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摇摇头说:”算了,我也吃不下去了,我到市委办公室等你们的消息。“

    萧易雪也不勉强什么,可以想象,季子强现在肯定是没有心情吃饭了。

    她走到了门口,对那两个特警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寸步不离季書記,有情况了。“

    这两个特警一听说,刷的一声都抽出了手枪,萧易雪皱了一下眉头,但也没有功夫管他们了,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酒店。

    季子强当然是坐不住了,他也站起来,对江可蕊说:”我们回吧,我送你回去,我到市委,一会要听他们的汇报。“

    江可蕊点头说:”好,不过也不要太熬夜了,早点回家、“

    两人带着特警,就返回去了。

    1009

    而萧易雪在赶到了公安局的时候,邬局长也从家里过来了,在路上的时候,邬局长已经通知了特警队执勤人员,做好了出任务的准备,现在邬局长看到萧易雪过来,忙将她带到了大楼里面,问:”萧易雪同志,有什么情况吗?“

    萧易雪就把葛秋梅的情况三言两句的说了:”这个人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要把她带回来,但是不是能找到她,她是不是已经逃掉了,现在也不好说,只能是撞撞运气吧。“

    ”那行,我陪你们一起过去。“

    ”邬局长你就不要去了,你在家里压阵吗,有项目紧急的状况,还需要你居中协调。我带人去。“

    邬局长点点头,也不在争取了,他知道了萧易雪的底细,所以他是不能违抗对方的指示,这一点邬局长很是清楚,自己是土八路的干活,人家是正规军。

    ”已经查明了葛秋梅住的地方,一会会有人给你带路,她房间的和外面的环境你先熟悉一下吧。“

    ”算了,来不及了,上车之后我再看,至于行动计划,等到现场之后定,“

    说话中,萧易雪和邬局长走進了一个大房间,在里面萧易雪见到了20名英气飒爽的公安特警,他们现在已经领取了武器,每个人都穿上了防弹背心,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邬局长对大家说:”同志们,现在有一项重要的行动,我授权整个行动由萧易雪同志指挥和负责,所有人员应该坚决的执行她的命令,并预祝同志们圆满的完成任务。“

    ”是。“

    这些年轻的特警整齐划一的给出了一个响亮的回答,萧易雪没有多说什么,她挥挥手,转身就离开了,这20个特警也跟了上去,在大院里,他们分成了三组,坐上了执勤车,在萧易雪头车的引导下,一起往目的地开去。。。。。

    车开在扳倒上的时候,萧易雪已经看完了公安局准备好的葛秋梅房间和小区环境的地图,而且萧易雪也很快的想好了整个行动方案,所以在三辆车开進这个小区的时候,萧易雪召集来三个小组的组长,分布任务,一个组守住葛秋梅住房的大门,另一个组看牢葛秋梅房间的所有窗户,必要的时候可以用狙击枪,但要留活络。

    第三组的人和自己一起,上楼顶,从上面掉绳索下来。

    三组人马上就行动了,但这个时候小区的保安追了过来,刚想问问情况,却看到车上走下一堆黑压压的手握枪械的特警,直接吓傻了,一个过来协调的警官就过去亮了一下证件,对他说:”不要声张,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保安只能傻傻的点头,这样的场面他可是第一次见到。

    萧易雪带着几个特警就上了楼顶,葛秋梅住的是一个高档小区,因为是冬天,所以小区的院子里和楼道也几乎没有什么业主走动,葛秋梅在8楼住,这个楼高12层,所以萧易雪他们就要从12的顶层爬到8楼,对这个动作萧易雪是毫无障碍的,但为难了几个特警,他们不得不用绳索下去。

    萧易雪制止了他们,说:”我先下去,看看情况,没有听到我的呼喊,不要下来。“

    ”但是。。。。。“一个组长准备说话。

    萧易雪摇摇头,冷冷的说:”执行命令。“

    说完,萧易雪什么辅助的工具都没有用,直接是徒手从落水管往下爬了,这可是12层的高楼啊,看的几个特警也连连咋舌不已,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不仅指挥我们行动,胆量和身手更是厉害。

    萧易雪没有用几分钟的时间,就到葛秋梅房间的两台上了,刚才在下面的时候,萧易雪他们已经观察过,葛秋梅住宅有一个房间是亮着灯光的,那应该是客厅,而现在萧易雪站立的凉台是卧室外面的。

    观察了一下,卧室没有动静,也没有亮灯,萧易雪想推开门,但通往自己站立的凉台的门却是从里面锁上的,这没有难住萧易雪,他从头上拔出了一更发卡,也就是通过门缝,轻轻的拨弄了两下,门上的锁子便开了,萧易雪闪身進了卧室。

    黑暗中,萧易雪还是看清了这个是一个装修豪华的房间,地面是纯羊毛的地毯,宽大的圆形席梦思床上

    堆放着乱七八糟的很多东西,萧易雪明白了,葛秋梅应该是正在收拾东西,看来自己还是赶上了,她慢慢的接近了通向客厅的门,在门口附耳一听,外面还有响动,萧易雪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从腰间掏出了手枪,但想了想,她有悄无声息的装上了消音器,她要做最坏的打算,因为自己将要面对的人也曾经是一个优秀的杀手,另外,萧易雪也不希望弄出太大的动静,那样会惊动小区的人,最好一切都在隐秘中進行,因为还有其他的很多未了的事情。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萧易雪就一下子,拉开了房门。

    只是一眼,萧易雪就定位了葛秋梅的所在,葛秋梅几乎没有迟疑的俯下了身,从一个柜子的旁边翻滚到了沙发跟前,这个过程很快捷,但萧易雪还是有机会开枪射击的,可是萧易雪没有动,她的枪管一直跟随着葛秋梅,直到葛秋梅抓住了沙发底下的一把手枪,并转身面对着萧易雪,举起了枪。

    在接着,两人都静止不动了,萧易雪眼中是凌厉和深邃的目光,葛秋梅显然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萧易雪,这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她们两人都沉默了。

    他们彼此凝视着对方,手里的枪都对准了对方的心脏,但所有的动作完全的定格,没有谁动一下,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双方僵持了30多秒的时间,葛秋梅才缓缓的开口:”你刚才有机会开枪。“

    在看到萧易雪的那一刻,葛秋梅就知道,自己刚才的动作对付别人是可以的,但对付萧易雪一点作用都没有,自己见过她的身手,她完全可以在自己翻滚的时候开枪射中自己。

    ”是的,至少我可以开五抢。“萧易雪静静的说。

    ”但你没有那样做,为什么呢?现在我手里也有枪了?“

    ”因为我们是故人?也因为到现在为止,你依然没有一点点的胜算。“

    ”故人,你还认我这个故人吗?“

    ”认,所以我没有开枪。“

    沉思了一下,葛秋梅有点黯然的说:”是啊,这真让我难以置信,多少年了,总算又看到你了,但没想到我们是在这样的一个场面下想见,想一想都很伤感的,你能放过我吗?“

    萧易雪微微的摇摇头,说:”不能,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也是我必须做的,但我可以尽力帮你,除非你确实罪大恶极。“

    葛秋梅苦笑了一声,说:”你能怎么帮我呢?谁也无法帮我,既然走到现在,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但小雪啊,你也要明白,我未必能束手就擒,我也有枪。“

    ”我记得你应该叫小梅吧,小梅,没用的,当你看看窗外,门口还有几十个特警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我知道你肯定会带人来,但要是你在我手上,会不会我多了一份机会呢?“

    ”那是当然了,但问题在于你无法做到这点,因为你手里虽然有枪,但我们两人也都知道,你还没有打开保险,这个时间足够我打伤你的双臂了,但我不想这样做,何必呢,有时候要正视现实。“萧易雪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的说。

    葛秋梅知道,萧易雪不是在骗她,她能做到哪些动作的,葛秋梅愣了愣,有些伤感的说:”本来我可以选择自杀,但。。。。。算了吧,我跟你走。“

    到现在为止,葛秋梅依然还在心里牵挂着自己的黄师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来承担所有的问题,自己不能死,死掉之后,公安局还会继续深挖,到时候师哥还是会成为下一个目标的,自己哪怕给师哥拖延一点时间也好,让他能逃出北江市。

    ”谢谢你。“萧易雪轻轻的嘘了一口气,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她只能像刚才自己说的那样做了,但现在好了,自己不用开枪,至少心理上好受一些。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