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奥,这样啊,我就说,你也该回来了。”季子强很轻松的说。

    “嘿嘿,你还牵挂我能不能回来吗?”

    “当然了,很牵挂呢。”

    两人竟然对话起来,这让刀疤情何以堪,既然对方明明已经认出了自己,也知道自己想要对季子强下手,但她怎么能如此的无视自己呢?自己好歹也是韩阳市数一数二的打手呢?

    季子强这个时候才看了看刀疤,季子强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惊诧,他问萧易雪:“你刚才叫他什么?刀疤?莫非他就是徐海贵手下的那个正在被通缉刀疤。”

    萧易雪嘻嘻的笑着,说:“可不是吗?看来我的运气真好呢?回来才跟踪你了几天,就遇上这个小子了。”

    “你跟踪我?”季子强有点汗颜,多亏自己最近没有去干点什么花花草草的事情,不然这多尴尬啊。

    萧易雪翻了一下眼皮,一笑说:“我是保护你,你看,要不是我,你现在就危险了,他手里可是一把很锋利的刀呢。”

    他们说话的声音都很温和,一点都没有剑拔弩张的那种样子,这让饭店远处那一两对吃饭的人混然未觉,也许,他们都认为这不过是几个熟人见面之后的相互问候。

    但刀疤的眼光却越来越凶狠了,他受不了对方两人终于蔑视自己,这个女人就不说了,自己不知道他的来路,但季子强自己是知道的,他不过是一个官员,在他听到和看到自己要做的事情的时候,他也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这是不是太让人感到委屈了,自己现在可是一个杀手。

    他一点都不了解季子强和萧易雪,季子强怎么可能害怕呢,自己身边有了萧易雪在,不要说一个刀疤,就是三个四个也根本难以伤到自己,不管刀疤相信不相信,但季子强是绝对的相信在萧易雪风衣下面肯定是一把枪,这一点毋庸置疑。

    刀疤说话了:“你是谁?你真的以为用一件风衣就能对我形成恐吓?你小看我刀疤了。”

    萧易雪淡淡的看了刀疤一眼,用左手慢慢的动了动右手的风衣,露出了一寸来长得一节乌黑发亮的枪管,玩过枪,并且身上也有枪的刀疤面色一寒,他看出了那是真枪。

    萧易雪很温和的说:“你把手里的刀扔在地下,靠着墙,双手抱头,这样我可以不扣动扳机,好吗?”

    刀疤暗自叹息一声,要是自己不听徐海贵的话,直接用枪多好啊,至少现在自己手里有枪,情况或许是能有所改变的,现在呢,刀已经毫无意义了,但怎么才能把枪掏出来,这才是关键。

    “如果我不这样做你就开枪吗?你一个丫头片子,你敢杀人吗?”刀疤决定拖延一点时间,这样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拔枪的机会。

    萧易雪慢慢的收拢了笑容,说:“刀扔下,蹲下抱头,这是我最后说的一遍,至于我敢不敢开枪,你最好不要做这个实验。”

    寒下脸来的萧易雪和刚才又不一样了,她脸上出现的完全就是一股寒澈入骨的冷意,刀疤明白了,这个丫头是真的敢开枪的,但自己也绝不能束手就擒,抓住了自己,还不是死路一条,拼吧,杀掉季子强,就算中上两抢也就那么一回事情了,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汉子。

    刀疤要做亡命一搏了。

    作为一个高超的特工人员,萧易雪是能从刀疤的眼神中判断出他心理上的变化的,萧易雪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她紧了紧手中的枪把,看来今天不开枪不成了,不过萧易雪心里也并不想要刀疤的命,萧易雪还想从刀疤的身上找到其他的一些线索,她的枪口就从瞄准刀疤的头部位置,微微的下移了一点,她想,第一枪应该是刀疤的手腕,第二枪假如需要的话,那就是他的大腿吧,这微妙的一点点动作旁人根本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对射击很精通,并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的人才能看的懂这一点点的变化。

    无巧不成书,这个饭店里刚好就有这样的一个人,那就是葛秋梅,她和安子若已经出现在离开季子强餐桌不远的地方了,实际上刚从卫生间出来,葛秋梅就已经发现了这个有些异常的举动,季子强没有倒下,他对面那个杀手傻傻的站着,而在杀手的侧面,却有一个女人冷冰冰的盯着杀手,而且从她站立的角度,和手臂的动作看,无疑,她手里有枪。

    而且葛秋梅还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露出的一点枪管来,她迟疑了一下,对这个杀手和徐海贵等人,她没有任何的感情,他的死伤和自己也没有一点关系,但这个想法刚一露头,葛秋梅就发觉有问题了,因为她看到了萧易雪的枪管有了一点点的变化,葛秋梅马上就明白,她们要抓活口。

    这对葛秋梅来说就是一个危机了,万一这个杀手交代了徐海贵等人,最后徐海贵落到了公安局手里,黄师哥肯定也就麻烦了,不行,自己要阻止这个局面的发生,这个判断只是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葛秋梅就确定了,她的大脑也开始飞快的运转起来,而在她身边的安子若只是对这一个场面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其他的什么,她是没有感受到,这便是一个杀手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别了。

    葛秋梅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挽着安子若,笑着就往杀手和那个女人之间走了过去,她想,只要自己和安子若站在了他们的两者之间,那么杀手就有了一次不管是逃跑,还是反击的机会。

    眼看着她和安子若就要走过来,萧易雪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两个站住,不要过来。”

    季子强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忙对安子若和葛秋梅说:“你们不要过来,这是一个杀手,你们退后。”

    一直都是懵懵懂懂的安子若一下就站住了,她脸色发白,也一把抓住了还要往里面走的葛秋梅,葛秋梅一看这情况,真的有点麻烦了,她挣脱了安子若的手,嘴里说着:“季書記,你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光天化日之下的怎么会有杀手。”

    说话中,葛秋梅就继续的往前走过来了,而刀疤也在这个时候觉察到机会来临了,他就想等着葛秋梅再往前走上那么两步,自己便可以扑近季子强了,现在是来不及掏枪,但刀还是可以完成这个动作,当然了,最后的代价是自己也会死掉,但刀疤决定这样做了。

    对萧易雪来说,情况也就发生了一个极大的变化,这个葛秋梅眼看就要挡在自己和刀疤的中间,那样就完全的封堵住了自己的射击角度,看样子刀疤也会利用其这个机会来,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劝阻这个女人继续的前行了,只有抢在她前面动手。

    萧易雪鬼魅般向刀疤移动过去,刀疤也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他不再继续的等了,几乎在同时突然的暴起,向季子强扑去,手中的刀也举了起来。

    1006

    这电闪雷鸣之间,萧易雪却发现那个正在往前走的女人怎么一下动作快了一点,就刚好挡住了自己的枪口,这个变化是萧易雪无法想到,因为刚刚她是按照常人的速度在计算,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就出现在了那个位置,萧易雪无法思考了,她眼看着刀疤壮硕的背阴扑向季子强,她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能开枪了,但这个位置射击,已经留不下刀疤的一条性命,萧易雪很无奈,却只能这样。

    枪声在小饭店里轰然着响,所有的人都一下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在枪声的尾音荡漾着飘散开来之后,才有一个客人惊呼起来,接着安子若和葛秋梅都一起惊呼一声,饭店就乱套了,客人不多,但还是都在夺路而逃。

    而刀疤就倒在了季子强面前的餐桌上,和季子强之间的距离也就是那么的几十公分而已,季子强一直都很笃定和淡然,不过此时,季子强也是受到了惊吓般的呆呆的看着匍匐在餐桌上的刀疤,怔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时候,萧易雪才带着冷冷的目光看向这个差点耽误了大事的无知的女人,长得很漂亮,比自己大很多,脸上露出了完全惊恐不安的神情,她也在呆呆的看着萧易雪,可是奇怪的一点,她的眼中慢慢的出现了一种奇异的,难以让人理解的神情。

    对刚才这个女人出现在自己枪口的怪异行为,萧易雪心里是有点疑惑的,但那个时候真的就是一刹那,她无法确定到底是为什么,只是心中有点奇怪而已,她有点抱怨的说:“让你站住,站住了,你还往前面走,不想活了。”

    葛秋梅惊惶失色的说:“我以为是一个玩笑,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她在喃喃自语着。

    但脸上的惊慌是真实的,因为她已经认出了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女人,她是萧易雪,一点都不错,自己刚刚去萧大伯哪里的时候,这个丫头也很她一直都是整个家族和集团掌上明珠,所有人都喜欢她,经常的,在自己和师哥训练,或者汇报事务的时候,萧大伯总是带着她一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