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来这个上午的确就是一个多事的时间,刀疤带着几个兄弟住在市区最高档的一个小区里,能在这里住的人,非富即贵,这也是老谋深算的徐海贵的一个出人意料的设计,他为了防止杨喻义对小婉進行搜救,所以特意的把刀疤他们安排在了这里,而不是和自己一起住在家具城那破落的村庄,他在美美的想着,就算杨喻义报警派出公安来搜救小婉,但谁能想到刀疤他们的藏身地点就在公安局不远的那个高档小区呢?这就叫灯下黑?

    刀疤他们几个也在家开玩笑说:“我们选择的条件比起老板住的都要好了。”

    还有一个马仔说:“看到大门口保安给我每次恭敬的敬礼,我都爽翻了。”

    刀疤哈哈哈的大笑着,不过真正让他高兴的还不止是这些,小婉更让他兴奋着,最近刀疤发现,自己已经对小婉的身体有了一种迷恋,真的很是迷恋,小婉不同于过去在娱乐场所自己上过的任何一个小姐,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上那些小姐的时候,只能是发泄一下心中的**。

    但上小婉就会有一种全新的,截然不同的感觉,这可是市长大人的禁脔啊,市长用过的东西自己也在用,这完全颠覆了刀疤所有的理念,他就想一个热爱明星的小女孩粉丝一样,对明星用过的东西爱不释手,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他是不让其他的几个弟兄轻易乱动小婉的,只有在他每次用过之后,感到意犹未尽的时候,才会恩赐一下,看着他们和小婉弄弄。

    这似乎有点变态的感觉,但也不完全是,因为行走黑道多年的刀疤自己也知道,对小弟们过于苛刻,那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说不上什么时候你就会被他们出卖,所以适当的,有限度的给点好处,也是势在必行的。

    此时,当他上完厕所路过关押小婉的房间的时候,刀疤又一次的心中一痒,还是不觉的伸手,握住了门把,转动开了们门,眼神直直的盯着了小婉那完美的脸蛋,小婉被他们绑在床上,嘴是让胶带封住的,但盖在被子下面的身体永远是**的,刀疤走过去揭开了被子,就看到了那细腻的酮体,他实在有点忍不住这份誘惑,他想马上拥有。

    小婉这些天来已经被他们折磨的不成样子了,人軟軟的,对一些都很麻木,本来她觉得杨喻义是可以救出自己的,但好些天了,杨喻义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实际上杨喻义也努力了,他已经给足了徐海贵500万的现金,但徐海贵却突然的改口,说要等拿到剩余的200万之后,才能释放小婉,面对这样一个地痞无赖的时候,杨喻义也只能束手无策。

    小婉已经对進進出出自己房间的人感到麻木了,所以即使听到了开门声,也只是将脸微微的侧向一边,没有去看对方,在被子被揭开之后,她也是无动于衷的动都懒得动一下,那样没有用,只会让他们更感到刺激,这一天至少会有十多次的人進来,他们就算不折腾小婉,也会快速的進来,揭开被子欣赏一会,或者用手指在自己的下面来回的乱捅一阵,但小婉只能悲伤,她没有丝毫的办法来反抗。

    小婉感到身下是对方越来热的鼻息,和越来越近的呼吸一会,小婉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不过还好,只有那么一会的功夫,刀疤就又给她盖上了被子,说:“中午你想吃点什么?我让他们给你买、”

    看到小婉不理不睬的表情,刀疤笑了笑,然后就关上门出去了,他很想弄一下,但不能,因为刚刚老板来了电话,让他准备好,一会有个大活要做。

    本来徐海贵的意思是让刀疤安排他手下的一个小弟去做的,但刀疤坚持要自己做,徐海贵在电话中很是犹豫了一会,说:“我知道你擅长用枪,但这次是公共场合,我担心枪声会很快招来警察,所以我准备让大头去,他的刀法你是知道的。”

    刀疤却固执的说:“我可以不用抢,用我的刀,难道我那锋利的刀刃不能划过他的咽喉吗?。”

    徐海贵说:“太危险了。”

    “大哥!?”刀疤的语气变得强硬和执拗:“你必须信任我。”

    “好吧。”徐海贵还是答应了,他一直知道刀疤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

    刀疤刚从小婉的房间里出来,手机上就出现了一个徐海贵传来的照片,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刀疤有些兴奋,他认真的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只要这个照片上的人一出现,自己一定是会认出来的。

    “你将会是新年里第一个死在我手里的人。”刀疤看着照片上的人,脸型见方,英俊潇洒,不过有些严肃,眼神却有神的似乎可以透过相片死死的盯着你。

    刀疤从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莫名的讨厌,因为他从小都讨厌比他长得帅的男人。

    在看一看下面的一句话,现在出发,季子强会在12点15分左右到达。

    刀疤深吸了一口气,季子强,就是这个人弄的现在大家都人不人鬼不鬼的,严格地说,刀疤是没有见过季子强的,但他通过徐海贵的传播,他对季子强的仇恨就刻在了心里最深处。

    刀疤给房间里其他的几个弟兄交代了几句,无非是让他们小心谨慎一点,不要乱跑,看牢房里的这个女人,然后,他就开车到了那间季子强将要到达的餐厅,这个餐厅装修还不错,但看起来生意很一般了,刀疤不会去管他的目标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到了这里,他只知道,这里就是季子强终结的最好的地方。

    刀疤提前来到了这里,将车停在餐厅后面的空地上,然后走進了餐厅,進去才发现,这里竟然都是西餐,刀疤邹起了眉头,他从来都不喜欢这样的饮食,觉得根本都不好吃,就算过去在韩阳市的时候,徐海贵自己都有一个这样的餐厅,但刀疤很少去吃饭,今天是无可奈何,他叫了一份今日特价的午餐套餐,慢悠悠的等着他的目标。

    不多时,刀疤的眉毛就跳动了几下,他看到了手机照片上的那个叫季子强的人来了,刀疤后背上的肌肉收缩了几下。

    当然,季子强还带着一个司机,刀疤在考虑着,自己在什么角度动手,多一个司机,并不在刀疤的话下,但很快的,情况却有了变化,因为在门口的季子强张望了一下餐厅,就对司机说:“小周,你也進来。”他的话很干练简短。

    司机摇摇头,像是在说着什么,后来司机离开了,一般情况,季子强私人的约会,司机都会很明智的离开,就算有时候季子强招呼他留下,他也不会那样不识时务。

    季子强走進了餐厅之后,四处看了看,还没有见到安子若的影子,这里离季子强办公的地方更近一点,季子强先到也很正常,他就选择了一处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坐下,然后拿起了桌上的菜单,随手翻看着,准备点餐。

    1004

    刀疤不喜欢犹豫,差不多了,他从来都是一个速战速决的人,他站起身,把手插在了裤兜里,那里有一把并不太长,但很锋利的刀,就在这个时候,刀疤看到了两个女人走了進来,季子强也站起来招呼她们,这一下就打断了刀疤的后续动作了,他只能在稍微的等一等,他要确保万无一失,而且,这一顿饭的时间会很长的,自己有的是出其不意的机会。

    季子强笑着招呼安子若和葛秋梅,实际上季子强是见过葛秋梅的,也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阴冷渗人的味道,但今天既然人家和安子若一起过来,季子强还是很热情:“两位美女都来了,葛老板生意都还好吧?”

    “托季書記的福,还不错呢?”葛秋梅嬌笑着,走了过来。

    安子若有点诧异的看了看葛秋梅:“你们认识?”她就想,既然你们认识,何必让我来介绍,真是多此一举了。

    葛秋梅摇摇头说:“我和季書記就是在你婚礼上见过一面,所以谈不上熟悉,只能算认识,不过我到是很想高攀一下季書記呢,就怕季書記不给面子。”

    季子强淡然的一笑,说:“哪里的话啊,认识葛老板我也是很荣幸的,来吧,我们坐下来吃点东西,对了,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

    没等安子若说话,葛秋梅抢着说:“顺道就给遇上了。”

    安子若心里又是一愣,这怎么能这样说呢?你不是有事情要找季子强吗?但也只是心里稍微的有点不满,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富贵女人,安子若是不会有太多的警惕,在她的眼中,世界是美好的,根本都不会想到还有很多的阴暗和腥风血雨。

    安子若觉得自己还是一个解释一下:“是啊,我们遇上了,刚好葛老板也想认识一下你,所以我就把她也约上一起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