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萧易雪告辞回宾馆了,开玩笑说自己想洗个澡,换件衣服晚上好和季子强约会,季子强就说晚上自己要带老婆一路去的,因为老婆江可蕊刚刚来了电话,想当面对萧易雪表示感谢之情。请大家看最全!

    这让萧易雪皱了一下眉头,但她同样的还是无法拒绝季子强这样的安排,在面对季子强的时候,萧易雪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无主见。

    萧易雪离开了,季子强这里又开始人来人往了,这一拨拨的安慰之后,一个下午也就算是给报废了,本来季子强最近事情还多得很,但是在大家表示极大的关怀中,自己也只能欣然的接受啊,耐心的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这个时候,在黄老板长包的酒店里,黄易哲和葛秋梅正在紧急的协商着,本来想找只是下午,但他们已经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两人都在凝神思索着,葛秋梅也点上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

    他们也被这个意外的出现搞乱了阵脚,黄易哲的心中有了极大的压力,他知道自己这次是遇见对手了,而且这个对手还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好一会,黄易哲才有点苦涩的说:“你确定你看到的就是小姐?”

    “没有错的,后来我才知道,她现在叫萧易雪,过去我们只是叫她小雪,虽然那时候她很但一看到她,我就完全的联想到了。”

    黄易哲叹口气,说:“从所有的信息上分析,也应该是她了,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前些天总理到北江市来视察的时候,曾经讲过季子强是到国外执行特殊任务,而这件事情的另一个热点人物那就是萧易雪,当时有人说她和季子强的关系暧昧,其实应该不是了,从今天的情况看,萧易雪不是国安局的人,就是公安部的人,这一点才可怕。”

    葛秋梅想到今天萧易雪的反应和表现,也大吃一惊:“公安部的?那师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黄易哲有点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本来并不可怕,问题是。。。。。。”

    “问题是什么?师哥,你有话就说呗?”葛秋梅有点焦急的说。

    “问题是你插手这件事情了,而且你还在现场出现了,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危险了。”

    葛秋梅一听,原来是这个事情,不过她也有点后悔,自己是想帮师哥把这个件事情摆平的,没想到还是弄出了麻烦,她幽幽的说:“你的意思是他们可能顺藤摸瓜的找到我们这里来。”

    黄易哲从葛秋梅的手中拿过那半截香烟,自己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是的,要是你没有露面,事情就简单的多,我们只需要灭掉徐海贵等人,斩断所有的线索,一切都还有补救,但可惜,你露面了,我们是没有实力和政府作对,更没有实力和国安局,或者公安部作对。”

    “萧易雪未必就能认出我。”

    摇摇头,黄易哲落寞的说:“她不需要认出你来,只需要调查一下你的过去,一旦她查明你曾经在萧大伯哪里待过,一切都清清楚楚了,你今天在现场的表现很不错,但那是对常人,假如萧易雪真的是我说的那两个地方的人,她就会因为怀疑你作为一个杀手,怎么会看不懂当时那个现状?她会怀疑,接着就会找到你所有的漏洞,只要被盯上认真的一查,我们总会有破绽出来,不要抱一丝的侥幸心态,那真的没用。”

    葛秋梅现在听了黄易哲的分析,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一步错步步错,这危局已经是无法挽回了。

    “师哥,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希望他们能给我们几天的时间,哪怕是两天都可以,这样我们稍微的处理一下,多弄点现金出来,然后我们就永远离开这里吧?”

    “你是说永远?”葛秋梅一下有些惊慌了,这个城市,是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这些公司,也是自己辛辛苦苦一点点做起,这里面浸泡了自己多少的汗水和泪水,就这样全部抛弃吗?

    黄易哲坚定的,不容置疑的点点头,说:“不要心存侥幸。必须离开,你总不想在以后的几十年里都到大牢中度过吧?”

    “但我们可以出去躲一躲风头,没有危险的时候,我们再回来,公司可以继续的运作。”

    黄易哲惨然一笑,用手撫摸了一下葛秋梅的头发,眼中也出现了一些湿润,说:“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同样也舍不得这块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更舍不得自己千辛万苦攒下的这份基业,没办法啊,没办法啊,我们只能走路了,而且,这还要运气好,希望这个丫头没有他老爹那么精明。”

    “恩,我听你的,师哥。”

    “明天你就要从你任何可以挪动的账户上提取现金出来,我也一样,然后我会安排走路的计划,越早离开越好,我现在都想离开,但出去之后,没有钱我们会很难熬的,只能冒险等一天。”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的安排的。”葛秋梅点头说。

    黄易哲又沉思了一下,说:“在我们走之前,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要牢牢的盯住徐海贵一伙人,至少他们也应该为这次事件承担一些责任。”说完,黄易哲拿出了电话,拨通之后说:“这几天多加派一些弟兄,一定给我盯牢徐海贵。”

    葛秋梅望着忧心忡忡的黄易哲,心里也很不好受,她不再强求什么了,她很信任自己的师哥,她更知道,黄易哲其实比起自己来更是舍不得那片用钢刀和热血打拼下来的江山,她开始内疚起来要不是自己的愚昧,事情绝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黄易哲看出了葛秋梅的内疚,他勉强的笑笑,把葛秋梅拉倒了自己的怀里,说:“我们是江湖人,不用那么多的后悔,事情既然出了,我们就要接受,没有谁对谁错,这都是命,我能接受。”

    葛秋梅依偎在黄易哲的怀里,抽搭起来了,多少年了,她从来都没有哭过,但这次他哭了,他不为自己,她是在为黄易哲伤心,因为她同样的,也是很多年没有看到过黄易哲眼中有了泪珠。。。。。。

    和黄易哲他们相比,季子强整个下午都在微笑,大笑,呵呵的笑着,这样笑了几个小时,应付了所有的探望自己的领导,并坚决的拒绝了他们安排给自己的压惊宴请之后,季子强才很是疲惫的收起了笑容,给江可蕊去了一个电话:“老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一会你来接我,我们一起过去。”

    “饭店你安排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让小刘订的酒店,你赶快过来,不然一会来人,又不知道要扯多久。”

    “恩讷,还有几分钟下班了,下班就过去接你,对了,你今天带上邬局长给你安排的特警吧?”

    “不用,有萧易雪呢?”

    “那不行的,还是带上,”今天江可蕊是很坚持,中午听到季子强遇刺的消息,江可蕊差点吓瘫在地上,这要是季子强有个什么,自己该怎么办啊,还好,最后单位不少的人过来相劝,慢慢的才担忧少了一点。

    季子强是不想和江可蕊为这个事情争辩的,就说:“好吧,好吧,我会叫上他们的。”

    季子强打完电话,就收拾起来东西,在等10多分钟,江可蕊在楼下打来了电话,季子强就带上了一直在小刘办公室守候着的北江市公安局最厉害的两个特警,一起到了市委的门口,这两个特警是认真负责的,都先出去看看,确定没有问题了,才让季子强出了市委的大门,等季子强上了车,这两人也开上车,跟在了江可蕊小车的后面。

    在车上,季子强给萧易雪也去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来。

    然后,季子强想了想,对江可蕊说:“我还得给安子若打个电话,今天她也是吓坏了,我一直抽不出时间问问情况。”

    “谁不让你打电话了,你们能偷着约会,打个电话算什么?”虽然江可蕊也知道,当时现场不是季子强和安子若单独的约会,而且安子若也再婚了,不可能和季子强有什么关系的,但不管怎么说,江可蕊心里就是不舒服,要不是安子若约自己老公见面能有今天这危险的一幕吗,当时萧易雪要是没去,自己这回不知道已经成什么样子了。

    季子强就笑笑,没说什么,女人总是这样,和她们讲道理?除非你自己也脑袋被驴踢了。

    季子强给安子若也表示了一下慰问,安子若今天真的有点吓傻了,现在说话都哆哆嗦嗦的,季子强反而感到有点好笑起来了,但因为有江可蕊在场,所以季子强还是没有说的太多,简简单单的问候几句,挂上了电话。

    1008

    季子强和江可蕊進酒店没多长时间,萧易雪也赶了过来,江可蕊和萧易雪本来原本也都相识,但因为上次季子强出国的事情,江可蕊对萧易雪还是很有点误会的,现在江可蕊就有点不好意思,自己误会了别人不说,关键是这次萧易雪却挽救了自己的老公,自己真的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