气。

    没有用多长时间,季子强已经到了省委的大院,还没有到上班的时候,季子强下车到了李云中办公的小楼,还好,李云中的秘书已经在为李云中打扫办公室了,看着季子强这么早就赶过来,秘书忙给季子强到上了一杯热茶,说:“李書記还没有来,要我给李書記去个电话吗?”

    “不用,我就在書記办公室坐坐,等他一会。”

    季子强端起热茶,慢慢的喝了起来。

    他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局面虽然对自己很有利,但还是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因为后面会有什么变化,会出现怎么样的变局,实际上也很难说,在这个纷繁多变的权力之场,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不能出现的,局面的转变往往都只是需要那么一刹那。

    季子强这样想着,一会李云中就来到了办公室,看到季子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李云中就笑着问:“这大清早的,你也不让人消停一下,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了吧?”

    季子强也笑着说:“我就不兴来看看你啊。”

    李云中摇头说:“你没有那么殷勤吧,说说,什么事情,今天早上我还忙得很。”

    “是怕今天書記你是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了。”

    “不会吧,你这么狠啊。”

    季子强只是微笑,并不在说话了,李云中沉吟了一下,对秘书说:“你去问问秘书长,吧早上的工作调整一下,我和季書記谈谈。”

    李云中打发掉了秘书,这才看着季子强说:“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

    季子强点下头,开始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整个情况都给李云中做了一个很详细的汇报,用了大概有个把小时,李云中听得也是很认真的,这个汇报对他的震撼也是很强烈,他绝没有想到,一天的时间来,在季子强那里发生了如此之多的事情,这些情况的发生,很快的就让李云中考虑到了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

    期间,李云中也偶而的问上那么一两个问题,等季子强的汇报全部结束,李云中才皱起了眉头,沉吟着说:“现在有两个问题我们要思考一下。”

    季子强凝神屏气的点点头。

    “第一,这个件事情会给北江市,乃至于北江市带来什么政治层面的影响,这一点很重要,涉及到方方面面,以及我们在中央的影响,其二,杨喻义的毁灭对北江市的冲击有多大,下一步谁来接他的手,这一点我们也要预先设想。”

    季子强很佩服李云中看问题的准确,这两个问题也是他一直都在思考的,想一想,季子强凝重的说:“我想,从政治层面上来说,对我们应该算是一个利好,不管是中央还是基层,更或者是群众,他们都是乐意看到贪官受审,只要我们把握好,不要牵连过度,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李云中说:“当然,这是我们乐观的考虑,但还是要把问题想的全面点,杨喻义是肯定要得到惩罚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正如你说的那样,要循序渐進,不要指望一口吃个胖子出来。”

    “是的,我也这样想,至于第二点,我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但我可以保证一点,杨喻义的离开不会对北江市形成过度的影响,北江市会很稳定的接受这个事实。”对这一点,季子强是有很大的把握的,北江市已经不是自己当初刚来时候的北江市的,自己有能力更好的控制住局面。

    1013

    但说起来接任杨喻义的人,季子强真的还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至少北江市里所有的人都是不合适的,就说岳副市长吧,他刚刚通过了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常委的任命,现在文还没有下,这个时候让他再上一层,显然是不可能,他的资历也还是欠缺一点,而王稼祥就更不成了,升华副市长时间也不长,他上来也压不住北江市的哪些老市长。

    市委副書記屈舜华资历是够的,但这个人一直和自己若即若离的,让他上来,将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他在北江市本来都能做到一呼百应,这些年来,也就是因为屈舜华从来没有掌握过一言九鼎的权力,才让他克制和忍耐,一旦让他坐上了市长的位置,更是如虎添翼,这万万使不得。

    所以就目前来说,北江市里几乎是没有谁合适的。

    那么北江市外面呢?季子强就觉得灵光一闪,对了,柳林市的刘副市长怎么样?这个人自己是了解的,他的为人自己还是知道的,他也是多年的副市长了,而且还是正厅级的常务副市长,从资历上来说,已经够这个格。

    “云中書記,你看看柳林市的刘副市长怎么样?”

    李云中想了想说:“此人做副手没问题,但独当一面只怕还是有点弱,这样,我们先可以把他作为一个候选人考虑進来吧,下一步怎么定,我们再商议,现在我马上召开常委会议,你就不要走了,一起开会,给常委们通报一声杨喻义的问题,另外,杨喻义不同一般的市长,我这里还要给中组部和总理汇报一下。”

    “那行,我在秋書記的办公室等着,一会参加常委会议。”

    李云中点了点头,等季子强离开之后,拿起了案头上那部红色电话,给中央相关领导做起了汇报。

    这面季子强就到了叶眉的办公室,叶眉也是很热情,不过看到季子强眼中红血丝不少,就说:“昨晚上做什么去了?看你就没休息好。”

    说完这话,叶眉又是有点好笑和不好意思了,自己这话问的有点太暧昧了吧,他能做什么?哼,还不是瞎折腾。

    但季子强很快的打消了叶眉的这个想法,当季子强吧昨天夜里的情况简单的给叶眉说了之后,叶眉好一会都没有说一句话,看来北江市的局面已经要有变化了,省上会怎么样呢?

    叶眉还没有想出一个头绪,那面就接到了通知,所有常委到小楼召开紧急会议。

    季子强赶忙把叶眉刚给他泡好的茶水喝了几口,这个会议季子强肯定还要讲很多话,还是做点准备的好。。。。。。

    几乎就在同时,杨喻义也通过自己的渠道获得了消息,这个消息不亚于一个手雷在他耳边响起,他傻了,他深深陷入无法抑制的惊恐和沮丧之中,他跌坐在自己那象征着权力的考以上,心中所有的悲苦却无法宣泄出来,他明白,自己彻彻底底的完蛋了,没有谁再能救的了自己,不。也许苏省长能帮帮自己。

    杨喻义一下就扑到了办公桌上,一把抓起了点,急切的拨通了苏良世的号码,但很遗憾,在电话振铃几声后,对方挂断了电话,等杨喻义在想拨第二次的时候,那面已经关机了。

    杨喻义又一次的跌坐在了靠椅上,完蛋了,所有的人都抛弃了自己,没有人再来管自己的死活,他们都远远的躲开了自己,生怕沾染上了自己的晦气,对了,为什么到现在秘书小张也没有来,已经上班一两个小时了。

    自己要赶快让他处理几件麻烦事情。

    杨喻义哆嗦着手,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秘书小张的手机,上面有振铃,但好一会才有一个并不是小张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杨市长吧,小张在我们这里谈点工作。”

    “你们?你们是谁?”

    “市公安局。”

    “他。。。。。。他出什么问题了?”

    “恩,他涉嫌参与了一次绑架行动。”

    杨喻义睁大了眼睛哈嘴巴,半天都合不拢去,参与了绑架,莫非当初徐海贵对小婉的绑架也有小张的份?难怪,难怪了,小婉的住处本来是谁都不知道的,也只有小张可能跟踪到自己。

    一想到这个,杨喻义更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起来了,连小张都背叛了自己,那还有谁值得自己的信任,没有了,没有了。

    老婆呢?她应该还不会背叛自己吧?

    杨喻义像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一样,抓取了电话他要证明给自己看,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没有抛弃自己的。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呀的一声开了,進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那个中年人对他说:“我们是省纪委的,要同你谈谈话”。

    杨喻义一下萎靡下来了,好一会之后,他突然的暴跳起来,竭斯底里的喊着:“谈话?谈什么?我自认没有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所以本人和你们没有什么好谈的,说吧,该怎样处理我,我都接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