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葛秋梅把枪轻轻的放在了沙发上,说:”你可以叫他们上来了。“

    萧易雪点点头,眼里盯着葛秋梅,退到了客厅的门口,拉开了房门,门外早就待命的特警也拥了進来。

    萧易雪看着他们铐住了葛秋梅,对其中的一个队长说:”通知所有的人收队,另外,告诉那个保安,今天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走漏,否则他会遇上大麻烦。“

    ”是,我马上执行。“

    看着将要带走的葛秋梅,萧易雪又问了一句:”你需要带点什么东西吗?“

    葛秋梅笑了笑,摇摇头,这里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带走的东西呢?没有了,只希望这是不要牵连到师哥哪里。

    像来的时候一样,萧易雪他们走的也很隐秘,外面的风还在使劲的挂着,这个冬天实在太冷了。

    1010

    季子强的房间却温暖如春,他有点焦急的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走动着,后来,季子强实在不堪忍受这样的等待煎熬,他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到楼下,带上两个特警,直接就去了公安局。

    公安局门卫见到这个牌号的小车自然是不会阻拦,季子强到了办公楼里面,推开了邬局长的办公室门,这个时候的邬局长也如坐针毡般的在办公室来回的走动,茶几上烟灰缸中更是堆满了烟头,见到了季子强進来,邬局长哎呀一声,说:”领导,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等我把这收拾一下。“

    季子强笑着找个沙发坐下,说:”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闷的慌,过来找个垫背的,我想啊,你应该比我还紧张吧。“

    ”哎,谁说不是呢,我是坐卧不宁啊,生怕有点什么闪失。“邬局长搓着手说。

    季子强点头:”是啊,我也担心。“

    邬局长想了下,感觉不对,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你不是从来都不关心谁想害你的吗?你担心什么?“

    季子强瞪了邬局长一眼,说:“我怎么能不担心呢?你要知道啊,萧易雪这次对付的葛秋梅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我是为萧易雪在担心。”

    邬局长想想也是这回事,说:“哎,真希望不会出现什么麻烦才好。现在正在执行任务,我也不好和她们联系,不过另一件事情是有着落了。”

    “什么事情?”季子强问。

    “我让人刚才查了一下这个葛秋梅的电话,发现他和我们市委办公室的李昊展联系过几次,包括上次你出事的时候,那个李昊展就和葛秋梅通过电话,所以我刚刚安排人已经把那小子控制住了,正在审问。”

    季子强奥了一声,说:“那就对了,上次应该是有人给她通风报信的,这些人啊,好好的做人不行,非要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真是可惜了,就说这个葛秋梅吧,挺漂亮,挺有能力的一个生意人,怎么就卷進了这个事里面,可惜了啊。”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自作自受。”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来根烟。”

    邬局长给季子强发上了烟,帮他点上,两人就闷声不响的等了起来,不过他们都有一个不约而同的动作,那就是不时看看看办公桌上的电话,真担心电话没有扣实在,外面打不進来。

    这等了大约十多分钟的样子,耳边传来了楼下院子里车辆和跑步的声音,邬局长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动作之敏捷不亚于一个运动员,和他胖大的身躯极不相称,他爬在了窗台上,看了一眼,就兴奋的对季子强说:“回来了,回来了。”

    季子强也站过去,看到下面几辆车吧院子里照的通明,接着还看到萧易雪走了下来,在他身后是一个带头套的女人,就算不看脸,季子强对男女的分辩也具有很深的造诣,那应该就是葛秋梅了,季子强心里也是一阵的轻松,拍拍邬局长的后背,说:“不错,一切平安。”

    两人一起到了楼下,这个时候,葛秋梅已经被送到了审讯室,季子强和邬局长就在审讯室旁边的一个观察室里看着旁边审讯的录像,葛秋梅取下了头套,她用带着手铐的手,理了理额头前面有些凌乱的头发,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美丽依然如故,唯一有点差别的就是,她的眼中出现了些许的忧伤。

    季子强在外面也是叹了一口气,刚要对邬局长说点什么,就见萧易雪進了审讯室,季子强他们在这面就见萧易雪走过去,松开了葛秋梅的手铐,对刚才在审讯室的那个审讯人员说:“你记录,我来审问。”

    这个人有点诧异,因为他是专职的审讯人员,而且他还不认识萧易雪。

    邬局长就在这面对着话筒说:“老张,按她说的做,吧刚才的那份资料给她。”

    这人回头对着镜头点点头,就拿起了记录的笔和纸来。

    萧易雪坐了下来,看起了桌上的材料,这上面有葛秋梅在北江市的一切情况,不过这个资料是没有办法和安全部传来的资料相比,它很简单,有的问题含含混混的,但萧易雪还是看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特别是上面有刚刚查获的一份葛秋梅的电话清单,对这个清单,萧易雪足足看了5分钟,把等在旁边那个房间里看结果的季子强急的差点抓自己的蛋。

    这样等她看完之后,萧易雪才对着葛秋梅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师姐吧?”

    葛秋梅淡淡的说:“小姐你客气了。”

    “也不是客气,应该这样叫你。”

    “无所谓吧。”

    萧易雪点下头,说:“我们就不要绕弯子了,直接一点,这样对你我都好。”

    “可以。”葛秋梅本来也是准备承担责任的,所以她不怕交代。

    “那么先说说你是怎么得到的季書記出行的信息?”

    葛秋梅一笑,说:“这个不是重点吧,你明明知道我是从安子若哪里知道的。”

    “我没有说这次,你理解的。”萧易雪眼睛咋都不眨一下。

    葛秋梅和她对视了几秒之后,说:“市委办公室的李昊展,他帮我传递季子强的行踪。”

    季子强在外面一听,果然是如此,再一次的摇摇头,这个李昊展啊,季子强暂时还有点对不上号的,但想到这个人也是市委的,季子强还是有点遗憾。

    “他为什么帮你?”

    葛秋梅很镇定的说:“色诱。”

    萧易雪的脸一红,就不好问这个问题了,她转个话题说:“那么现在说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和徐海贵合作?”

    “为了钱,他答应只要我给他情报,他给我300万,不过钱还没付呢“。

    ”就是为钱?怎么简单?“

    ”小雪,你可能忘记了,我是个商人,我爱钱,胜过爱我自己。“

    ”徐海贵现在在什么地方?“

    ”家具村,102号小院,做沙发呢。”

    听到了这个回答,在外面的邬局长赶忙拿出电话就准备通知特警去抓捕徐海贵了,但电话还没有拨出,就听审讯室的萧易雪说:“你回答的很干脆,不过现在他们应该已经搬走了吧?”

    葛秋梅点点头,说:“我想也是,刀疤失手,这足以让他们惊慌失措,逃之夭夭了。”

    外面的邬局长一听,有点泄气了,不过还是拿起了电话,通知刑警队,立即到那个地方去搜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季子强倒是轻松起来了,看着萧易雪的审问,就像是在看着一场大戏一样,萧易雪敏捷的反应和清晰的思路,让季子强也赞叹不已,他对邬局长伸了一下大拇指,邬局长也是连连的点头。

    “师姐啊,既然你要合作,那么我们就干干脆脆的,说吧,徐海贵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真不知道啊,该说的我都不想隐瞒、”

    “不,你隐瞒了。”萧易雪不紧不慢的说:“你是商人,既然对方还没有给你缴费,你怎么可能让他逃之夭夭呢?谁在盯着徐海贵的,你总要给我个电话吧。”

    葛秋梅愣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师妹的头脑如此的慎密,一下就看到了自己最想要隐瞒的地方,但这个葛秋梅是坚决不能说的,一说,就会让他们对师哥展开调查,因为看着徐海贵一伙的人正是师哥的手下,这一点是瞒不过去的。

    “没有,我真的没有派人盯着徐海贵,你也知道,行刺失败之后,我也是准备逃跑的,刚才你们去的时候,我正在收拾行李,准备一会就走,我哪有闲工夫还盯着徐海贵。”葛秋梅的回答的到也算是天衣无缝,合情合理的,不过她还是小看了萧易雪。

    qu;师姐啊,我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大家走到这一步了,也没有什么侥幸的地方了,你说对不对,黄师哥难道没有参与到这个件事情中来吗?“

    萧易雪的这句话,像是一个炸雷,一下就击散了葛秋梅刚才还异常镇定的情绪,她有点惊慌,有点害怕,有点失望,她连连的摇头,说:”他根本都不知道这个件事情,真的,小雪,我给你保证,他绝不知道,这个件事情就是我一个人做的,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