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哎,来都来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是我还没有收拾化妆,怕吓着你了。”

    “嘻嘻,那我不怕。”

    放下电话,安子若对权总说:“看来只能就此打住了,马上要来人了。”

    权总也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说:“谁啊,这么早就上门来了。”说着,只好从安子若的身体上爬起来,不管怎么说吧,自己也是人到中年了,让别人看着自己还整天纏绵在这些事情上面,也是有点难为情的。

    “是葛秋梅要来。”

    “奥,葛老板啊,不过这个女人你不要和她走的太近了,听说她的底子不是很清白。”

    “恩,我知道了,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有品位的。”安子若一面说着,一面也穿戴起来。

    等两人收拾停当,佣人就开门迎進了葛秋梅,今天葛秋梅收拾的也是很雅致,乌发秀丝,红润润脸似苹果,柳叶眉杏仁眼,琼瑶鼻樱桃唇,纤腰若柳,卓约风姿与楚楚动人的美丽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权总没有在家里吃早餐,他要赶到公司去开个会,安子若邀请葛秋梅一起吃了早餐,今天葛秋梅过来倒像是没有什么事情,随便的闲扯了好一会,葛秋梅无意间说道:“对了,子若姐姐啊,好像你和季書記挺熟的。”

    安子若微微一笑,说:“过去认识的时间长一点。”她没有给葛秋梅说自己和季子强曾经有过的恋情。

    但她还是小看了葛秋梅,葛秋梅早就从其他渠道听说过安子若和季子强的关系,这或许也就是葛秋梅为什么经常来找安子若的一个真实的原因了,但身在明处的安子若当然是无法找到,更无法防备。

    “奥,这样啊,我想请子若姐姐帮个忙,不知道可以吗?”

    “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呢?”安子若问。

    葛秋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公司啊,前一阶段在税务上出了一点麻烦,最近弄的我头大,所以我就想啊,要是姐姐能介绍我认识一下季書記,时机成熟了,让他帮着说句话,那就阿弥陀佛了。”

    “这是事情啊?”安子若犹豫起来,因为对季子强的性格他还是清楚的,只怕这样的事情季子强未必出面。

    “求你了,好姐姐,我也不是让他违反原则,关键是税务上那个科长。。。。。哎,怎么说呢,他觊觎妹妹的姿色已经很久了,这次就是想让我就范,你该不忍心看着我羊落虎口吧,我就要一个公平和公正,说不上他知道我认识季書記了,不用季書記出面,他们自己就撤退了。”

    安子若也是做生意的人,过去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做生意本来就难,更何况是一个女人,安子若心中也就有了一份同情,心想,认识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季子强自己能很好的把握,该怎么相处,他有分寸。

    想到这里,安子若勉为其难的说:“那行吧,什么时候抽机会给你们介绍一下。”

    “真的啊,谢谢子若姐,不过我这面事情比较急的,要不就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喝个咖啡什么的就成。”

    “今天啊,这有点仓促了一点吧,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约到他,最近年底了,他们事情很多的。”安子若真的有点不敢保证就能约到季子强。

    “你就试试呗?”

    安子若苦笑了一下,摇头说:“那行吧,等我上班之后给他去个电话问问,要是约的出来,我就给你电话通知,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等子若姐的电话。”

    两人在聊一会,安子若就到到单位去了,她现在在省城弄了一个房地产公司,那面洋河的温泉山庄也早到進入了正常运营中,她很少过去,最近她也在想着,准备要是价格合适,酒吧自己的股份转让出去,以后好好的在省城,陪着权总,过以后的日子了。

    到了点位之后,安子若就给季子强去了一个电话,季子强此刻正在办公室和几个局长谈话,事情现在越来越多,很多政府的事情,现在也都找上了季子强,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手有点长了,但这没有办法,谁让政府那面办事不够得力呢?自己可不能眼看着他们把事情往烂里办,只能手长一点。

    看看电话号码是安子若的,季子强就对工业局的局长示意一下,让他等等在汇报,自己先接电话:“子若啊,有什么事情吗?”

    “子强,没影响你吧?”

    “没有,没有,我在办公室,你说吧。”

    “晚上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坐坐?”

    季子强一笑,说:“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你说吧,什么事情需要我协调一下吗,吃饭就不用了。”

    “恩,也不是有什么事情啊,就是想和你聊聊。”安子若也挺为难的,她也不好说自己是帮一个姐妹约的季子强,那样的话,谁知道季子强会怎么想呢?

    “奥,那你看这样可以吗?晚上我是没有时间了,晚上有一个老干部慰问招待宴会,我肯定要参见的,我们就约在中午吧,中午下班之后一起坐坐,怎么样?”

    “那也可以,我们去吃西餐。”

    “呵呵呵,好好,那就这样。”季子强答应了,一个是安子若不比外人,他绝不会拒绝,再一个说,办公室里坐着几位局长大人,季子强可不愿意拿着电话说个没完,那样很不礼貌的,虽然这些人只是自己的下属,但季子强还是很注重这些细节的。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就想听取这个工业局局长的回报。

    1003

    这些天来,北江市联合企业改制小组的工作比较有序地進行着,下面区县的改制试点企业均已确定,而且也在当地党政的领导下,初步完成了资产清理,金新机械厂厂长汪玉生跑了,但还是从他哪里冻结了二千万元的贪污款,本来这个钱被省检察院罚没了,前些天季子强让文秘书长他们给叶眉和李云中都送了一个申请,让省院把钱解冻返还给了北江市,全部拿来把工厂拖欠工人的生活费发齐了,这些工人不满的情绪平息了不少,再加上听到市里准备把和别的外资企业進行合资,这些工人就有了盼头,精神面貌也好了许多。

    这个工业局的局长现在也正是在汇报这个事情,看起来是不错,不过,季子强身上的担子就重起来了,他知道金新机械厂合并之后肯定会有改观,但老丈人乐世祥那里一直也没有回话,事情到底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毕竟这不是一个小事情,能不能说动对方,也未可知。

    如果北江市不能引進一个大型企业和金新机械厂合资,后面的事会很麻烦的。

    局长还汇报了金新机械厂的那几个参与非法囚禁工人的保卫人员,就是这几个保卫人员,把机械厂的那十多个工人,弄上了汽车,送到了北边的黑砖窑做苦力,由于省公安厅接手了这件事,这几个保卫人员,全都進了监狱,也由此牵连出了汪厂长幕后指使的事,而汪厂长的逃到国外,另外两个副厂长和财务科长涉嫌合伙侵吞国有资产,和指使他们非法囚禁他人,现在已被捕入狱,可以说,整个金新机械厂的班子,除了党委書記和一个工会主席外,其余的主要领导,全都陷了進去,为此,市委暂时任命金新机械厂党委書記兼任厂长,并从市财政局调了一个科长暂时代理财务科长,算是把金新机械厂的局势稳定下来。

    当然这些平日在金新机械厂里不可一世的人物被抓后,反映问题的人就多了起来,特别是那十多个被特警救回来的工人,更是在省公安厅里,就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说了个一清二楚,这也给了省纪委的介入,提供了最有力的依据和理由。

    等工业局的局长汇报完工作之后,季子强说道:“另外啊,这下面各区县的试点企业的申报材料早就递上来了,你争取在年前组织人员到下面進行实地调查一下情况,以便下一步商会讨论。”

    这局长要比季子强的年级大十多岁,本来也是一个不求上進的人,这年纪想在上也不是不可能了,所以工作自然就有点拖拖拉拉的,下面的区县来递材料,自然要请他这位局长大喝一顿,这样每个区县喝下来,他几乎也是整天的晕晕乎乎了,至于派人下去实地调查,也就没有顾得上。

    现在季子强说道这个事情了,他也不敢再拖延,嘴里忙答应着,说自己马上安排人下去调研。

    等其他两个局长也都汇报完工作之后,

    季子强又看了一会资料,看看也到了下班的时候,季子强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说中午不回去吃饭了,便坐上了车,让司机小周送他到约好的那个咖餐厅去了,本来公安局安排的特警也要跟上,但季子强考虑自己是和安子若见面,带上个人不方便,再说了,中午大白天的,能有什么危险呢?季子强就没让人家跟上,但绳子总是从细处断,这稍微的一个大意,带给了季子强极大的危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