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邬局长还是有点迟疑着,但想想季子强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这个海副县长自己也认识的,按说是不会有什么情况了。

    季子强见他迟疑,就从他手里接过了这条烟来,他可不想为这事闹出笑话来。

    但刚一掂在在手上,季子强就暗自大吃一惊,这条烟比起一般的烟要重了许多,看来还不是钱的问题了,搞不好是黄货,季子强撕开一看,果然每包烟中少了几支烟,但装上了一支黄灿灿的金条,总计十根。

    季子强摇头叹息着,对邬局长说:”我没时间处理这事情了,你马上联系海副县长,让他过来,拿回这些东西,你同时告诉他,如果这些东西的钱来路不明,那就请他自己主动到纪检委坦白自首,我可以担保他从轻处罚,要是这东西都是自己光明正大的积蓄,那就趁早拿回去。“

    邬局长本来想说自己不方便处理吧,但看看季子强急急忙忙的样子,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季子强看看表,赶忙夹上包,一面喊着让秘书小刘帮自己叫车,一面下楼了。

    在省委一个小会议室里,叶眉和省委的几个党群方面的干部正在讨论一些工作问题,季子强進去和大家一一的打过招呼,就坐在了叶眉身边参与起他们的讨论,季子强也是多天没有见叶眉了,虽然恋人就在一个城市里,但两人都是身居要职的高官,每天工作繁忙,根本少有自己的时间,现在季子强见到叶眉,自然偷偷的瞄上几眼。

    叶眉依然是那样的迷人,要说起来,叶眉的岁数也不小了,但不管从那个角度来看,她都有一份超越了时光流转的优雅和美丽,眼角看不到一丝皱纹,或者,很多演艺界的大腕女人是要通过不断的保养才能达到那种光鲜和青春常驻,可是叶眉没有那样做,她也没有时间那样做,但她绝不逊色多少。

    也许在叶眉身上,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气质美。季子强常在思考,女人的气质是哪里来的?有人说是培养内涵,多读书,腹有诗书气自华嘛。可是再看看影艺界的美女如云,哪个看起来不是气质美如玉?举手投足都极尽高雅。但是要是说她们的文化修养多高深,大概大家心里都有个秤了。

    再说说一些学识高深的人,好像气质跟学识不是完全成正比。经常听说某某科学家在生活中竟然象个山民。很多教授科学家之类看起来就普通人一个嘛。

    那气质是什么呢?后来季子强才明白,一个人的真正魅力主要在于特有的气质,这种气质对同性和异性都有吸引力。这是一种内在的人格魅力,气质美首先表现在丰富的内心世界。理想则是内心丰富的一个重要方面,因为理想是人生的动力和目标,没有理想的追求,内心空虚贫乏,是谈不上气质美的,品德是气质美的另一重要方面,此外,还要胸襟开阔,内心安然。

    而叶眉所展现出来的的正是洋溢着夺人的气质美,她认真,执着,聪慧,敏锐。这些东西又和谐统一的出现在了叶眉的身上。

    叶眉也觉察到了季子强对她的窥视,她淡淡的笑了笑,说:”怎么了,一段时间没有见面,是不是想看看我长胖没有。那可让你失望了。“

    叶眉不得不开个玩笑,她怕季子强的大意让别人看出他眼中的爱恋,相比起来,叶眉更能冷静一点。

    其他几个开会的人都笑了起来,嘴里说着一些对叶眉奉承和赞美的语言,季子强也长吁了一口气,是的,有些时候啊,自己不知不觉的就会陷入到对叶眉的一种爱恋中去,这是很危险的,在这个地方,稍微的一点点差池,都会给自己和叶眉带来很多麻烦,这样以后要更为小心一点。

    开完了会,季子强和叶眉一起吃了一个晚餐,这样的情况现在已经不多了,所以他们都格外的珍惜这难得的机会,他们在保健静静的坐着,慢慢的品尝杯中的美酒,季子强就想到了上次李云中書記说的关于岳副市长的那段话了,季子强心中满含温暖的说:”谢谢你,紫云。“

    ”为什么谢我?“叶眉优雅的微笑着说。

    ”谢谢你把岳副市长留给了我。“

    叶眉的眼中也满溢出无尽的爱怜,说:”这算不得什么。为你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季子强却突然的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他理解叶眉这句话的含义,但他却无限伤感的想,自己已经占据了叶眉这么多的额岁月了,自己难道和叶眉永远永远的这样下去吗?自己一个放手,让叶眉去获得她自己的,新的生活。

    ”你怎么了?想到了什么?“看着季子强眼中的忧伤,叶眉幽幽的问,并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季子强的手背上。

    ”我在想啊,爱是自然而然的缘分,而不是死纏烂打的孽缘,我在为我自己的自私内疚,其实你可以获得更完美的生活,而不是这样无望的等待。“

    叶眉有点凄然的苦笑了一下,说:”爱是一种经过灵魂提纯的情感,她的眼里揉不得沙子。所以我无法去找寻你所说的那种爱,也许吧,这就是我的命,没有永远的缘份,没有永远的生命,我所能拥有的,可能只是平凡的一生。“

    在后来,两个人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他们其实都舍不得和对方分手,但彼此在内心里又有许许多多的挣扎,有时候是道德,有时候是现实,有时候又是感情,这所有的一切都纏绕在了一起,让季子强和叶眉变得悱恻纏绵,心情复杂。。。。。。

    送走了叶眉,季子强独自在清冷的大街上漫步,冬夜里的劲风在他的身边呼呼的刮过,他却没有觉察到太过的寒冷,因为每一次想到叶眉,想到他为自己付出的情感和生命,季子强的心头都会有更多的忧伤,风还在吹着,这个冬天异常的多事。。。。。。

    季子强在这个晚上没有休息好,同样的,叶眉在这个夜晚也一直是辗转翻侧,难以无眠,天亮之后,远处不知道是谁家的音乐响起,让叶眉心里的哀怨便也像纏绵悠长的音乐一样漶漫得一塌糊涂。。。。。。

    而北江市没有好好休息的也不是他们两个人,安子若和权总同样的没有休息好,作为新婚时间不长的两人,大有久旱逢雨露,烈火遇干柴一样的热情了。本来昨天晚上两人已经是大战了三百个回合了,今天一早,两人在这幢四百平方米的花园别墅里又一次的沐浴在纏绵之河里,偌大的卧室显得空荡荡的,安子若亲呢的搂住权总颈脖温言軟语。

    “亲爱的老公,你该起床了,今天不是公司还有一个高层会议吗。”

    “那你呢?亲爱的甜心。”甜心,是权总对安子若的亲妮之称。

    “我要等一会儿,你先去嘛。”

    “好吧,好吧,不过我还想洗个澡啊,这样吧,不如我们来个鸳鸯浴,如何?”

    权总用鼻嗅着妻子淡淡的体香,脸上荡起一丝丝坏坏的笑意。

    “哟,老公你好坏哦。”安子若用纤细的手指轻点了点权总的额头。

    “是,我很坏,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什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安子若粉嫩的脸上写满假意的愠怒。

    “好,好我只对你这个女人坏,我亲爱的好老婆,我亲爱的小甜心。”说着,权总薄薄的嘴唇亲吻妻子性感红润的樱桃小嘴。

    “不,不是坏。是好,我只要你对好。不许你对别的女人好。知道吗?”安子若在使劲的享受自己愉悦的婚姻。她故作嬌羞状的扭转着脸。

    “好,我只对你好,行了吗?”

    “那你发誓。”

    “好,我发誓,苍天作证,明月可鉴。我一生只对安子若好,如违誓言,天打五雷轰,死无全尸。”。

    安子若嬌笑着伸出细嫩的小手去捂权总的嘴:“呸,呸,呸,不要说啦。我信了。”

    “好,我不说了。”

    “亲爱的老公,听话去浴室清洗一下身体。”

    “得令,老婆大人。”权总一本正经的说着,然后给安子若一个热吻之后走進宽阔的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安子若看到他吊在身下那硕大的武器,就嘻嘻的笑着喊:“你的。。。。。。怎么又变大大了?”

    “老婆害怕啦?”权总脸露得意之色,故意抖动那兵器“不过你放心,我一向都懂得怜香惜玉。”

    说着,权总伸手揭开了被子。。。。。。

    遗憾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安子若的电话响了起来,安子若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喘息,伸手接通了电话,电话是认识不久的一个闺蜜,她说她已经要到安子若家附近来了,她问安子若有没有时间。

    “你怎么想到一大早过来?”安子若有点抱怨的说,因为这显然破坏了自己刚刚提起的渴望。

    “我是路过你们住的地方,要是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