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恩,嗯,都是朋友,一起坐坐也好,我来点菜吧?”季子强说着拿起了菜单,这不过是个客气话,他说习惯了,其实西餐用着他一个人点,都是谁喜欢吃什么,自己点自己的。请大家看最全!

    这个时候,刀疤却邹了一下眉头,他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坐在了季子强长椅的外面,这样的隔断,本来就是两排面对面的座位,这女人坐在外面,直接就影响到了自己对季子强的下手。

    同时,葛秋梅也邹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的,她就想,这没有什么关系,一会自己会有办法把安子若调开的,葛秋梅想着,就在餐厅里四处的张望了一下,她像一个贵妇人一样,用挑剔的眼神在看着餐厅的装修和档次,实际上她只是想看看,这里哪一位才是将要动手的杀手。

    只是简单的浏览了一下,葛秋梅就确定了远处那个穿黑衣的男人应该没错了,她的眼光没有在他身上停留,但作为一个老牌的杀手,她能准确的分辨出来,一点都没有错,就是他。

    从职业的角度来看,这个人算不上一个高手,因为他过于张扬的阴冷让他很容易暴露,他无法做到自己和黄师哥那样,把冷酷伪装在微笑和松弛的肌肉下面,看看这个人,手臂和大腿都是有点僵硬的,不过唯一让葛秋梅满意的一点就是,这个人眼中是没有一点犹豫和胆怯的,这很重要,作为杀手,更多的是需要勇气,而不完全是技巧。

    收回了眼,葛秋梅看到季子强已经点过了他自己的牛排,他客气的吧菜单推到了安子若的面前,说:“你看看,想吃点什么?”

    “我随便吧,来个意大利炒面。秋梅你要点什么你?”

    “我也要个牛排吧?”葛秋梅就在自己点的菜单上划了一个勾。

    很快,服务员就过来收了菜单,又问了几句,拿着菜单到后厨准备去了。

    刀疤低着头,慢慢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食品,不过他还是有点奇怪,刚才那个和季子强见面的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心悸而寒冷的感觉,那眼光不过是一闪而过,但带给自己真是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难道这个女人是警察?

    在刀疤的思维中,也只有警察才是他的天地,每当看到警察的时候,他都有这样的一种不爽快的感觉,但现在在家是不管不顾了,就算是个警察,自己也是要动手的,实在不行,那只有用枪了。

    刀疤就摸了一下别再腰间的手枪,但他很快又想起了什么,拿出了手机来,把刚才徐海贵给他发来的季子强的照片删掉了,想一想,他觉得还是不妥,就把手机里的卡抽了出来,包在餐巾纸里面,扔到了纸篓里,这不过是以防万一。

    做完了这几个动作之后,刀疤就耐心的吃起了面前的牛排,他吃的很仔细,一面吃着,一面想象着一会自己一个怎么动手,自己应该是走向了季子强,走近季子强的时候,自己还有个微微一笑,笑的要很坦然,也很真诚,这样的话,季子强就会有一些疑惑,他会在大脑里思考,是不是认识自己,当然了,他来不及质疑,自己就把这冰凉锋利的刀刃穿过他颈间的皮肉。。。。。。想到这,刀疤甚至能够感觉到季子强的气管正裂着一大道口子,透着冷风。

    不过刀疤想,自己可没有时间去欣赏季子强临死前定格的表情,他只需要确认,那个家伙必死无疑,他的一刀,先切断他大动脉,再割开了喉咙,等鲜血还来不及渗透到满地,自己已经到达了预先看好位置的窗口,就在后门边。

    等大家都惊恐的发现客人已经倒下,自己就跳下了窗台,从后面逃走。

    季子强他们点的东西已经上来了,三个人说着话,开心的吃着,季子强就问安子若:“对了,你不是说找我有话说吗,想说什么?”

    安子若忸怩的看看季子强,好一会才说:“我好像有了,刚发现的。”

    “有什么了?奥,奥,你是说你肚子里面有了?”季子强恍然大悟起来。

    “是啊,我现在有点迷茫,你说我要不要呢?”

    季子强说:“当然要了,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不要,一会只怕想要都麻烦,对了,权总是什么意思?”

    “他还不知道呢,我刚发现。”

    “这样啊,我的意思是你最好提前征求一下权总的意思吧,这可是你们两天人的事情。我做主不太好吗,哈哈哈。”

    季子强笑是笑,但内心里还是有些苍然,但这样的心情他绝不会轻易的暴露出来,他很好的都掩饰在了自己的大笑中,不过在想想,这其实也好,看到安子若幸福的表情,自己是应该为她庆幸才对。

    安子若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问葛秋梅:“你为什么不结婚,是不是害怕要孩子,听说怀上之后会很难受的,好多个月,身材也要变形的。”

    葛秋梅一下就愣住了,从来都没有人这样单刀直入的问过她,她心中有些黯然,也有些失意,自己这一生啊,注定也就只能成为孤家寡人了,婚姻,儿女,这些对自己都只能是一个遥远的梦想,生在这个地下王国中,很多东西都要放弃,是的,必须放弃。

    葛秋梅苦涩的笑了笑,说:“没有人喜欢我啊,我可是嫁不出去的剩女,对了,季書記,你们有哪个领导还没老婆的,给我也介绍一个吧?老一点也没关系,只要疼我就成。”

    季子强知道这就是一个玩笑话,像葛秋梅这个漂亮的富婆,不要说会有很多同年人追求,就是那些年轻男子,也会有很多是希望榜上这样的富婆的,远的不说,至少那个网络写手饥饿的狼肯定就是非常愿意的,季子强记得上次看他的书,一到逢年过节的时候,那个小子都想把自己出租,虽然价格不高,全包一天才几十元钱,但就这,从来也没有见他揽到过生意,这不得不说现在社会变化真大啊。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说:“好好,你这个条件不高啊,我记得晚上要参加的老干部招待会上,那个郭巡视老伴刚去世,他也不算老吧,才70大一点,我抽空帮你介绍一下。“

    三个人都一起笑了,特别是葛秋梅,笑的格格连说:”可以,可以,老一点好。“

    葛秋梅这一笑有点颤动,就把手中叉子上的一块牛排掉了下来,她哎呦喂一声,就看到裤子上粘到了一片的油污,安子若赶忙从对面拿出了一张餐巾纸来,递给她说:”快擦擦,快擦擦。“

    葛秋梅一面接过餐巾纸擦拭了几下,一面说:”我到卫生间弄弄,不然这条裤子就算废了,这可是朋友从香港带回来的,子若姐,你陪我一起去吧?“

    安子若点头,也站了起来,两人就到餐厅的卫生间去了。

    而这个时候就是刀疤的机会来了,他也站了起来,紧了紧兜里手中的刀把,微笑着往季子强这面走来了。。。。。。

    1005

    季子强还在好整以暇的品尝着美餐,他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混然未觉,刀疤带着一种惨杂了邪恶的微笑走来了,他已经好像闻到了季子强身上的血腥,他下意识的舔了一舔有些发白,干裂的嘴唇,从兜里掏出了那把跟随他很多年,被他一向都认为很可靠的刀。

    不过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呼喊:“刀疤,你最好不要动,你是跑不过子弹的速度。”

    这一声呼喊让刀疤一下就愣怔住了,这里还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人手里有枪,但自己怎么就没有发觉呢?刀疤很快的想到了,一定是那个刚才和季子强在一起的女人,这个饭店里,也只有她眼中尽显犀利,不错,应该是她。

    刀疤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无法确定身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不是他怕死,而是他不想因此耽误了眼看到手的行动,或者,先料理了身后的人更稳妥一点,因为就算季子强警觉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一个官员,他只会吓得发抖而已。

    他缓慢,但还是很坚决的转过了头,让他惊讶的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很年轻,很美貌的女子,这个女孩好像刚才并不在饭店里,但她怎么就突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刀疤是来不及多想的,他只是要冷静的观察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从她的身上找到一些漏洞,虽然她的右手腕上搭着一件风衣,但风衣下面会是什么?对这一点刀疤是不能完全的确定。

    同时,刀疤听到了季子强的一声惊叫:“萧易雪?你怎么回来了?”

    萧易雪脸上一直都没有凶神恶煞的样子,她一直是在微笑着,从这副表情中,你是无法想象她正面对着一个杀手,她说:“我回来好几天了,见你最近忙啊,就没有打扰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